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政治局会议定调下半年货币政策 降准降息更趋谨慎?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程维妙)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要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要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有专家称,下一步降准、降息仍应在货币政策工具箱,应适时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也有专家表示,阶段对冲性货币政策已在陆续退出,预计降息政策更趋谨慎。

其中,“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的表述延续了此前基调。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中关村(9.600, 0.16, 1.69%)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货币政策灵活适度,这就要求货币政策根据经济增长、物价变化、外部环境等因素进行相应调整。如果经济增长恢复得较好,前期阶段性的政策退出步伐可以加快一些;反之,如果恢复低于预期,不但退出步伐可以放缓,还可以出台新的政策。下一步,降准、降息应该仍在货币政策工具箱,应适时降低存款基准利率,进而推动银行负债成本下行。

在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看来,阶段对冲性货币政策已经在陆续退出,但为稳定就业大局、配合财政发力,形成集成效应,央行在“量”上依旧会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在“价”上,考虑到宏观杠杆率已处于高位,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稳住房地产市场,预计降息政策更趋谨慎,概率偏低,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的抓手,在于金融机构让利和加大结构性政策的支持力度。

今年以来,为应对疫情冲击,央行实施了多次降准“降息”,不过随着疫情后生产端、投资端的逐步恢复,加上打击因资金利率大幅下行而出现的“空转套利”等现象,5月以来货币政策已边际收紧。央行货政司副司长郭凯本月表示,货币政策的“适度”有两个含义,一是总量适度,信贷的投放要和经济复苏的节奏相匹配;二是价格适度,引导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同时也要认识到利率并不是越低越好,如果严重低于和潜在经济增长率相适应的水平,就会产生套利、资源错配等问题。

对于本次政治局会议明确的“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董希淼分析称,这是落实“六稳”“六保”要求的重要举措。可以继续实施的措施有:一是在合理范围内适度下调贷款利率,降低企业贷款成本;二是用好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直接让利中小企业;三是降低、减免涉企收费,降低贷款、发债、上市之外的融资成本;四是继续落实延缓还本付息等政策要求,减轻企业当期还款付息压力。

政治局会议还提出,宏观经济政策要加强协调配合,促进财政、货币政策与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形成集成效应。

董希淼表示,在许多情况下,不同的政策出自不同的部门,如果这些部门只是各自独立决策,而不能协调配合,那么宏观经济政策就不能实现最佳政策目标。因此,要建立必要的制度和机制,加强宏观经济政策统筹协调,实现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就业政策、产业政策、区域政策协同发力、综合施策,形成集成效应,共同面对疫情冲击、经济周期及外部不确定性等多重挑战,最大限度减少各种不利影响,保持经济和社会健康平稳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