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字画书记”敛财2434万!

原标题:“字画书记”敛财2434万!

日前,兰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张令平受贿、滥用职权一案。在这场公开庭审中,张令平的一系列具体违法情节首度公开,公众也因此得以看到了一名所谓的“字画书记”,如何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疯狂“变现”。

据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兰州铁路运输分院指控,2006年至2018年,被告人张令平利用担任金昌市委组织部长、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定西市委书记和甘肃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2434万余元。这个数字,在同类腐败案件之中,算得上相当巨大。然而,这还不是其罪行的全部。为了获取这2434余万元的非法收益,他出卖的国家利益远多于此。

2014年至2015年,时任定西市委书记的被告人张令平在招商引资项目中,指示时任定西市国土局负责人按每亩地不超过20万元的价格出让土地使用权,迫于压力,国土局负责人安排陇西大发土地咨询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制作了出让价格为每亩21.3万元的虚假评估报告,后确定以每亩21.5万元的价格挂牌出让,最终使定西亿联公司以每亩22万元、总价5717.8万元取得定西经济开发区循环经济产业园区商服区约260亩土地使用权,定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又向定西亿联公司返还超出每亩20万元的部分计519.82万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1.24亿余元。

如此贪腐的干部,为何被称为“字画书记”呢?难道他和古代的蔡京、秦桧之流一样,虽是贪官,但确实在书画方面有特殊的才华吗?答案并非如此。事实上,他之所以被称为“字画书记”,完全是因为他的敛财手段与字画有关。与其说这是一个“雅号”,不如说这是他给自己写下的耻辱一笔。关于这一点,早在张令平被“双开”时,就已经被甘肃省纪委监委提及。

甘肃省纪委监委早前通报提到,经查,张令平身为党员领导干部,背弃理想信念,忘却初心使命,毫无宗旨意识,屡屡破规逾矩。为保官运亨通,搞封建迷信活动,做法会、立牌位,祈求护佑;统一口径,转移赃物,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选人用人亲亲疏疏,照顾提携同学故旧;贪图享受,接受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漠视群众疾苦,在灾民异地住房安置工程建设中,收受好处,放弃监管,导致出现重大质量问题,群众长期上访,影响恶劣;干预插手执法司法活动,为不法商贩站台撑腰;滥权妄为,瞒上欺下,为搞政绩捞取政治资本,将国有资源强行低价出让,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带坏家风,宠惯家人,纵容默许亲属利用本人职权捞取钱财;贪欲熏心,聚钱敛财,以雅好之名行“雅贿”之实,群众称为“字画书记”。

对于张令平的诸多劣迹,有关部门评价道:“张令平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六大纪律项项违反,严重破坏任职地方政治生态。”

梳理近年来查处的一些贪腐案件,不难发现,所谓的“雅贿”,已经成为一些别有用心者“围猎”党员干部的惯用手法,也成为一些甘于被“围猎”的党员干部企图掩人耳目的“遮羞布”。“雅贿”的常见载体,除了价值不菲的玉石、瓷器、字画、摄影器材,还有奢侈品、名贵花卉、量身定制的旅游产品等。然而,所谓的“雅贿”,事实上只能起到让腐败官员自欺欺人的作用。不可能骗过纪律和法律。

此前落马的河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靳绥东,就曾以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身份为掩护高价卖字,引得企图行贿者争相购买。因为受贿罪获刑的辽宁本溪市政府办副主任郑某,也曾将4幅画卖出100万元的天价。广东省江门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聂党权,曾为江门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尽管聂党权的书法从专业角度看“不值一提”,但在多场拍卖会上,他的书法常常被拍出上万元的价格。湖南省郴州市委原书记李大伦曾出过两本书,一本是《大伦书法作品集》,定价418元;另一本是《岁月如诗》,定价35元。有关部门查明,上述书均通过市委宣传部向党政机关强行摊派,几年下来,李大伦净赚3000余万元。

上文提到的这几个人都自认聪明,以为披上“文化人”的外衣,就能遮掩其腐败实质。但他们最终都受到了党纪国法的严厉惩处。随着制度反腐的“篱笆”在我国越扎越紧,这种“浑水摸鱼”的腐败手段,只会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只有将腐败的“毒素”从这些文化领域清除出去,我们才能还文化界一方净土。

资料来源:甘肃省纪委监委、中国纪检监察报、新快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