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安徽一粮站原站长潜逃7年后落网,被抓时正割腕自杀

原标题:安徽一粮站原站长潜逃7年后落网,被抓时正割腕自杀

7月16日10时20分,湖北省应城市某公寓7楼702室。

“我就是你们要抓的人,想不到你们开锁这么快……”当破门而入的办案人员出现在割腕自杀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天长市粮油(集团)总公司乔田粮站原站长钱劲床前时,他做梦都没想到,自认为设计得天衣无缝的逃亡生活终于在7年后终结。

铤而走险“越雷池”

1968年5月出生的钱劲,从入伍、入党、进入天长市粮食系统工作,到2008年1月调任乔田粮站站长,可谓顺风顺水。

但随着孩子读初中、高中以及读艺术班,妻子下岗,他的工资远远不够家庭开支,还欠下10多万元债务。为了摆脱困境,他曾和人合伙做生意,独自开饭店,不仅没赚钱反而亏本。面对经济压力,钱劲又筹了20多万元放在亲戚周某海处挣利息,结果周某海因赌博欠债跑路,再也联系不上。至此,钱劲的债务增至40余万元,他整宿睡不着觉,但碍于面子,从未向家人及亲友商量解决办法,总是自个扛着。

背负压力的钱劲决定铤而走险,动起挪用公款的歪脑筋。“到了午季,粮站小麦收购款到账后,弄一笔钱,还清债务,远走他乡。”钱劲着手策划外逃方案,将逃匿地点选在曾经去过的湖北应城。2013年4月5日,他前往应城踩点、租房。

午季收购小麦的时节到了。2013年6月,钱劲以外购小麦的名义,从粮站出纳会计处打了110万元购粮借条,并顺利地取出现金。他把多年的债务以及在饭店等处的往来费用全部结清,带着剩下的65万元和以前在街上捡到的叫“李登荣”的身份证,于2013年6月7日踏上逃亡路。临走前,他特地回家看了一眼时年已85岁的老父亲。

携款潜逃“走他乡”

一到湖北应城,钱劲掐断与天长市所有人的联系。住进事先租下的房子里,他担心带在身上的现金太多,出租屋不安全,存银行又怕暴露,便以李登荣的名义在当地房产中介用15万元买了一套50平方米公寓房(没有过户),开始了隐姓埋名的逃亡生活。

钱劲每天想得最多的是家乡的亲人,父亲、妻儿时刻在他眼前晃悠,失眠加孤独终日陪伴着他,他只好颠倒生物钟,每天晚上在网上不是看侦探小说、琢磨反侦查技巧,就是打牌下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甚至到中午,从不敢随便出门。最难熬的是过年,害怕别人问他怎么不回家过年,他就事先备好十几天的干粮,躲在家里不出来。

“自己酿的苦酒只能自己独自和着泪水咽下去。”钱劲一天一天地熬着,不敢去需要身份证的场所,不敢找工作,更不敢去外地旅游……

为摆脱孤独,钱劲在附近的棋牌室结交了几个朋友,打牌、唱歌、喝酒。几年时间,他和朋友打麻将、玩牌先后输掉近10万元。去年11月底,钱劲骑电瓶车撞倒一人,为不让对方报警,只好私了,赔了近3万元。逃亡的7年间,钱劲一分钱进账都没有,坐吃山空,到被抓获归案时,身上只剩下5.5万元。

两度自杀“惊弓鸟”

“7年来,我如同惊弓之鸟,到哪儿都觉得会有人抓我的感觉。”钱劲说,他时刻都在听门外的动静,分辨上楼人脚步声、敲门声,还有说话口音,连做梦都不踏实。

“死的心早有了,我以失眠为由,分几次请朋友帮我买安眠药,积攒了90颗,就是为了应付被抓,好提前了断。”期间,钱劲先后两度自杀。去年5月26日晚,他在外喝完酒回到家,听到门外有动静,透过猫眼一看好像有2个人在他家门口,以为是来抓他的,赶紧将安眠药吞进腹中,并又用菜刀割腕,但被他的朋友及时发现送医。

今年7月16日上午,钱劲听到有人上楼敲门,说是社区工作人员。透过猫眼,他发现来人带着口罩,不敢开门。过了几分钟,钱劲又听到轻轻的脚步声,看到又上来几个人,还听到在议论如何开门锁。“抓我的人终于来了……”钱劲自言自语,并拿出新买的菜刀割腕自杀。就在此时,办案人员破门而入,迅速地给他包扎止血,送往医院缝合伤口……

幡然醒悟“泪两行”

“7年多提心吊胆的生活,直到被抓捕的那一刻彻底解脱了。”被带回留置审查,钱劲反倒松了一口气:不用再东躲西藏,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日子了。

归案后的钱劲幡然醒悟,后悔不已。“怪只怪我执迷不悟,不知法不守法,千不该万不该怕连累家人一逃了之,为顾全所谓的面子而错失自首良机。”从办案人员口中得知92岁老父亲还健在时,钱劲感泪流满面:“想到不能照料父亲的晚年生活,无比痛苦,请他老人家原谅我这个不孝之子……”

“儿啊,一定要遵纪守法,一定要以父为戒,心存敬畏,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实实做事,千万不能走邪路。”这是钱劲最想对儿子说的话,他还想用自己惨痛教训告诫昔日的领导和同事:“自由的生活多美好,一定要珍惜幸福的生活,任何违法乱纪的人注定要受到惩处,一定要完善单位的财务制度,堵塞漏洞。”

畏罪潜逃,终究逃不出恢恢法网。恶梦醒来,钱劲认清了形势,老实坦白交待,认罪悔罪。

来源:安徽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钱劲 粮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