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中国手里有什么“武器”?

【直新闻按】8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中南海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这场座谈会上,来自国内各大院校从事政治、经济、国际形势研究的九位学者先后发言,就“十四五”规划编制等提出意见和建议。民间也将这几位“明星”学者统称为“中南海九专家”。

《直新闻》今天对话的正是这“中南海九专家”之一的郑永年教授。长期从事政治经济、国际关系与中国国情研究的他曾旅居新加坡多年。今年,他来到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担任首任院长、讲席教授。何以归来?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一把年纪,是时候落叶归根了。

“一把年纪”当然是他的笑谈,1962年生人的郑永年此刻正值一位学者“桃李天下,八斗之才”的黄金年龄。为何一眼相中深圳,来到这片沃土扎根,郑永年与特区有着怎样的缘分?“初来乍到”的他打算如何施展拳脚?参与起草《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他,对湾区之于中国经济扮演的角色又有着怎样的期待?

一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萦绕国人耳畔,审视中美关系多年的郑永年曾用一篇《中国必须避免对美误判》引发现象级传播;又以一句“中美关系正呈自由落体式下降”引发舆论热议。太平洋彼岸的两个大国在后疫情时代该如何相处?甩在中美牌桌上的“台湾牌”、“南海牌”会激起中美军事碰撞千层浪吗?在中南海那场座谈会上,郑永年说了什么?

问题永远叠着问题,答案却也跟着答案。带着好奇与惴惴,请随《直新闻》记者的脚步,叩开郑永年的大门。

中南海建言:国际环境越恶劣越要开放

直新闻记者 毛昱:您在中南海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是否有把中美关系可能要面临的长期竞争关系融入到对“十四五”规划的建言中去?能给我们透露一些具体内容吗?

郑永年:把它(国际变局)融入到我们未来十四五规划当中去,我想这也是中央安排,一方面就是五年规划当中主要强调我们自己国家的社会经济的发展,但是同时要看国际环境,那么我想这也是把我们找去的原因吧。

其中包括张宇燕先生,我自己是讲国际关系、大国关系、中美关系,表明领导层也考虑在这样一个大变局的情况下、国际环境大变动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样来制定实施我们的“十四五”规划。

社会上当然有很多的误解,因为习近平总书记说内循环为主,只是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说内部消费对我们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大,但是并不是说外循环上就不重要,所以我是觉得“十四五”,中国还是会坚持更深入的开放政策,这就是为什么深圳变得重要起来了。

海外旅居三十年 落叶归根选深圳

直新闻记者 毛昱:提到深圳,我就想问了,你为什么会选择来港中大深圳校区来任职?因为我知道其实中国很多高校也在邀请您。

郑永年:首先实事求是的,就是说我到了我这个年纪了是吧,应当是到叶落归根的时候了。那么我自己也是想就是因为那么多年在海外的话,到最后就会想回中国做一件事情。我记得写博士论文的时候,其中一章就写广东的改革开放,广东的改革开放里面大部分大概70%写的是深圳,观察中国这几十年的改革开放的故事,我是觉得深圳是一个非常典型。把深圳的故事讲好了,基本上就把中国的故事讲好了。

过去改革开放40年是个外循环的一个成功的典型是吧?因为深圳把中国跟世界连接起来了。但同时现在我们搞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就是促进中国内部的大循环,那么还有深圳的扩散效应,我特别想,就结合深圳的实践,为建设中国自己的知识体系,建设中国自己的社会科学方面,能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

用冷战“套路”中国 美国那套行不通

11111

直新闻记者 毛昱: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至今,美对华进行遏制与霸凌的领域就不断延伸,您在今年7月底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中美关系还会出现更严重的事态,您觉得在中美两国之间还会出现怎样的“严重事态”?

郑永年:最坏的状态是怎么样,我觉得美国当然希望把中美关系引入美苏冷战这样状态,使得中国就维持在贫穷社会主义,我就你把中国重新打回贫穷社会主义,因为它要遏制你的发展。但是中国不像苏联,因为中国是在开放状态下成长起来的,因为中国本身就是世界经济体的一部分。

贸易战的话,现在两年多时间了,到现在还是很难“脱钩”是吧?很难突破。美国政府行政当局想搞对中国搞“脱钩”,但中国是够格拒绝“脱钩”的。所以我跟美国驻华商会交流,他们没有一个企业想离开,自愿离开中国的,因为它放弃不了市场,资本的本质就是要赚钱。世界上哪能找到其他地方像中国这样一个大的市场?没有,对不对?

美国想在台海打“代理人战争”

直新闻记者 毛昱:近来,美利用巨额对台军售、指派内阁级官员访台、舰机穿越台湾海峡等,不断逼近中美政治互信底线临界点,不少台海专家都认为台海有面临出现爆点的可能性?您如何预判,会擦枪走火吗?

郑永年:台海问题是中国最核心的核心国家利益,我就说最坏的情景。如果美国毫无理性的,他去推动台湾“独立”,10来个西方国家跟着他承认台湾,你怎么办?肯定要回应。

美国表面上好像是为了保护台湾民主人权,它实际上不是。你从历史上看,美国有哪一次为了保卫他的所谓的民主自由,你跟一个大国打仗,进行战争的?他就是要用打“台湾牌”来遏制中国,台湾也有可能成为美国代理人战争的一个重要的领域。你先看看美苏冷战期间,因为两个都是核大国,美苏之间没有直接的对抗,尤其是没有直接的军事对抗,美苏之间的战争都是通过代理人战争。

所以我一直在担心,美国可能以牺牲台湾的方式,比如将台湾变成一个代理人战争的“代理人”,这些“台独”他也觉得中美关系恶化是一个机会,这是我觉得如果从长远来说,可能这是一种最愚蠢的事,最愚蠢的做法。所以你看马英九他现在感觉到非常着急,但是蔡英文当局他们没有这个感觉,所以台湾的危机是很深刻的问题,这一块比南海要深刻得多。

当然我们也是有能力来遏制的,比如说,我们就承认台湾公民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就行了。当危机来临的时候,大家都可以选择,中国的政治智慧就是开放,通过开放容纳台湾,那就解决了百分之七八十的问题,然后百分之二三十的话慢慢来,对吧?

中美会有局部冲突乃至热战吗?

直新闻记者 毛昱:目前美军舰机另外一个活跃地点就是南海区域,此前还有美国媒体“爆料”说美军有可能要炸掉中方建设的岛礁设施。没有东盟国家的支持,特朗普真的会在南海出手吗?或者说为了选举,特朗普会否剑走偏锋?

郑永年:美国的一些人说花两三个小时可以把南海岛礁炸掉是吧?但是我觉得美国没有一个人是这样的神经病,我看现在除了两国外交战线上互相“打嘴仗”,军队其实最现实主义的,因为打仗是要死人的。当然南海我觉得也是有解决方案的,只是大家现在都是情绪主导了很多的问题,所以情绪之下很多的理性因素就找不到,我个人认为南海问题不难解决。

然后我想任何一个国家受美国打压的时候,大家的情绪都会很高涨。但是做到理性,理性来自哪里?要有信心,信心来自哪里?就是对自己所处的时代,对自己所拥有的能力,这样一种理性的分析。所以我刚才强调了,中国无论从哪个方面,中国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抵制美国要对中国发动的冷战,更不用说热战。两个都是核大国,除非大家真的不要命了是吧?要毁灭这个世界了。

不太可能有一些局部战争,如果是美国一定要挑起一些局部战争,中国也不用怕,能控制住就行。所以我就说中国自己的继续更深度跟广度的改革开放,才是对付美国的最有效的武器。

直新闻记者 毛昱: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添加了疫情因素,逆全球化趋势日益凸显,中国应该如何来适应这种变局?或者说应该如何主动作为也参与塑造变局?

郑永年: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最大的中产阶级群体,也是最大的贸易国。美国要对中国搞冷战,中国有能力去抵制、消化,美国要把世界搞两极化,中国可以把世界推往多极化推动,所以我们有更多的主动权,更能主动起来,所以我是觉得我们要更有所作为。

来源:深圳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