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副省长为什么主动投案 媒体:不需要去猜

原标题:副省长投案:不用去猜

很多不可思议的事,只要想明白了,似乎也就很容易理解。

比如,贵州省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四个多亿,还挪用专项教育资金3个多亿,这在外界看来简直是天大的事,但是,在国务院发出督查通报之前,外界竟然对此一无所知,这不是相当不可思议吗?

2019年才脱贫的大方县,教师收入想来也并不高,他们也都是要养家糊口的人,遇到连年拖欠工资奖金的事,他们竟然都能“心平气和”地接受,这需要怎样的“胸襟”呢?当然我们知道,现实生活并没有这么丝滑。教师们并非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他们的声音没有被外界听到而已。有的地方官员,在解决实际问题方面可能是“青铜”,但在解决反映问题的人方面,那绝对是“王者”。他们有能力构筑成一个“结界”,给外界一种岁月静好的假象,直到这个假象被彻底击碎。这么想想,大家也便点头表示理解了。

青海省有个提拔不到两个月的副省长,近日主动投案了,他的名字叫文国栋。

仔细琢磨一下,这个名字其实挺有内涵。看他出事前的履历,甚至有一种“名副其实”的感觉。文化人出身,当过教师,大概是因为思想灵活、文笔比较好,被提拔到县里当秘书。他在给领导撰写发言稿方面很有才华,很早就总结出了“登高望远、一览众山”的心得。凭借这个天赋,他一路写稿写到了海西州,担任州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常看团结湖参考(ID:Talkpark)的读者,肯定明白这两个职务意味着什么。

离开秘书岗位之后,文国栋仍然是个令人瞩目的官员。在他32岁那年,他成为青海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说他当时是本地政坛新星,大概不会有人表示疑问。玉树地震发生之后,他在临时搭建的指挥部帐篷里,被火线任命为玉树州委副书记、救灾指挥部综合协调组副组长。从这样的传奇经历中不难看出,组织对他的能力和水平还是相当认可的。此后他的仕途颇为顺利,在海西州委书记的位置上,被擢升为青海省副省长。但就在这个看似巅峰的地方,在椅子还没有坐热的时候,文国栋主动投案了。

文国栋主动投案的原因,其实不需要去猜。在担任海西州委书记的时候,文国栋还有另一个身份,是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的党工委书记。这个试验区在青海乃至整个西部,都有着很重要的地位。试验区除了下辖格尔木、德令哈等四大工业园区外,还管着一个木里煤田管理局。这个煤田管理局最近出了大事,关心时事的人肯定早就知道了。

8月上旬,经济参考报刊出了一篇爆炸性报道,揭露青海“隐形首富”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非法采煤,获利超过百亿元。首富疯狂采煤的这个地点,就在木里矿区的聚乎更煤矿。这篇新闻的爆炸性,并不仅仅在于“首富”、“超百亿”这些字眼,最关键的因素是,盗采的矿点位于祁连山南麓腹地。列位看官,那可是出了不少大新闻的祁连山,是黄河上游的风水宝地啊。

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非法挖煤,甚至挖成了青海首富,要说当地对此一无所知,那是三岁毛孩也不会信的。唯一的解释是,当地围绕着黑金形成了一个利益同盟。即使想到了这一层,有些事情依然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早在2014年,青海省委省政府就叫停了木里矿区的采矿,省里的领导还带队到聚乎更,指导和督办生态修复和环境整治,但是首富根本没把省里的政策放在眼里。2016年,祁连山的风声更紧了,木里矿区的整治进入最严厉的时期,但首富的产量几乎未减。后来,隔壁甘肃省出了大事,因为保护祁连山不力,原省委书记王三运被调查,有关材料直指王三运对祁连山生态破坏“负有重大责任”。次年,秦岭又风云突变,拆违建拆到了摧枯拉朽风卷残云的地步,从西安到陕西,大批官员因为保护秦岭不力而受到惩处,前省委书记赵正永即便求神拜佛,也没能救得了自己。有这样两个巨大的前车之鉴摆在面前,青海聚乎更的疯狂收敛了吗?并没有。即使经历了两轮严厉的中央环保督查,首富依然我行我素,挖煤挖得依旧不亦乐乎。这样的底气和勇气,绝对是梁静茹给不了的。

商人表现出政治上的麻木和迟钝,并不足奇怪。但是裹挟在黑金利益链上的官员,本来应该稍微敏感一点的,至少像文国栋这样的领导干部,肯定不会没有触动。他为什么没有叫停聚乎更的盗采从而自保呢?一种可能是,他以为祁连山的风吹不到南麓;另一种可能是,面对势已坐大的首富和盘根错节的利益链,他即使想干预也力不从心。聚乎更的黑幕被揭开之后,青海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两次前往木里矿区实地调查,文国栋两次都陪同,甚至还公开表态。很难想象,当时他的心里有多么煎熬。

文国栋投案之前,柴达木试验区已经有两名厅级干部被调查,其中试验区党工委常务副书记梁彦国,副厅升正厅的时间同样不足两个月。风起于山岳而如此迅疾,谁也不知道它究竟要吹到多深多远的地方。四面环山的青海湖就注定没有惊涛骇浪吗?我看未必。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