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问题严重!又一公安干部被“双开”

9月16日,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随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蔡秀国被“双开”。

经查,蔡秀国违反政治纪律,与多人串供堵口,销毁证据,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为多人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岗位调整上谋取利益,并收受他人财物;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取高息,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旅游,并由他人支付应由本人承担的费用,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反群众纪律,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构成职务违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从通报中可以看出,蔡秀国的行为,严重背离了党员干部的初心使命。作为公安干部,他本应知法懂法,但他不仅做不到恪尽职守,反而自甘堕落,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如此行为,严重破坏了公安干部的形象,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

“海运仓内参”(ID:hycplb)注意到,近段时间,公安系统反腐节奏加速,全国各地陆续打掉了不少潜伏在公安干部队伍里的“老虎”和“苍蝇”。其中有些人的问题,不仅是经济上的贪腐,也有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问题。

2019年5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孟建伟被开除党籍。经查,孟建伟理想信念、宗旨意识丧失,目无党纪国法,对抗组织审查;违反议事规则,未经集体研究个人决定重大事项,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在干部选拔任用过程中收受他人财物;将公权力沦为谋取私利的工具,收受礼金,向国家公职人员赠送礼金,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及其子女收受对方巨额财物,纵容、允许配偶在其管辖地区经商办企业,纵容、默许配偶以本人名义为亲属安排工作;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干预案件审查,违规批准购买民用枪支弹药;生活作风腐化,造成不良影响。

2020年1月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公安厅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原总队长王小平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经查,王小平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规定选拔任用干部;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上的影响,为其儿子在工程招投标方面谋取利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受贿犯罪,并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3月3日,山西省公安厅原副巡视员权志高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经查,权志高理想信念丧失,背弃初心使命,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收受礼金礼品,利用职务影响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利;在案件侦查中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消防产品市场准入资质获取、消防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徇私枉法。

2020年6月,福建省纪委监委通报3起党员干部充当“保护伞”问题,其中就包括福州市长乐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区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吴山充当“保护伞”问题。目前,吴山已经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当前,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如火如荼开展的大背景下,纪检、政法等领域也有不少违法官员被查出了充当”保护伞“的问题。比如,2020年3月27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任锐忱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相关处分通报提及:任锐忱包庇纵容涉黑人员犯罪活动,为涉黑人员谋取政治、经济利益,充当涉黑势力“保护伞”。

类似的落马干部,还有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委原巡视员赵玺成。他在2020年6月12日被开除党籍时,纪检部门批评他:纵容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而且,已经被“双开”的满洲里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许爱莲,也存在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的问题。

某些黑恶势力之所以猖獗,就在于他们有背后的“靠山”——干部队伍里某些提供“保护伞”的腐败干部。要彻底完成“扫黑除恶”的任务,必须将黑恶势力依附的腐败官员“连根拔起”,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营造一个和谐清净的社会风气。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