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公安局长是"黑老大"?专案组异地抽调300余名警力拿下

原标题:公安局长竟然是“黑老大”?专案组异地抽调300余名警力拿下

6月28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挂牌督办案件第2次新闻发布会,发布4起已办结的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其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白波案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历史上罕见、性质恶劣、影响重大的公安机关领导干部涉黑犯罪案件。

公开资料显示,白波曾任石河子市公安局副局长,也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黑老大”。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常委、副政委、政法委书记,兵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张文全介绍了白波案的详细情况。

张文全介绍,白波利用公职身份和手中权力,网罗社会闲散人员,涉毒违法犯罪分子,逐渐发展成规模近50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石河子当地盘踞长达18年,一方面滥用手中权力笼络骨干分子,操控犯罪集团,同时为组织成员实施犯罪充当“保护伞”。该组织实施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故意杀人(未遂)、贩卖运输毒品、开设赌场、非法拘禁等62起犯罪,造成2名被害人死亡、多名被害人受伤。

在办理白波案过程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与兵团纪委监委成立“双专班”,同步推动扫黑除恶和“打伞破网”,一举打掉第八师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陈大疆等“保护伞”。以白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告破,长期称霸一方的黑恶势力被打击处理,一些沉冤多年积案得到侦破。

今年4月17日,该案二审宣判,白波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14项罪名,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5年,其他44名组织成员分别获刑1年至20年有期徒刑。

据了解,该案件一大特点是“伞”“黑”一体,社会影响大。白波既是公安局领导,也是名副其实的“黑老大”,其滥用手中权力笼络骨干分子,操控整个犯罪集团,并为组织成员实施犯罪充当“保护伞”,严重危害当地治安、损害公安机关执法公信力。

为成功办理此案,亟需高位推动,排除干扰。有关方面成立“3·06”专案组提级管辖,异地抽调300余名警力在石河子、乌鲁木齐、深圳、成都等地集中收网,一举摧毁白波黑社会性质组织网络。

侦查阶段公安部4次选派刑侦专家指导办案。审查起诉阶段抽调7个师市检察系统业务骨干参与办案,对公安机关移送的犯罪嫌疑人依法审查起诉45人,对5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决定另案处理,对4名犯罪嫌疑人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切实做到“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

循线深挖,扩大战果。兵团公安局与兵团纪委监委成立“双专班”,同步推动扫黑除恶和“打伞破网”,一举打掉第八师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陈大疆“保护伞”;循线深挖查处第七师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米建新贪腐案及第七师“11·05”涉黑案;查出2005年公安部挂牌督办的“赵亮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存在重罪轻判情形,依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

坚决“打伞破网”,是挖出“恶树”之“根”的必然之举,更是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中之重。黑恶势力发展壮大,和背后形形色色的“保护伞”“关系网”密不可分,少数公职人员特别是党员干部中的个别害群之马,和黑恶势力沆瀣一气,包庇、纵容,甚至成为涉黑恶犯罪共犯,导致一些黑恶势力长期作恶,为祸一方,群众对此反映极为强烈。

黑恶势力猖獗必伴随公权力腐败。江西省委政法委书记尹建业披露的宜黄陈辉民案,系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西省目前最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同样有公职人员深陷其中。

2000年以来,陈辉民、陈辉发陆续纠集多名刑满释放人员在抚州市宜黄县为非作歹,欺压百姓,经营黄赌毒,牟取非法经济利益,影响十分恶劣。该涉黑组织采取威逼利诱,暴力和贿赂相结合的手段,操纵农村基层“两委”选举,安插组织成员或代理人当选村“两委”负责人。

除了侵蚀基层组织政权,还成链条腐蚀公职人员。陈辉民、陈辉发将涉黑犯罪所得的部分资金用于成立吉发小额贷款公司,主要目的就是拉拢腐蚀公职人员,10名国家工作人员因充当该涉黑组织“保护伞”被判刑,45名党员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安徽“刘氏兄弟”案中,该犯罪组织在公司化运作下,以商养黑,为寻求“保护伞”庇护,刘氏兄弟还专门设立了“公关资金池”,拉拢腐蚀党政机关领导、一线执法人员,蚌埠市委政法委原书记、市公安局原局长巫希平即在其中。

彻查黑恶犯罪背后的腐败问题,打掉各种“保护伞”“关系网”,才能消除黑恶势力滋生蔓延土壤,才能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查处的孙小果案、杜少平操场埋尸案,依法严惩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多名公职人员受到法律惩处,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群众拍手称快。

今年是实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三年为期目标的决胜之年,“除恶务尽”是实现目标任务的必然要求,更是人民群众的深切期盼。持续、彻底“打伞破网”“打财断血”,方能除恶务尽,要通过完善纪检监察、公安、检察、法院等部门协作机制,深挖彻查黑恶案件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推动“打伞破网”取得更大战果;强化部门协作,加强大数据手段运用,完善涉黑恶财产查找、控制机制,做到涉黑恶财产全查清,依法处置,以除恶务尽的成效涤荡黑恶势力。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