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社区小组长打起居民宅基地歪主意

 2019年12月26日,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东坑社区居民洪建东向新店镇纪委举报:

“我是东坑社区第二小组住房困难户,申请宅基地7年了,我们社区居民小组长洪彪太过分了,要我申请建房前先让点儿地给他,在我拒绝他的无理要求后,他就一直以种种理由阻挠我申请。”

  2020年4月13日,翔安区新店镇纪委书记陈文语给洪建东回电话:

“老洪,经从镇建设办了解,你的宅基地申请批准了。感谢你对我们的信任,以后还有什么困难,欢迎继续和我们说说。”

调查细节

“不是我和洪建东过不去,大家都反对他申请宅基地,我作为小组长要维护小组利益。”2020年1月6日,调查组第一次到小组长洪彪家了解情况时,他打着维护集体利益的旗号理直气壮地说。

1月7日,调查组到镇建设办调取洪建东的宅基地申请条件调查表等材料,发现其中需要盖章的地方均为空白。“洪建东符合宅基地申请条件,但他和小组长洪彪存在纠纷,且双方都有一定过错,社区、国土、建设办哪家都不敢签名盖章,导致宅基地审批受阻。”镇建设办负责人对调查组说。

为什么洪建东和洪彪二人积怨如此之深?调查组来到东坑社区实地走访了解,找到了答案。

原来,这个“村改居”社区符合规划的建设用地很少,居民把宅基地视为命根子,寸土必争。洪建东一家4口借住在亲戚家,洪彪一家9口住在一间旧房子,两家同属住房困难户,都想申请宅基地。2013年5月,洪建东率先向东坑社区提出宅基地申请,准备在自家承包地建房。这块地是小组为数不多的可申请宅基地的地块之一,洪彪便对洪建东的承包地虎视眈眈,打起了歪主意。

洪彪找到洪建东,企图让他分一小块地供自己申请。对此,洪建东以自家承包地的面积无法申请2个宅基地为由,拒绝了洪彪。洪彪空手套白狼的如意算盘落空后,就心生不满,开始千方百计阻挠洪建东申请宅基地。他声称,按照小组的村规民约,洪建东的承包地应该交还给小组,由小组统一安排。洪彪还专门召开小组代表会议,说洪建东破坏小组规矩,导致小组管理陷入混乱。在他的怂恿下,小组代表都一致签名反对洪建东申请宅基地。

因为对小组产生了敌对情绪,洪建东不再配合小组工作,有些应该履行的村规民约也不再履行。

7年来,洪建东夫妇到相关部门反映诉求几十次,得到的回复要么是存在纠纷无法审批,要么是正在办理中,始终没有实质性进展。“很多次找完社区、国土或建设办回来,我老婆都偷偷躲在房间里哭,她怕我听到哭声更难受。因为我们每次都是抱着满满的希望去的,但每次都是落空而回。”回忆起7年来为办理宅基地审批处处碰壁的往事,洪建东不禁落泪。

“洪彪有私心,必须对其进行谈话提醒,彻底打消其谋取私利的念头。”在全面细致的调查基础上,镇纪委认为解决此问题的关键是促成双方和解。

“你作为社区居民小组长也是监察对象,不能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如果你申请宅基地,洪建东也发动村民阻挠,你有何感想?”2020年1月16日,镇纪委书记陈文语约谈了洪彪。

“我的做法确实不妥,如果洪建东答应遵守村规民约,我愿意和他和解。”经过一番谈话提醒,洪彪幡然醒悟。

对洪彪谈话提醒后的第二周,在社区“两委”干部见证下,镇纪委组织洪建东和洪彪进行调解,促成双方达成书面和解协议。洪建东也签下了遵守村规民约的承诺书。

在调查过程中,镇纪委还发现,洪建东和洪彪之间积怨较深,个别镇、社区干部对处理此事存在畏难情绪,缺少主动担当作为精神。于是,镇纪委及时约谈了镇建设办负责人和社区土管员,要求他们认真履职,主动帮助居民解决实际问题。

最终,在镇纪委监督推动下,社区、建设办、国土所等单位按规定及时办理了洪建东的宅基地审批手续,等待了7年的宅基地申请终于获批。

纪法小课

根据监察法第十五条的相关规定,洪彪作为社区居民小组长,属于“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管理的人员”,是监察对象。洪彪以权谋私,阻挠洪建东申请宅基地,镇纪委及时对他进行谈话提醒,这是纪检监察机关精准运用“第一种形态”的生动实践。

当前,农民把农村宅基地视为命根子,宅基地纠纷容易引发信访问题。洪建东申请宅基地已7年,但因与小组长洪彪积怨较深受到阻挠,迟迟无法审批。期间,社区、包村领导干部和有关部门多次介入调查处理但都无功而返,存在一定畏难情绪,也缺少主动担当作为的精神。在这种情况下,作为纪检监察机关,镇纪委在精准运用“第一种形态”对相关人员进行谈话提醒、批评教育,解决信访问题的同时,主动深入一线做好当事人双方思想工作,想方设法帮助解决实际困难,打通了群众办事的痛点、难点、堵点,让群众有获得感的同时,也增强了对纪检监察机关的信任感和认同感。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