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诺奖授予丙肝发现者 这种病在中国还在“沉默”

原标题:诺奖授予丙肝发现者,这种可治愈的病在中国还在“沉默”

当地时间5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奖委员会总秘书长托马斯·佩尔曼宣布,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Harvey J. Alter(美国),Michael Houghton(英国)和Charles M. Rice(美国)以表彰他们在“发现丙型肝炎病毒”方面作出的贡献。 

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哈维·奥尔特(Harvey James Alter)、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和查尔斯·莱斯(Charles M. Rice)共同获奖,获奖理由是:发现丙型肝炎病毒(HCV)。

尽管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至关重要,但大多数血源性肝炎病例仍然无法解释,丙肝一度被称为“非甲非乙肝炎”。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揭示了其余慢性肝炎病例的原因,并使验血和新药物成为可能,从而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丙肝是目前中国高发传染性疾病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中国丙肝人群的数字为1000万人左右。然而,眼下,国内这一庞大规模的丙肝患者尚没有得到充分及时的筛查与诊断。

丙肝的发现及诺奖得主

肝炎是一种古老的疾病,但对它的研究和治疗直到20世纪后才取得突破性进展。在1940年代,两种主要类型的传染性肝炎被发现。第一种是甲型肝炎,通过被污染的水或食物传播,病情有自限性,预后良好,即通常对患者没有长期影响。第二种是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播,严重威胁人们健康,这种肝炎在感染初期症状不明显,在接下来的几年或几十年摧坏肝脏功能,甚至导致肝硬化和肝癌。血源性肝炎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很高,每年在世界范围内造成100多万人死亡,使其成为与艾滋病毒感染及结核病相当的全球健康问题。

血源性肝炎中的主要成员——乙肝的研究者在近半个世纪前就获得了诺奖。1960年代,美国医学家巴鲁克·布隆伯格确定血源性肝炎中的一个类型是由一种被称为乙型肝炎病毒的病毒引起的。由于这一发现,布隆伯格于1976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今年则轮到了丙肝。2020年诺奖委员会成员、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免疫学教授格尼拉·卡尔逊·赫德斯塔姆表示:“今年的获奖者对帮助发现并治疗丙肝有非常大的贡献,奥尔特对输血相关性肝炎的系统研究表明,一种未知病毒是慢性肝炎的常见病因,霍顿发明了从血液中分离丙型肝炎病毒的方法,查尔斯则最终证明了丙肝病毒导致丙型肝炎的原因。”

哈维·奥尔特于1935年出生于美国纽约。他在罗切斯特大学医学院获得医学学位,并在斯特朗纪念医院和西雅图大学医院接受内科训练。1961年,奥尔特加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他以动物模型来研究人体免疫缺陷病毒,并确定是一种“非甲非乙肝炎”的新型肝炎病毒。2000年获得了仅次于诺奖的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2013年获盖尔德纳国际奖。

迈克尔·霍顿出生于英国。1977年,他在伦敦国王学院获得博士学位,他于2010年迁往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现为加拿大病毒学卓越研究主任及阿尔伯塔大学李嘉诚病毒学教授,并兼任李嘉诚应用病毒学研究所所长。1989年,他和朱桂霖( Qui-Lim Choo)、郭劲宏(George Kuo)和丹尼尔·W·布拉德利(Daniel W. Bradley)共同发现了丙型肝炎。

查尔斯·莱斯1952年出生于美国。1981年,他在加州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并在1981-1985年期间接受博士后培训,自2001年以来,他一直担任洛克菲勒大学丙型肝炎研究中心的科学和执行主任,目前仍在该中心工作。

丙肝在中国成了“沉默的杀手”

在中国,丙肝病毒感染者约1000万,虽然只有乙肝的1/8,但多数感染者不清楚自身感染状况。对此,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兼肝病中心主任王贵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目前,中国还没有专门对丙肝做过大规模的流行病学调查,所以1000万只是一个估算的数字。

“丙肝是个沉默的杀手,比较隐秘,不通过尽早的筛查,很难发现。”王贵强指出。感染丙型肝炎病毒后,只有约20%的患者会出现乏力、食欲减退、恶心、低烧、黄疸等急性肝炎症状,80%的患者无明显症状,因此,患者往往在发现感染时病情已进展至肝纤维化或肝硬化,错失最佳治疗时机。

因此,他建议,对于容易得丙肝的一些特定人群、高危人群要加强筛查,比如说,在既往手术中有接触过各种血制品历史、做过透析的人群,还有在不规范的机构做纹眉、打耳洞、修脚的人,吸毒、通过性接触可能感染丙肝的人群。另外,有酒精肝、脂肪肝的人群也要加强丙肝的筛查,因为一旦感染丙肝,又有脂肪肝,病情进程会加快。王贵强还强调,在医院检查时,当检测出丙肝抗体阳性时,一定要到感染科、肝病科的专科医生那里进一步检查,通过核酸检测以确定是既往感染,还是依然处在感染期,“有时候医生也没有告诉患者进一步去哪里检查,患者就不看了,这是很遗憾的事情。”

丙肝与艾滋病毒传播途径相同,有血液传播、母婴传播和性传播三种方式。王贵强还表示,与丙肝感染者性交及有性乱行为者感染丙肝的危险性较高。如果性交伙伴同时感染其他性传播疾病,特别是同时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更容易传播丙肝病毒。感染丙肝的孕妇在分娩时则可能将丙肝传播给新生儿。

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院长助理卢洪洲接受采访表示,2019年,中国共报告丙肝病例22.3万,高于国家卫健委公布的艾滋病每年新发感染者8万例。“实际上,丙肝现在基本可以彻底治愈,疗程为8~12周,但对患者来说,最大的困难是治疗费用较高。”卢洪洲说。针对丙肝的药物,一个疗程为7000到13000元。

2020年1月1日起开始执行新医保目录,有3种治疗丙肝创新药首次进入目录,平均降幅高达85%。“目前这三个已经在医保里面的药都是进口药,国产药也有产品上市了,目前还没有进入医保。”王贵强说,“现在很多病人都在县级医院看病,所以县域医保系统,特别是一个大的问题。现在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很多县医院没有这个药,可能是比较贵,这也影响了病人的救治。”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