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市委书记主动投案后,给千年古城留下一个"未了局"

原标题:邯郸市委书记主动投案后,给千年古城留下一个“未了局”

尽管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反腐的“新常态”,但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主动投案的消息,还是引发了一波热议。毕竟,十八大以来现任市委书记主动投案的,高宏志可能还是第一个。当然,在反腐败压倒性态势之下,高宏志也不会是唯一一个。

细数高宏志的简历,会发现他是个从政履历很简单的人。39岁以前,在河北团省委系统一路上升。39岁那年,从团省委书记转任衡水市代市长,从此开始地方主政经历。2012年转任邯郸市长,2013年初又任市委书记,直到投案。

但这么简单的履历,不等于经历就很单纯。他担任衡水市长的时候,当时的市委书记正是后来高升至河北省委秘书长的景春华。熟悉河北省委那次著名的民主生活会的人,对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有趣的是,此时是同事关系的两人,其实还隐藏着一层上下级关系。1992到1997年,景春华在河北团省委先后任职团省委副书记、书记职务,那时候高宏志正是他的老下属。

邯郸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据说三分之一的成语,都和这座古城有关。高宏志到来以后,这里的故事继续滋生着,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在政治生态领域。

2013年,正是反腐败雷霆初震的时候,一个个令人震撼的名字相继倒下,当时人们很难关注到一个县委书记的“事迹”。但邯郸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的确是个狠角色,他以敛财上亿之巨,获刑死缓,从而开启了十八大后邯郸的反腐序幕。在邯郸市的落马名单里,其他一些人也值得特别关注。

比如邯郸原市委常委统战部长王社群,他于2018年8月投案自首,成为全国较早投案自首的官员,也是邯郸市第一个。当时正担任市委书记的高宏志,是否心中已经有所触动呢?

说到投案自首,还要多说一句。2018年就在王社群投案之前几天,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投案自首。艾文礼投案几个月后,邯郸市公安局局长艾文庆被免职。至于二人的关系,一直没有官方结论,但坊间一直认为两人是亲兄弟。以上仅仅是邯郸落马官员比较有代表性的一小部分,各个部门、县区的落马名单,大家可以自行搜索。

细数下来,即使在曾为反腐重点省份的河北,邯郸市的政治生态问题,仍然显得比较严峻。在邯郸担任一把手长达八个年头,高宏志对当地官场影响之大不难想象,他主动投案后将交代些什么,邯郸乃至河北官场又将面临什么,显然是今后最大的未知。

但邯郸的问题,不只于此。

2014年前后,邯郸当地一些开发商非法集资,终至无法还本付息而相继跑路,当年政府统计涉及资金93亿之多。刚刚接任市委书记不久的高宏志,即着手解决这一问题。但直到如今,邯郸当地仍然有一片片烂尾楼盘,和一批濒临破产的房地产企业。这些存量问题,给邯郸的金融、房地产行业造成巨大的冲击,未来相关行业的复苏,仍然充满变数。

从另一桩案子,也能看到邯郸政商关系的某种现状。去年河北省公安厅曾发布一起扫黑除恶典型案例:2018年11月,在河北省公安厅直接组织指挥下,石家庄市公安机关打掉了以邯郸市某公司董事长吕某某为首的涉黑恶犯罪团伙。除查明吕某某发放高利贷、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外,还缴获枪支2把。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此案是在省公安厅指挥下,石家庄市公安机关打掉的,根本没提邯郸的事。这只能说明,省公安部门也明白,靠邯郸自己打黑根本无济于事。根据种种线索显示,这个吕某某就是邯郸远邦集团的吕学哲。高宏志当年曾多次为该集团的活动站台。自2017年后,这个特别喜欢出风头的吕学哲,从公共报道中销声匿迹。但吊诡的是,关于此案却再无详细报道。在接下来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相信邯郸也会有不少新故事。

对于正处在转型关键期的老工业城市邯郸而言,清理政治生态是当务之急,但最终目的仍是要实现社会经济发展。在邯郸市中心有一座武灵丛台,是纪念胡服骑射、锐意改革的赵武灵王而修建的。面对反腐正风、转型改革等等未了之局,邯郸人只有继续将改革践行到底,才有可能让千年古城焕发新机。

(文/于永杰)

来源:团结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