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中央纪委点名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等三人,所为何事

撰文 | 余晖

今年,政法系统的反腐工作备受大家关注。

“彻底清除妨碍司法公正的绊脚石”,政知君注意到,8月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了一篇名为《清除妨碍司法公正的绊脚石》的文章。

文中还点名提到几个政法系统的落马官员,包括:

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李勇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赵云辉

谁被点名?

“严肃查处违规插手和干预司法活动等违纪违法行为,守护司法公正。”

上文提到,一段时间来,纪检监察机关深挖执法司法领域腐败问题,多名违纪违法党员干部被公开通报曝光。

“从查处对象看,既有中管干部,如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也有省管干部,如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李勇等人。”

政知君注意到,孙力军是今年4月19日被查的。他被查当晚,公安部连夜召开了会议表态。

那次会议提到,要纯洁公安队伍,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切实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作风上肃清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

“孙力军案件再次警示我们,领导干部不管地位多高、权力多大,一旦发生违纪违法问题,必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厉惩治。”

山东高院的原副院长李勇,在前几天刚刚获刑。

7月29日,李勇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半,法院审理查明,他为相关单位在工程承揽、案件审理、执行等方面提供帮助,敛财达2241.6417万。

而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赵云辉,在今年7月24日刚刚被双开。

纪委通报称,赵云辉“对党纪国法置若罔闻”“将公权力沦为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执法犯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

谁被查?

上述文章提到,一段时间来,纪检监察机关深挖执法司法领域腐败问题,多名违纪违法党员干部被公开通报曝光

政知君注意到,今年中管干部中被查的“政法虎”除了孙力军外,还有时任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邓恢林。

另外,去年被查的安徽省高院原院长张坚在今年被开除党籍,他被指“大肆干预插手司法执法活动,甚至违规帮助涉黑涉恶罪犯减刑假释、再审改判”。

省管干部中,落马者也有不少,涉及湖北、辽宁、安徽、吉林、北京、内蒙古、河北、青海、四川、新疆、山东、重庆、广东、江苏、浙江、云南、青海等地。

落马时间

姓名

落马时身份

12

古峰

湖北省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原委员

17

姚伟

辽宁省公安厅刑事犯罪案件侦查局原局长

19

刘菊生

武汉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41

许建

合肥市中院原院长

423

吕洪民

吉林省高院党组成员、副院长

58

焦慧强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58

张民

鄂尔多斯市中院原院长

59

吴铁城

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副厅长

512

王星亮

河北省公安厅刑事警察总队(刑事侦查局)原总队长(原局长)

520

谷守先

青海省海西州中院原院长

529

莫亚林

绵阳市中院原院长

61

王红日

辽宁省本溪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68

孙应征

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

69

许刚

安徽省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

622

徐宏光

内蒙古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原局长

622

连天俊

内蒙古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

623

戴光辉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副书记

624

张春义

山东警察学院党委书记

71

牟国清

重庆市巫山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711

林春生

江门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

713

严明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正厅级)

714

丁仁仁

浙江省公安厅原警务技术二级总监(副厅级)

716

关英彦

珠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

721

张迅

西双版纳州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主动投案)

722

贾小刚

青海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

731

罗文进

江苏省公安厅刑事警察总队原总队长、刑事侦查局原局长

84

伍建利

浙江省台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

中央纪委在上述文章中提到:

从查处问题看,有的滥用职权,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有的甘于被“围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大肆索要、收受财物;有的违规干预和插手行政许可事项;有的不仅不严肃查处黑恶势力,反而纵容涉黑涉恶活动,充当“保护伞”。

对这些案件严肃查处、严厉惩办,警示党员干部,执法司法权不是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谁用‘打招呼’‘批条子’‘递材料’践踏司法公正必受党纪国法严惩。”

刮骨疗毒

政知君注意到,一场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也正在政法领域展开。

今年7月初,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研究部署开展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

之后,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检、司法部也陆续进行了相关的部署。

7月29日,最高检党组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最高检纪检监察组召开专题会商会。对纪检监察组指出的问题,最高检检察长张军说:

“毫无疑问,这些问题客观存在,主要责任在党组和我,也说明最高检在抓全面从严治党过程中,贯彻、落实、检查还有差距和死角,工作中还有盲点。纪检监察组的会商,好比贴身保健医生的政治会诊,对影响到党组肌体健康的问题及时提醒,非常有必要。”

8月4日,最高法发布了《关于深化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的实施意见》。意见提到:

各级法院应严格执行《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规定》《关于进一步规范司法人员与当事人、律师、特殊关系人、中介组织接触交往行为的若干规定》及其实施办法。

将法院工作人员违反规定过问案件和干预办案情况,以及办案人员记录过问案件情况,纳入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和政绩考核体系,与部门领导班子履行主体责任直接挂钩,作为考核评价干部的重要依据。

加大违规违纪行为追责问责力度,坚持零容忍惩治司法腐败

在最高法发文之前(8月1日至3日),到司法部履新3个月的新任部长唐一军南下广东调研。

唐一军提到,“扎实开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紧盯突出问题,紧盯重点领域,整治顽瘴痼疾,推进正风肃纪,清除害群之马,严肃监督问责,努力打造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靠得住、能放心的司法行政铁军。”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