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北大副校长被疑论文造假,海外打假网站频出手

原标题:北大副校长被疑论文造假,海外打假网站频出手是否“自身硬”

詹启敏(图片来源:北医新闻网)

本刊记者/李想 杜玮

海外学术打假网站PubPeer近日曝出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北大医学部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詹启敏涉嫌论文“造假”。在詹启敏遭到质疑的25篇论文中,大体可分为三类:实验图像重复,违反动物实验伦理以及实验结果或存在常识性错误,还有个别为引物无效或缺失。

在PubPeer上,目前詹启敏团队对四篇论文进行了回复,另有四篇进行了勘误。25篇论文中,实验图像形似或重复的论文有15篇。对于其中一篇图像重复的论文,詹启敏团队回复称,是因为不同的实验错误地放置了同一幅实验图所致。而对于另一篇图像重复的论文,论文作者回复其实图像并不相同,是因为分辨率过低,还有一篇论文,作者致歉称,是对图像排序时导致了错误。但对于更多论文,尚未进行答疑。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宣传部负责人在电话中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们现在正在了解情况。”《中国新闻周刊》就此事向詹启敏本人求证,但直到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

25篇论文中有两篇被指违反动物实验伦理的文章,尚未得到詹团队的回复,均发表于詹启敏担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副校长期间。其中一篇文章于2010年发表在美国临床研究协会主办的《临床研究杂志》上。在PubPeer上,留言中贴出了论文中一幅有6只实验鼠的图像,并发问称,作者能否澄清本研究获得的肿瘤大小?这些符合您所在机构的动物道德准则吗?这篇论文詹启敏为通讯作者。

另一篇文章2015年发表于自然出版集团旗下的《科学报告》,詹启敏为其共同通讯作者。

美国学术打假人伊丽莎白 毕克是这篇论文的质疑者,她对此评论称,实验小鼠的肿瘤过大,远非作者所称的1厘米,作者能否澄清本研究获得的肿瘤的大小?这些符合动物伦理准则吗?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高虹在《科技导报》发表的《引起动物福利伦理争议的动物实验》,为既体现药物的治疗作用,又不给动物健康造成严重伤害,业内普遍接受的小鼠肿瘤体积最大直径为1.5厘米。

由詹启敏担任通讯作者的一篇发表在2010年《中国医学前沿杂志》上的文章被指有违常识,詹团队对此作了解释,认为其并不影响结论。原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从事免疫治疗药物研发的王晨光在接受DeepTech采访时评论说,质疑者提出的问题并不能确认属于造假,但詹启敏团队的回应反而透露出其实验室研究管理的混乱无序。

这25篇论文发表时间横跨1998年至2019期间,贯穿詹启敏任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立癌症研究所高级研究助理到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期间,论文发表在《自然通讯》、《遗传与基因组学杂志》《细胞死亡与疾病》《临床癌症研究》等杂志上,多数期刊影响因子为10以内。提出质疑者,除了其中一篇为知名打假人毕克之外,其余24篇主要由两个匿名账号所为。

毕克说,对于这些问题论文,包括大小鼠肿瘤在内的论文应撤回,并在此基础上,永远不允许作者再次进行动物实验。此外,对于大多数其他论文,作者需要向该期刊发送更正信息,并且他们将来需要加倍小心谨慎。

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也曾在PubPeer网站被斯坦福大学前助理研究员Elisabeth Bik博士质疑多篇论文存在图像异常。在几次学术打假事件中,以PubPeer为代表的新一代打假网站也走到了聚光灯之下。

学术打假网站“自身硬”吗?

质疑詹启敏、曹雪涛等人论文图像问题的PubPeer与Retraction Watch、For Better Science同为国际知名的学术打假网站。PubPeer由供职于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神经学家布兰登·斯特尔、理查德·史密斯和乔治·史密斯于2012年匿名创立。为筹集资金,布兰登·斯特尔等三人于2015年放弃匿名,并将PubPeer公司重组为非营利性的PubPeer基金会。2016年至2017年期间,PubPeer接受前对冲基金管理人、亿万富豪约翰·阿诺德与其妻子劳拉共同创立的劳拉及约翰·阿诺德基金会资助。该基金会同时捐助了Retraction Watch网站的母公司科学诚信中心。

PubPeer基金会主席布兰登·斯特尔在回复《中国新闻周刊》的邮件中表示,目前PubPeer基金会的董事会包括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生物学研究所的神经学家鲍里斯·巴伯、资深科学作家伊万·奥兰斯基以及他本人。伊万·奥兰斯基同时也是Retraction Watch的主要撰写者。

斯特尔介绍说,PubPeer并非是复制学术期刊出版前的同行评审和审查,而是对目前出版前审查系统中存在的利益冲突、商业主义和错误偏见等问题进行回应。他们希望借PubPeer补充前者的缺漏。

根据该网站的规则,用户可以选择实名或匿名评论。评论经审核后才会出现在网站上,而匿名评论和“灰名单”账户评论的审核过程最长可达一周。网站不会对评论的科学性和真实性进行审核,但拒绝明显错误、表述不清、误导或存在潜在恶意的评论。同时,网站规定禁止基于传闻、指控不当行为、对作者个人以及研究者的行为动机进行猜测的评论。网站还开放了对于不合规评论的举报功能,宣称保留删除或编辑不合规评论的权利。运营者在必要时会对评论进行调整,以确保其符合规则。

通过上述规则可以发现,事实性是该平台对于评论的标准。但由于网站本身并不进行科学性和真实性审核,所以符合PubPeer要求的事实性评论仍可能是错误的,甚至造成误导。

对此,斯特尔解释称,要求PubPeer进行科学审核是完全不切实际的。进行科学审核需要访问许多原始数据,而PubPeer没有资源来解决全球出版业都无法解决的质量控制问题。如果用户认为评论存在错误或理解偏差,可以直接跟帖评论,指出问题。

在PubPeer的规则中,多次出现降低法律风险等字眼。事实上,早在2014年PubPeer就曾被任职于美国密西西比大学的Fazlul Sarkar起诉。原因是校方在看到该网站上的评论后解除了对Sarkar的聘用。站在PubPeer一方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以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为其辩护,Sarkar提出的公布匿名评论者身份的诉求最终被法院驳回。

为避免法律纠纷,PubPeer采用了一种接近中立的方式呈现评论。该网站称,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作者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答复或解释,PubPeer也不会修改或删除评论线程,并公开提供完整讨论的历史记录。他们认为,其他读者可能也会有类似质疑者的问题,所以公开展示评论、跟帖的完整过程是有益的。而这些规则中最核心的一点是,PubPeer本身不进行主观判断。

尽管如此,允许匿名评论和缺乏科学性、真实性审核的制度设计,仍为一些人提供了诬陷、诽谤科研工作者的可能性。

今年5月起,PubPeer网站上陆续有人匿名发帖,质疑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董晨署名的24篇论文存在一图多用和重复使用等问题。对此,董晨回复《中国新闻周刊》称,他和分布在世界各地的10名前博士生和博士后对自己担任通讯作者的20篇论文进行了审查,并在一周内,对Pubpeer网站上每个受到质疑的问题进行了详实回答。董晨强调说,从他们的调查和解答中可以明确表明, 这些论文没有造假,不存在学术不端。

在对受到质疑的一篇论文的回应中,董晨表示,“我们欢迎旨在提高科学质量和严谨性的建设性批评。然而,这些质疑表现出对该领域、主题以及业内普遍接受的原理缺乏了解,因此大多数批评都没有科学价值。作为PubPeer论坛的忠实支持者,我们不希望PubPeer这一专业的科学交流平台被某些匿名质疑者利用,分散科学家进行日常科研活动的精力,这将与平台的初衷背道而驰。”

对此,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副所长林成华认为,类似PubPeer的第三方学术打假平台应建立匿名评论的审核机制。平台需要设置相关标准和程序,对匿名评论进行科学性和真实性的审核,以避免学术质疑的误伤甚至诬告。在制度层面的程序正义得以健全后,对于那些已经被不实评论误伤或恶意中伤的科研工作者,平台还应设立弥补机制,恢复被质疑者的名誉。只有第三方平台本身的内在机制建设日益完善,才能维护其学术公信力和持久生命力。

相对于PubPeer由基金会运营的方式,德国独立科学记者列昂尼德·施耐德主办的For Better Science则更加个人化。6月15日,该网站曾发布了中国数学领域涉嫌论文批量造假的报道。昂尼德·施耐德表示,网站拒绝侮辱谩骂、攻击或无证据指控的评论,在接受匿名评论的同时,鼓励实名评论。所有的评论审核工作都由他本人进行。

生物医学领域的实验图像成打假重点

斯特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PubPeer上指出的大多数问题都涉及作者论文中的图像。曾供职于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的伊丽莎白·毕克博士,目前就专职调查各类论文的图像异常问题及可能存在的学术不端。根据毕克的质疑,来自中国多家医院的121篇论文涉嫌图片造假。

毕克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在涉事论文中,单篇论文的图像看似没有问题。但通过梳理全部论文的图像,她发现这些论文使用了相同的图像:不同论文间存在重复的图像;部分论文内部也有重复之处,例如代表不同实验的两张图像部分重合。由此,她认为论文可能来源于“论文工厂”。

此前,比克就曾质疑来自中国多家三甲医院的400多篇论文存在图像造假,并指向“论文工厂”。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多数存在图像重复问题的论文都涉及癌生物学、肿瘤学和分子生物学,光谱重复则在纳米领域出现较多。这些领域的论文通常包含许多图像和光谱,所以其中的问题相对易于发现。其他领域的论文中可能只有条形图、折线图或热力图,所以不容易引起注意。

毕克指出,在她提出质疑的论文中,很多作者与中国的医院有联系。此外。来自印度、美国研究人员的大量论文也存在图像造假问题。

在毕克看来,她更愿意认为自己是一名“数据侦探”,而非学术打假人或监督者。她希望通过在博客和Twitter上发布自己的工作来“激励”对学术诚信不够重视的科研人员。

同行评审和利益集团

学术论文在期刊杂志发表前,需要经过同行评审,因此,同行评审也被视为论文的“过滤器”。对此,毕克表示,学术期刊的同行评审是基于默认论文中数据可信的假设进行的。同行评审没有专门培训,其目的也不是为了发现造假。同行评审的价值在于对论文的逻辑和实验提出专业论证。

对于论文中不当行为或其他学术诚信问题的发现,应该在期刊接受稿件后、送交同行评审前进行。毕克建议说,许多期刊已经在通过查重来筛查剽窃问题,审查图像和其他学术诚信问题也应加入到这一过程中。

即使已经过了五年,毕克曾经向出版社和作者提出过质疑的100多篇论文至今也没有被勘误或撤稿,因此,下一步她打算在社交媒体与PubPeer上公开讨论这些论文。毕克认为,在期刊完善它们的出版前审查之前,PubPeer等平台是当前可用的最好方法。她直言,学术期刊和科研机构通常不希望对论文中的问题采取行动,因为其中存在各种利益冲突:期刊和出版商不希望更正或撤回仍可出售或计入其引文索引的论文;大学和科研机构同样不愿意谴责能为其带来大额经费的明星学者。

毕克以今年3月底菲利普·戈特雷团队发表的关于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论文为例。她指出,为提高杂志的影响因子,期刊出版方可能会留下引人注目的问题论文,而不是对其进行勘误或撤稿。另一种可能是某篇论文的作者是一位著名科学家,甚至作者之一就是期刊编委会成员,所以其他编辑不敢处理问题论文。菲利普·戈特雷团队关于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研究是眼下的大热门。但他们论文的样本量太小,且可能存在包括伦理批准、混杂因素和PCR结果不严谨等问题。但这篇论文在投稿到《国际抗菌剂杂志》的24小时内就经过同行评议并被接受。而该论文的共同作者之一Jean Marc Rolain正是投稿杂志的主编,存在巨大的利益关联性。

伊丽莎白·毕克在博客上这样形容此事:“这相当于允许学生为自己的论文评分,结果是A +。”

评价机制单一导致造假、打假繁荣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教授李侠认为,除基础研究以论文写作为主要工作外,在其他应用研究中,论文只应是记录研究过程、观点心得以及问题解决方案的副产品。但在过去几十年中,论文数量成为中国科技评价标准中的第一指标。尤其是在医学领域,单一的评价体系给广大医务人员的职称评定、岗位竞聘、课题申报造成了障碍。

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副所长林成华指出,目前学术打假的对象主要是既往发表的存量论文。过去的十多年间,中国正处于“科研大跃进”时期,论文发表数量处于井喷期。过去一个阶段,国家对科研的导向也是更多要求数量,由此也就造成了包括学术造假在内的许多问题。

李侠觉得,伊丽莎白·毕克等学术打假人的存在,对于科研人员和期刊起到了第三方监督作用。但同时,PubPeer等平台上的匿名评论也可能成为捏造、诬告和恶意中伤的工具。

李侠强调,学术造假的认定,需要专门机构来进行鉴定。目前,国内各大高校都有院系、学校两级学术委员会,可以对硕博士研究生和普通教师进行学术诚信问题的仲裁,但很难对长江学者、两院院士等学术大牛及身居高位的高校领导进行处理。这些人掌握着大量的学术和社会资源,对高校和本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所以即便被质疑学术造假,也大多不了了之。为处理高端学术人才的学术诚信问题,国家应超越教育部、科技部设立国家级的最高学术仲裁委员会。若涉事者的学术身份过高,则可以考虑引入国际顶级学者充任特别委员,进行权威认定。如果国家能对高端学术人才的造假行为有明确的信号,将会对学术造假行为产生巨大震慑作用。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