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拖欠教师4.8亿元收入,这位女县长被停职检查!

原标题:拖欠教师4.8亿元收入,还截留困难学生补助……刚刚,这位女县长被停职检查

贵州大方县做出了一件极不“大方”的事情。因拖欠教师工资,刚摘掉“贫困县帽子”不久的大方县被国务院督查部门点名通报。

9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公布了《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 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下称《通报》),称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近4.80亿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2亿元。另外,督查室还发现大方县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发起成立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近210多万元困难学生生活补贴。

图片来源:中国政府网

9月6日消息,贵州省委、省政府决定对大方县政府县长作停职检查处理,对大方县政府分管财政工作的副县长和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县长作免职处理。并确保对大方县拖欠的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贴补贴、欠缴教师的“五险一金”于今年9月10日前发放补缴到位。

据大方县政府官网,该县县长为陈萍,女,1974年2月生,彝族,贵州黔西人,1994年8月参加工作。2016年12月起任大方县委副书记、县长、大方经济开发区主任。

图片来源:大方县政府官网

拖欠教师工资 违规截留困难学生补助

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派员赴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进行了明察暗访,发现大方县拖欠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补贴1.80亿元。其中拖欠教师2019年绩效工资6336万元、第13个月工资2541万元,2015年至2019年乡镇工作补贴8100万元,2020年乡村生活补助1054万元。

大方县近些年拖欠老师工资补贴及五险一金总共4.80亿元,按照当地官方媒体公布2019年全县有在职在册教职工8356人大致估算,当地教职工人均遭政府欠薪约5.74万元。

《通报》详细列举了大方县相关违规事项:

拖欠教师工资各类津贴及五险一金,擅改教育专项经费用途;

以推进当地供销合作社改革的名义,发起成立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蒙信合公司”);

以发放所拖欠的绩效工资等款项为由,变相强制要求教师存款入股乌蒙信合公司;

改变困难学生补助发放渠道,强制未成年学生入社入股,违规截留210多万元困难学生补助;

以推进当地供销合作社改革的名义,发起成立乌蒙信合公司,违规开展所谓“社员股金”服务业务,行融资周转之实,严重背离“服务三农”宗旨。

督查室在调查时发现,大方县教育科技局通过会议部署等形式,要求教师按照不低于被拖欠的2019年绩效工资、第13个月工资的2.5倍金额存款入股乌蒙信合公司,以此作为发放拖欠绩效工资等款项的前置条件。

截至督查时,全县28个乡镇中,只有4个乡镇的教师完成存款任务后领到了拖欠款项,另外24个乡镇的教师仍未领到绩效工资等款项。同时,当地教师被拖欠的2018年4月至2019年12月生活补助2575万元,也被存入乌蒙信合公司,所办理的取款卡未向教师正常发放。

另外,督查室还发现,当地政府违规通过乌蒙信合公司代发2020年春季学期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困难学生生活补助,使得部分中小学生被动成为乌蒙信合公司社员,其中18岁以下未成年社员的比例高达56%。同时,该公司以提供社员股金服务名义,直接克扣每名学生50元作为入社资格股金,导致210多万元困难学生补助被违规截留。

督查室发现,乌蒙信合公司不仅会同当地教育部门变相强制教师等公职人员存款入股,违规吸纳未成年学生入社,而且违规调剂使用公司资金,严重违背公司注册登记的经营范围,背离公司章程提出的“服务三农”宗旨,将揽存的资金几乎全部调剂到与“三农”毫无关系的领域。其中,98.6%的资金调剂到大方县政府下属融资平台公司使用,成为大方县政府财政的“周转资金池”,只有不到1%的资金直接调剂使用于农户。

按照目前相关法规,政府支出优先保障教职工工资,拖欠老师五险一金违法了社会保险法。中央曾发文强调保障教师权益和待遇。拖欠老师薪金直接导致当地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平均工资水平(63974元/每人/每年),低于当地公务员(69294元/每人/每年)5000元左右,而在2018年大方县当地教师平均工资低于当地公务员约800元,差距不减反增,明显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中相关规定和要求。

财政严重依赖转移支付

在2020年政府工作告中,提及上一年工作不足时称,大方县表示,财政收入偏低,财政增收乏力,历史欠账较大,税收收入持续低位运行。地方政府性债务、民生欠账等风险点仍然存在,还本付息压力较大,财政“收不抵支”,资金短缺与发展需要的矛盾十分突出。

图片来源:大方县人民政府网

受新冠肺炎、非洲猪瘟影响导致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大方县地方财政收入出现下滑。根据当地财政局数据,2018年全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6.22亿元,比上一年下降约17%。2019年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6.50亿元,实现了增长。不过2020年前7个月,当地收入5.14亿元,同比下滑6.60%。

根据大方县政府官网2020年1月刊发了一篇文章《大方县2019年十二月财政收支执行情况分析》显示,该年度全县总收入完成33.88亿元,其中中央、省级财政划入6.08亿元(中央财政划入4.90亿元),政府性基金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让、发行彩票)21.3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只有6.49亿元。而在6.49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税务部门完成5.35亿元,财政部门完成1.14亿元。

图片来源:大方县人民政府网

截至2019年12月底,大方县收到中央、省、市级上级转移支付资金共计40.6亿元,较上年增加7.79亿元,增长23.74%。其中:一般公共预算转移支付40.35亿元,同增长23.84%,政府性基金转移支付专项补助2509万元,同比增长9.70%。

县长被停职检查,2位副县长被免职

国办督查室发布《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后,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第一时间作出指示批示,召开省委常委会、省政府专题会研究部署,立即开展整改和查处工作。省委决定对大方县政府县长作停职检查处理,对大方县政府分管财政工作的副县长和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县长作免职处理。

贵州省委、省政府认为,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严重侵害了师生合法权益,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必须以最坚决的态度从严从速从实狠抓整改和查处工作,确保通报指出的问题尽快整改到位,并严肃追责问责。要求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对问题坚决整改、全面整改、限期整改,严肃查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问题。贵州省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大方县督促整改和开展查处工作,对大方县拖欠的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贴补贴、欠缴教师的“五险一金”,确保今年9月10日前发放补缴到位;对大方县违规挪用的教育专项经费,确保年底前全部归还到位。对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学生生活补贴等问题,将深入调查,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贵州省委、省政府已作出部署,在全省举一反三开展全面清查和整顿,发现问题立即纠正,9月10日前将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的政策落实到位,依法保障教师权益和待遇。

此前报道:

县城拖欠教师工资近5亿 新华怒批:为何举报者被报复

国办督查室派员赴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进行明察暗访发现,截至今年8月20日,当地5年共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记者调查发现,拖欠工资背后,当地教育系统隐藏其他问题。

很多人很纳闷,“5年拖欠近5亿工资”为何现在才曝光?大方县一名教师跟记者说的情况,或许能答疑解惑。据他说,曾有老师因向政府反映相关问题被处分,还有不少老师遭到解聘威胁,县城老师被威胁调到边远村小,不准参加职称晋级和评优。即使被国办督查室点名后,当地仍有教师因在朋友圈转发国办督查室通报而被相关部门电话警告。

记者发现,问题不是一天产生的,正是当地一些职能部门习惯性捂盖子,“不解决问题,先解决提问题的人”,一次次打压“提问题”的人,一次次对潜在问题视而不见,才让拖欠教师工资问题越来越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庭审公开网“受贿罪(2019)黔03刑初8号”庭审视频显示,公诉人提到,大方县现分管教育的一位副县长,在担任某镇党委书记期间,曾多次行贿大方县原县委书记张瀚时,希望在职务调整过程中得到“关心”。

2018年5月,张瀚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贵州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后依据有关规定,组织决定给予张瀚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但让当地不少教师难以置信的是,包括前述副县长在内的84名行贿人中,不少人并未得到相关处理,一些人甚至之后被提拔。

此外督查还发现,大方县以推进当地供销合作社改革的名义,发起成立乌蒙信合公司,变相强制教师等公职人员存款入股,违规截留困难学生补助,打着“服务三农”的幌子,将揽存的资金几乎都调剂到大方县政府下属融资平台公司使用,成为县政府财政“周转资金池”。这些钱去了哪里?用于什么?是有难言之隐,还是有“不便”公开的用途?这些问题还没看到任何反馈,我们期待深入调查和适时公布。

5年拖欠教师工资等4.79亿 国务院对贵州大方县暗访

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暗访发现,贵州省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

据中国政府网发布的《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 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简称《情况通报》)显示,近日,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派员赴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进行了明察暗访。

经查,大方县拖欠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补贴18031万元,其中,共计拖欠教师2019年绩效工资6336万元、第13个月工资2541万元,2015年至2019年乡镇工作补贴8100万元,2020年乡村生活补助1054万元。

大方县还未按时缴纳教师五险一金,2019年1月以来欠缴教师住房公积金13997万元、医疗保险13000万元,2020年5月以来欠缴教师养老保险2933万元,并通过虚列支出将有关经费从大方县财政局拨入县教育科技局实拨资金银行账户,再通过一般缴款书回流国库基本账户的方式挪用教师住房公积金15217万元、医保资金8080万元。

此外,大方县共计拖欠教师2019年绩效工资6336万元、第13个月工资2541万元,2015年至2019年乡镇工作补贴8100万元,2020年乡村生活补助1054万元。

《情况通报》显示,经查,大方县擅自改变上级专项转移支付教育经费用途,挪用中央专项资金问题严重。2018年、2019年两年间,大方县共挪用上级教育专项资金34194万元,其中中央直接下达部分26027万元,占被挪用总数的76%。主要包括生均公用经费13482万元、校舍改造等基础设施资金7937万元、改善办学条件等项目工程资金5806万元、薄弱学校改造资金3355万元、营养改善计划经费2650万元、其他经费964万元。

国办督查发现,大方县未落实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的要求。经查,2018年,大方县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8726元,实发65503元,大方县公务员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9552元,实发66316元,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低于当地公务员800元左右。2019年,大方县教师工资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8765元,实发63974元,大方县公务员平均每人每年应发83761元,实发69294元,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低于当地公务员5000元左右,差距不减反增。2020年上半年,大方县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

同时,《情况通报》称,国办督查发现,大方县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发起成立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

大方县教育科技局通过会议部署等形式,要求教师按照不低于被拖欠的2019年绩效工资、第13个月工资的2.5倍金额存款入股当地政府发起成立的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蒙信合公司”),以此作为发放拖欠绩效工资等款项的前置条件。

乌蒙信合公司控股股东为大方县财政局,通过调整股权结构设置、突出“供销信用合作”宣传等手段规避法律风险和行业监管,在无任何金融牌照、不具备开展股金服务资格的情况下,违规开展所谓“社员股金”服务业务,变相强制吸纳教师存款并许诺支付9.8%-12.8%的高息。截至督查时,全县28个乡镇中,只有4个乡镇的教师完成存款任务由大方县教育科技局汇总名单后交乌蒙信合公司发放了拖欠款项,另外24个乡镇的教师仍未领到绩效工资等款项。同时,当地教师被拖欠的2018年4月至2019年12月生活补助2575万元,也由大方县教育科技局存入乌蒙信合公司,所办理的取款卡扣留在各乡镇教育管理中心处,未向教师正常发放。

大方县还改变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补助原有发放渠道,通过乌蒙信合公司代发2020年春季学期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困难学生生活补助,涉及困难学生4.2万多名。截至2020年8月20日,乌蒙信合公司共有社员7.56万人,其中18岁以下未成年社员的比例高达56%,主要是因发放困难补助而被动入社成为“股东”的中小学生。同时,乌蒙信合公司还以提供社员股金服务名义,直接克扣每名学生50元作为入社资格股金,导致210多万元困难学生补助被违规截留。

《情况通报》指出,从督查情况看,大方县长期拖欠教师工资补贴,违规挤占挪用教育经费,严重侵害了教师合法权益,影响了教师队伍的稳定。特别是在当前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的形势下,大方县依然我行我素,没有把保障教师工资待遇放在重要位置,财务管理制度形同虚设,财政违法行为屡有发生,在工作中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

《情况通报》透露,贵州省委省政府对督查发现的教师工资拖欠问题高度重视,责令大方县认真核查、切实整改,对违规行为立即纠正、严肃问责,同时举一反三,对类似问题开展全面清查。国办督查室将密切跟踪有关工作进展情况,督促推动问题整改到位。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