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全国政法系统多人落马,这只是个开始…

图片来源:江苏省纪委监委网站

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前,严明已经在政法系统摸爬滚打整40年。

1980年参加工作后,他从江苏省公安厅治安处的办事员干起,一路升迁,历任省公安厅厅长、省国家安全厅副厅长、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等政法系统要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政法”。

2年前,年过花甲的严明“退居二线”,担任江苏省政协提案委员会主任。但事实证明,“退居二线”不等于“平稳着陆”。7月13日,江苏省纪委监委网站网站发布通报称,严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严明被查,与中央政法委不久前召开的一场特殊会议密切相关。

7月8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会议强调,要 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铸魂扬威式的主题教育,努力打造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靠得住、能放心的政法铁军。

严明,成为这场会议结束后首位落马的正厅级官员。而江苏徐州等地,也正是此次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之一。

图片来源:网络

教育整顿的号召发出后,全国政法机关闻令而动。

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强调,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不断纯洁公安队伍。最高检检察长张军表示:“检察机关不能等不能拖,要先行一步,自觉主动、一如既往抓实抓好检察队伍建设。”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指出,要坚持动真碰硬、猛药去疴,确保教育整顿取得扎扎实实的成效。

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行动鼓点渐密,应声而落的官员不只严明一个。案例为证——

7月11日,广东省江门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林春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月12日,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缉私局党组书记、局长詹励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月12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风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投案自首。

7月14日,浙江省公安厅原总队政委、警务技术二级总监丁仁仁(副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月20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诚小刚、执行监督庭庭长董大铭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月22日,青海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贾小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从这些通报中,我们不难读出3点关键信息。

第一,落马官员大都职位高、资历深。

比如,57岁的林春生,是在公安系统工作近40年的“老公安”;詹励1985年进入江西省公安厅工作,在政法系统任职长达35年;“老政法”严明被查时已63岁……而且,落马官员中,不少都是厅局级干部。

政法系统主动割毒囊、切病灶,足见刀刃向内、“清理门户”的勇气和决心。正如动员会上强调的,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以清除害群之马来维护好政法队伍肌体健康。

第二,教育整顿威慑之下,有人选择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比如,河南省义马市检察院党组书记、代检察长曹样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值得一提的是,曹样婷曾在河南省灵宝市政法系统任职超20年,而灵宝市政法机关也是本次教育整顿试点单位。

实际上,教育整顿试点动员会已经阐明“主动查与被动查不一样”的政策,特别动员政法干警如实向组织讲清自身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以主动坦白、真心悔过争取宽大处理。统一制发自查事项报告表,由每位政法干警实事求是填报,有问题就说有问题,没问题就说没问题,立此存照。

第三,教育整顿尽管尚在试点阶段,但并未局限于试点地区。

中央政法委决定,确定5个市本级及4个县(市、区)的有关政法单位,2所监狱作为试点单位。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及呼兰区、江苏省徐州市及云龙区、河南省三门峡市及灵宝市、四川省宜宾市及珙县的法院、检察院、公安、司法行政机关,陕西省宝鸡市国家安全机关,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松滨监狱承担试点任务。

但从实际情况看,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并未局限于这些地区。即使官员调任新职,依然坚持一查到底。

政法系统为何要开展一场“刀刃向内、刮骨疗毒”的教育整顿活动?

今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官之年。随着扫黑除恶及“打伞破网”持续深入,一些案件背后潜藏的执法司法不严、不公、不义、不廉等深层次问题得以暴露,一些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政法干警露出马脚。 “围猎”与被围猎”交织、滥用职权与谋取私利交织、违法办案与利益输送交织等腐败问题浮出水面。

比如,内蒙古“教父级”黑老大郭全生,之所以敢在当地横行霸道、恣意妄为,正是由于有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为其“打伞”。

有媒体报道,在孟建伟的包庇下,郭全生“什么事都能摆平”。一次,郭全生的酒店被曝出涉嫌“黄赌毒”,公安局调查期间,孟建伟竟然指使调查人员“从轻处罚”。

还有一次,郭全生的情妇因工作问题被总经理开除。郭全生竟串通了当地司法机关,以莫须有的罪名让那位总经理坐了7年冤狱。

无独有偶,被列为整顿试点地区的哈尔滨市呼兰区,曾出现以“四大家族”为首的黑恶势力,为他们充当“保护伞”的,就包括哈尔滨原政法委书记任锐忱、哈尔滨检察院原检察长王克伦等人。

可见,政法干警违纪违法问题比较突出。 对这样一支300多万人、手中掌握着很大公权、面临考验诱惑多的大队伍,从严管理一刻也不能松懈。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这些试点单位只是全国政法系统教育整顿任务的“试验田”。

中央政法委说了,在取得试点经验基础上 ,将从2021年起自下而上逐级在全国政法系统铺开;到2022年一季度前,完成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任务。

这意味着,近期政法干部的接连落马,还只是一段前奏。

来源:学习小组 文/钟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