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乌鲁木齐党政一把手手机公开:有人凌晨三点来电

原标题:乌鲁木齐党政一把手手机公开:每天接上百电话,有人凌晨三点来电

目前乌鲁木齐市正处于疫情防控期。8月24日晚间,乌鲁木齐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对外公布了市、区(县)党政主要负责同志的联系电话,称“为切实解决广大市民群众遇到的各种困难,各族群众可随时拨打电话反映困难诉求。” 

察时局24日晚按公开名单依次拨打电话,大多数号码都有人接听。有官员称当天公布号码后打电话的人非常多,还有人一晚上收到了30、40个微信好友请求。

多位受访者表示,群众致电主要询问防疫政策和反映实际问题,对来电反馈的情况都会督办落实。

值得关注的是,这并不是当地首次公开官员手机号码,有人称疫情以来至少已公开过3次,分别在2月中旬、7月中旬和此次。也有部分号码为“区委书记热线”或“区长热线”,这些电话此前就已设立,由当地主要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共同负责接听。

77094b36acaf2edd62c0963812292cee380193eb.jpeg

24日,乌鲁木齐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对外公布了市、区(县)党政主要负责同志的联系电话。

大多数号码都有人接听

察时局开始按名单依次拨打电话时是北京时间8月24日22:00左右(新疆存在时差,比北京时间晚2个小时),正赶上自治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每日召开的例行会议,许多名单上的党政负责人正在开会。最终大多数号码都有人接听。 

在一次“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后,察时局拨通了通告中公布的乌鲁木齐市长牙生·司地克的电话。接听者称,自己就是牙生·司地克本人。他告诉察时局,今天通过媒体新闻和官方渠道公布手机号以后,打电话的人非常多。

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委书记丁志军的电话起初因开会未能接通,随后他连续给记者回了3个电话。他说,目前多的时候每天接到10来个电话,少的时候也能接到5、6个电话。 

“有时群众着急,也不会考虑是休息时间。”丁志军说,一次晚上凌晨3点钟,刚睡着就接到一通电话。他也认为,“我们公布电话是应该的,需要一个相互适应的过程。”

还有的24号当晚就接到了30、40个微信好友请求。“都是全国各地的人。”乌鲁木齐市甘泉堡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汤山说。

手机号并非首次公开,有人疫情以来至少公开过3次

值得关注的是,名单上有的手机号并非首次公开。乌鲁木齐县县长冶海龙的秘书李亮亮接听了电话,他告诉察时局,印象中2月中旬、7月中旬加上此次,疫情以来至少已公开过3次。

从察时局采访的情况看,此次公布的部分电话为“区委书记热线”或“区长热线”。这些电话此前就已设立,由主要负责人和相关工作人员共同负责接听。

例如,接听水磨沟区委书记侯咏联系电话的,是“书记热线”的工作人员。他表示,因为书记在开会,电话暂时由他负责接听,“您有啥事跟我说,我跟他汇报。”据接听者介绍,该联系电话在今年1月时就已设立,每天要接到上百通咨询电话,“书记、区长、工作人员都会接”。

李亮亮说,白天有时县长冶海龙也会接听电话,但由于冶海龙经常要开会或者调研,大多数情况还是工作人员接听。“我们每天会把群众反映的问题详细地列出单子,然后以短信或微信的形式发给他,让他了解这个情况。”

乌鲁木齐市乌鲁木齐县委书记曹斌表示,此次公开的手机号是专门为了接群众电话的,本人还有其他的手机号。

何时解封?是群众反映比较多的问题

察时局关注到,乌鲁木齐此轮聚集性疫情发生后,新疆的疫情防控措施受到诸多关注。今次公布主要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后,来电的公众主要反映了哪些问题? 

接听米东区委书记乔泉联系电话的秘书表示,来电话一般是咨询防疫政策。

“来电反映比较多的问题是什么时候解封。”接听水磨沟区委书记侯咏联系电话的工作人员称,据他介绍,不少来电话的公众会咨询全疆何时能恢复通行。例如,滞留在外的人何时能返回乌鲁木齐,滞留在乌鲁木齐的人何时能离开等。 

“还有约有50%以上的电话会反映需要解决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说。例如,反馈小区宽带坏了需要维修等。在其他区(县),群众反映的问题还包括工作人员送菜不及时、所吃的菜品种单一、农民工被欠薪、去医院看病时请求提供车辆帮助等。

也有企业打电话寻求帮助。汤山介绍,当地曾有两个企业货运物资受阻,原因是没有有核酸检测报告的司机和车辆,企业给汤山打电话后,当地协调安排了具备核酸检测报告的司机和车辆,事情最终得到解决。

“只要是职权范围内,基本能解决”

公众反映的问题如何解决?李亮亮表示,群众反映的问题,工作人员会反馈到基层负责部门,由他们落实,再给工作人员答复,然后给群众回电话。“比如人家说我们的生活物资没有送到,我们就会把群众的电话给我们乡镇的主要领导,乡镇主要领导来跟他联系,然后安排工作人员去给他送东西。“上述协调工作主要由县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的综合组负责。

至于公众所反映问题的解决情况,多名工作人员都表示,会督办落实。“只要是我们区职权范围内的,我们基本能解决,但是要超出我们权限,只能说我们给对应的地区发函协调,但是解决起来确实比较难。”一名工作人员坦言。 

也有部分县(区)表示,群众反映的问题都已基本落实解决。

值得关注的是,就乌鲁木齐何时解除社区封控措施,乌鲁木齐市长牙生·司地克向南都记者透露,目前已经在陆续做试点工作。乌鲁木齐市政府官网显示,当地已调整部分无疫情小区防控政策。

通报称,部分小区在严格落实各项防疫措施的基础上,小区居民可以在小区内进行非聚集性的个人活动。小区内为居民提供生活必需品的超市、便利店、果蔬店等,可以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时在规定时间内恢复对小区居民个人的营业。

《主播说联播》曾评论,防控疫情还精准施策、分区分级,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仍要把复工复产抓起来。如果仍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味地抓防控,对复工复产不上心、不用力,这就是“懒政”。“能统筹、有担当、科学施策,才是防疫这份必答题的正确答案。”

新疆卫健委官网显示,8月23日24时,新疆(含兵团)现有确诊病例183例(重症12例、重症转普通型2例),其中乌鲁木齐市183例。 7月15日0时至8月23日24时,累计治愈出院确诊病例643例,无症状感染者解除医学观察181例。 截至8月23日24时,新疆(含兵团)尚有4193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