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面对组织追查,他竟然割腕自杀

为了逃避有关部门的追查,腐败分子可以做得多么过分?近日,一场发生在湖北省应城市的追捕,刷新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知。8月26日,《安徽日报》的一篇报道,让读者得以“近距离追踪”这场特殊的追捕,也让我们看到了一名逃亡腐败分子心灵上的绝望。

7月16日10时20分,湖北省应城市某公寓7楼702室。办案人员终于找到了已经逃亡7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天长市粮油(集团)总公司乔田粮站原站长钱劲。“我就是你们要抓的人,想不到你们开锁这么快。”当破门而入的办案人员出现在正在割腕自杀的钱劲床前时,他终于不得不面对自己的逃亡已经彻底失败的事实。

2008年,此前工作一直顺风顺水的钱劲调任乔田粮站站长,成了一个手中有权的小领导。然而,虽然工作顺利,他却因为孩子读初中、高中,妻子下岗、合伙做生意失败等原因,面对着不小的经济压力。在这些压力面前,钱劲没能守住底线,最终决定铤而走险,动起了挪用公款的歪脑筋。

“到了午季,粮站小麦收购款到账后,弄一笔钱,还清债务,远走他乡。” 2013年6月,钱劲以外购小麦的名义,从粮站出纳会计处打了110万元购粮借条,并顺利地取出现金。在此之前,钱劲早有预谋,2013年4月5日,他就曾经前往应城踩点、租房。他把多年的债务以及在饭店等处的往来费用全部结清后,带着剩下的65万元和以前在街上捡到的叫“李登荣”的身份证,于2013年6月7日正式出逃。

到达湖北应城后,钱劲掐断了与天长市所有人的联系。住进事先租下的房子里,他担心带在身上的现金太多,出租屋不安全,存银行又怕暴露,便以李登荣的名义在当地房产中介用15万元买了一套50平方米公寓房(没有过户),开始了隐姓埋名的逃亡生活。为摆脱孤独,他在附近的棋牌室交了几个朋友,打牌、唱歌、喝酒。几年时间,他和朋友打麻将、玩牌先后输掉近10万元。去年11月底,钱劲骑电瓶车撞倒一人,为不让对方报警,只好私了,赔了近3万元。逃亡的7年间,钱劲一分钱进账都没有,坐吃山空,到被抓获归案时,身上只剩下5.5万元。

事实上,钱劲之前就曾因为惶恐而试图自杀。“7年来,我如同惊弓之鸟,到哪儿都觉得会有人抓我的感觉。”钱劲说,他时刻都在听门外的动静,分辨上楼人的脚步声、敲门声,还有说话口音,连做梦都不踏实。去年5月26日晚,他在外喝完酒回到家,听到门外有动静,透过猫眼一看好像有2个人在他家门口,以为是来抓他的,赶紧将安眠药吞进腹中,并又用菜刀割腕,但被他的朋友及时发现送医,侥幸捡回一命。

因为害怕被查而选择自杀的官员,钱劲并不是唯一一个。多名级别远高于他的贪腐官员,都曾尝试以“一死了之”的方式逃避调查。

微信图片_20200827075142

其中,级别最高、自杀影响最恶劣的官员之一,就是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2017年8月28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军委决定对张阳进行组织谈话,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经调查核实,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接受组织谈话期间,张阳一直在家中居住。11月23日上午,张阳在家中自缢死亡。

然而,张阳的自杀,并未让其逃脱有关部门的追查。对此,《解放军报》评论道:张阳“以自杀手段逃避党纪国法惩处,行径极其恶劣”。2018年10月16日,已经自杀身亡的张阳正式被处以开除党籍处分。

归根结底,官员自杀不能让问题“一了百了”,官员自杀也不是调查终点,而是进一步深查细挖的起点。对腐败分子而言,不论是“真心想死”,还是试图用“自杀”的方式要挟组织或博取同情,都注定是徒劳无功。唯有老老实实接受调查,主动坦白问题,才是唯一的正道。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