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侠客岛:黑老大还想在狱中过“幸福生活”?

中国古代有所谓“狱吏之贵”的说法。而最近被曝光的湖北荆州一名“黑老大”,就吃定了“狱吏之贵”。

在狱中,他借身边“小吏”之势,赌博、喝酒、拍照、发朋友圈,过起了“有滋有味”的服刑日子。

当地法院近日披露的刑事裁定书,让我们得以一窥其中的猫腻。

图源:网络 

图源:网络

新版“狱吏之贵”有多夸张?

“黑老大”王世兵,外号“杀猪佬”,从组织聚众赌博开始,逐步建立了一个故意杀人、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无恶不作”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2008年,荆州“扫黑第一案”幕落,王世兵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送往荆州监狱服刑。谁知,这位“黑老大”不甘忍受牢狱之苦,转手就玩起了“花式服刑”。

入狱头一年,王世兵得知其服刑的第三监区监区长向某在装修房屋,便安排妻子将5000元现金交予一位民警,为向某购置家具。

2012年,转到一监区继续服刑的王世兵,开始给“新头目”政治指导员苏某送钱;2014年,为谋求管教民警陆某关照,王世兵安排其子请陆某吃饭、钓鱼,送上年货物资;2017年,“黑老大”又瞄上了管教民警王某,将猪肉、鱼虾不间断地送往后者腰包。

一路下来,数名监狱人员为王世兵呈报减刑大开“绿灯”。2013年,王世兵获减刑10个月;2017年,又减刑9个月。

有了狱警照拂,王世兵胆子也越来越大。

他先是让狱警帮自己夹带现金,以供狱中花销;后来又处处请托,让人带手机、银行卡甚至逾400斤白酒入狱,有钱花,有酒喝,还发起了朋友圈。

再往后,王世兵做起狱中掮客,通过运作帮数名小弟“改善狱中生活”;在狱中,他还组织狱友购买地下六合彩、“押单双、押九点”,用现金或香烟进行赌博。

听起来简直是一出魔幻剧。

2020年10月,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相关刑罚与执行变更刑事裁定书显示,包括荆州监狱副监狱长在内的多名相关人员被查处。其中,狱警陆某犯徇私舞弊减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徐某犯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2个月。

 检察机关在荆州监狱开会。图源:荆州江北检察院 

检察机关在荆州监狱开会。图源:荆州江北检察院

王世兵案并非孤例。

近年来,全国监狱管理系统已有多名厅局级干部落马。而在监狱系统落马的各路官员中,有的直接收取他人贿赂,为服刑人员办理减刑、假释、保外就医;有的纵容亲属或情人敛财,通过亲友收受贿赂形成共同犯罪;还有的违规将应公开招标的工程项目采取自行场外邀标、直接发包形式确定承接单位,从中捞取好处。

2014年河北省监狱系统特大腐败案中,格力集团某下属公司董事长高国平被判刑18年。之后,其家属动用关系,将高国平从广东调到河北服刑,大肆贿赂监狱人员,为高国平违规办理保外就医、社区矫正手续。

案发后,包括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监狱副监狱长、监区长在内的13名监狱系统官员被查处。此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列为全国典型案件。

又如山西任爱军案,“一个案子移送4名省管干部”。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黑老大”任爱军两次入狱、七次被减刑。虽然他在汾阳监狱不服管教、违反监规、充当牢头狱霸等行径,全监狱人尽皆知,但为了给他减刑,时任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王伟多次主动给下属监狱“打招呼”,“催着下面去减刑”;山西省高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关中翔受他人请托,对减刑一事“轻率督办”。

此案中,监狱、法院、检察、公安系统人员和“黑”律师交织运作,成功让任爱军在多次减刑后出狱。为避免引发关注,狱方特意将任爱军的出狱时间定在凌晨3点。没想到,当他踏出监狱,鞭炮齐放、掌声雷动、豪车列队相迎,如此“热烈高调”的出狱后不久,此案浮出水面,相关人员被一锅端。

2013年8月,《中国纪检监察报》还曝光了一起旧案。2005年6月,湖南省监狱管理局成立国有独资的湖南万安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局长刘万清任董事长。此后刘万清就以“财神爷”的身份开始权力寻租。

据公开报道,刘万清曾为28例罪犯的违规保外就医打过招呼,从中直接收受9人贿赂20余万元;被省纪委立案调查后,刘万清案牵出130多名湖南省监狱管理系统各级干部——名单之长,数额之巨,几乎让该省监狱系统“塌方”。

 2019年7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任爱军等24人涉黑案。图源:山西高院 

2019年7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任爱军等24人涉黑案。图源:山西高院

监狱为何会成为腐败温床?

根据《刑法》规定,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是监狱执法中三项重要权力。一名监狱系统内部人士称,如果在这三个环节上做手脚,就可实现风险小、难露痕迹的“另类越狱”。

在监狱系统“减、假、保”寻租链中,犯人与家属通过向监狱干部、干警行贿,获得在呈报、审批、裁定各个环节上的“照应”;监狱管理局、医院诊断人员、普通管教狱警等经手人,皆可“分得一杯羹”;而犯案手法方面,在封闭系统内进行的“以权赎身”“提钱出狱”,往往隐蔽性较强。

这就是监狱系统腐败常成窝案的原因。

2014年,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修定《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明确了减刑、假释的性质及适用要求,力求杜绝“有权人”“有钱人”被判刑后减刑快、假释及暂予监外执行比例高等现象。

制度的落实,还要靠监管补位。

有法律学者呼吁,改革“监狱主导型”的减刑审批机制,重新进行权力配置,考虑将检察监督力量引入监狱管理程序。同时,监狱系统内的刑罚变更执行,也要广泛接受社会监督。

此前,最高人民法院已开通全国法院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信息网;司法部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狱务公开的意见》,明确服刑人员的刑罚变更,应当对社会公众依法公开。

全国法院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信息网首页(图源:最高法) 

全国法院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信息网首页(图源:最高法)

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受到法律制裁后还能用权钱交易减轻刑罚、逍遥法外,人们对司法乃至整个法制的信心便会动摇,影响尤为恶劣。

今年7月开始,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启动,要求集中整治包括“违规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在内的六大顽瘴痼疾。在取得试点经验基础上,2021年起,教育整顿将逐级在全国政法系统铺开。

犯罪后还想在监狱里过“幸福生活”?做梦去吧。

来源:侠客岛 文/点苍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