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4干部被控分赃获刑 1人称遭逼供:大冬天空调开18°

10月10日,范春荣向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表示,检察机关指控及法院认定的其中一起贪污事实时指出,分赃款当天4人均在单位,而实际上范春荣当天因骨折在家病休,另外两人一人退休在家,另一人外出公干。“4人中有3人不在所谓的分赃现场,这让我们如何认罪服判?”范春荣称,对于检方其他指控事实也有异议。

几年前,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农委4名干部利用兼职下属蔬菜协会负责人职务之便贪污拆迁及项目款项一事,在当地农业系统引发广泛关注。经一审二审判决获刑后,被告人之一范春荣在刑满释放一年多时间里,一直在为自己申诉。

今年8月,江苏省高院以申诉理由不成立为由,驳回范春荣的申诉。范春荣表示,目前他正在准备材料,近日内就会向最高院提出申诉。

2018年3月21日,此案第三次开庭,范春荣等人称其不在分钱现场,最终并未被采信。/裁判文书网

1 被控办公室分赃,农委4名干部获刑

泰州市海陵区蔬菜协会,是由海陵区农业委员会蔬菜办主持成立的行业社会团体。2007年,时任海陵区农委蔬菜办公室副主任的范春荣,被任命为海陵区蔬菜协会理事长。同期被任命为理事长的,还有海陵区农委副主任李某、蔬菜办公室副主任吴某明等4人。

2016年,上述5人被指控贪污,在当地农业部门引起不小震动。

据海陵区法院(2017)苏1202刑初157号《刑事判决书》及泰州市中级法院(2018)苏12刑终197号《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范荣春、李某、吴某明、李某兰等人经合谋或者伙同他人,于2009年至2012年间,利用李某担任泰州市海陵区农业委员会副主任、蔬菜办公室主任,范荣春担任泰州市海陵区农业委员会蔬菜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吴某明担任泰州市海陵区农业委员会蔬菜办公室副主任,李某兰担任泰州市海陵区农业委员会蔬菜办公室办事员等职务便利,采用申报虚假农业项目,签订虚假承租协议、虚增资产等手段,贪污公款计人民币70.738万元。范荣春、李某、吴某明、李某兰等4人,分别分得10.5万元。

两审法院认定,范荣春等人与郑某合谋申报项目、平分资金。在资金款项到海陵区蔬菜协会账户后,范荣春、李某与原审被告人吴某明、李某兰经合谋,采取虚列支出、虚开发票等形式,于2012年12月31日套取2万元资金,每人分得5000元。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庭审直播录像发现,公诉机关特别提到,根据被告人供述可以认定,以上4人当天均在现场(单位办公室)。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法院最终予以认可。

海陵区法院审理后,以贪污罪对被告人范荣春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并处罚金31万元,李某等其余涉案人员也均被判刑。

因坚持自己并未参与分钱,且2012年12月31日当天不在所谓的分赃现场,范春荣等人提出上诉。

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以部分事实不清为由撤销原审判决中的部分量刑。最终,范荣春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5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其余涉案人员也均被减轻刑罚。但对于“4人现场分钱”的事实认定,并未更改。

范春荣称,2012年12月12日,他因骨裂到院治疗,期间不能走路,一直在家病休,不可能到办公室分钱。/受访者供图

2 三人称不在分赃现场,另1人二审也翻供

2019年5月4日,范春荣被刑满释放。此后一年多时间里,坚称自己无罪的范春荣不断申诉。

两审判决书显示,2011年至2012年间,时任泰州市海陵区科技局副局长、海陵区科协副主席的郑某(已判刑)利用自身职务便利,指使安排范荣春制作项目书向市科技局申报虚假农业科技项目以骗取钱款,并要求分得骗取钱款。该项目获得市科技局批准拨付的项目资金合计人民币10万元。此笔资金钱款到账海陵区蔬菜协会后,郑某从中分得赃款计人民币5万元。“2012年12月31日,尾款2万元到账,范荣春虚开农药、化肥发票后,4人各分得赃款计人民币0.5万元,剩余3万元留存海陵区蔬菜协会账户。”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公诉机关指控4人当天均在场的证据,仅在海陵区人民法院(2017)苏1202刑初157号《刑事判决书》中被告人李某兰的供述中提到:2012年12月31日钱到帐后,李某和范荣春在办公室里面提议,要将这2万元以加班费形式发掉,当时她和吴某明均在场,四人均未反对。当日,她从农行以现金支取方式取出2万元,仍开具“昌盛服务部”发票,分成4份,每份现金5000元,除自己那份外,给了李某、范春荣、吴某明。

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显示,公诉机关指控范春荣虚开的发票,是泰州市昌盛科技服务部2012年12月28日向海陵区蔬菜协会出具的支付购买化肥、农药费用共计2万元。发票显示,同年12月30日,范春荣、吴某明签字认可。

范春荣称,公诉机关指控其在办公室分赃2万元的证据,实际在2012年12月31日前就已经出具并签字,系支付的化肥和农药款项。/受访者供图

“这张发票就是公诉机关指控我们分钱的主要证据,但实际上,发票是在尾款到账(2012年12月31日)前就已经出具并签字,是我们报销的当年发放给农民的化肥和农药钱。而且就算商议分钱,也应在开票之前。因此,仅凭李某兰一人供述,无法证明4人现场分钱的犯罪事实。”范春荣说。

范春荣还称,2012年12月31日,即检方指控4人现场分赃的当天,自己因为骨折正在家病休。据泰州市中医院(现南京中医院大学附属医院)骨伤科出具的《职工医疗保险病历》显示,因右脚股骨骨裂,范春荣曾在2012年12月12日、25日两次到该院就诊、复查。“我因无法下地走路,那段时间向单位领导请了假。庭审中,我也提到请假一事。为证明当天我并不在单位,我曾要求法庭进行查账和申请证人出庭,法庭并未允许。”范春荣说。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此案一审、二审庭审直播发现,除范春荣外,被告人李某在一审及二审供述中也提到,当时自己已退居二线,不再过问事情,对分钱的事并不知情。另一被告人吴某明则称,2012年12月上旬起,他就向分管领导请假去了河南省新乡市,到2013年3月一直没有回泰州。发票的签字也是后来补的,不知道是什么项目,更未参与分钱。而一审判决书中被采纳供述的李某兰,也在二审中当庭翻供,否认《起诉书》中指控4人均在场且参与分钱的事实。

判决书显示,范春荣曾当庭翻供,否认瓜分2万元的事实。对此范春荣称,审讯时曾被刑讯逼供。/受访者供图

3 自称遭遇刑讯逼供,将向最高院申诉

范春荣称,判决书中曾提到自己在口供中承认犯罪事实,实际上,自己在被调查阶段曾遭遇刑讯逼供。

“冬天空调开到18度,一天就让我睡两个小时,不签字就不让我回家。我只能签字,后来在法庭上否认了此前供述。”范春荣说,他确实未收到这笔钱,后期退赃的钱也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办案机关要求其家属退缴的。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庭审中,范春荣曾对犯罪事实进行否认,但最终并未被法庭采纳。

此外,对于法院认定的贪污拆迁补偿款一事,范春荣也不认可。范春荣称,在相关标的的拆迁过程中,均严格按照拆迁补偿规定进行补偿,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有政府文件等可以证实。对于范春荣的辩解,两审法院均未认可。

因此,刑满释放后的范春荣,决定向江苏省高院申诉,希望改判自己无罪。

今年8月5日江苏省高院(2020)苏刑申9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显示,江苏省高院经审查认为,原终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对于范春荣提出的“原审认定其贪污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求再审,宣告其无罪”的申诉理由,江苏省高院经查明,此案不仅有范春荣及其同案原审被告人归案后的供述在卷为证,且涉案人的供述得到证人证言、书证、交易明细等证据的印证,足以认定,故其提出的申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江苏省高院并未采纳。

江苏省高院据此认为,范春荣申诉理由不能成立,不符合再审条件,并表示原终审判决应予以维持。

“我没有在蔬菜协会拿过钱,我也不承认犯罪。目前我正在整理材料,近日会向最高院提出申诉。”范春荣说。

来源:上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