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大选过后中美关系如何演变?

美国大选投票已经结束,但马上进入混乱状态,虽然多个传媒机构的统计均显示拜登会胜出,但特朗普却在选举结束不久便自行宣布胜选。

双方选情势均力敌,无论特朗普连任还是拜登胜选,都不出意料。在2016年的大选,特朗普在选前民调和直选票均不敌对手希拉里,最终特朗普凭选举人票反败为胜。目前特朗普整体选情落后拜登,但若然能守住亚利桑那州,则仍有机会连任。何况,作为现任总统的特朗普比拜登有更多资源可用,若然最终需要诉诸法庭,恐怕又会再生风波。

两国仍存在共同利益

美国主流媒体,无论是左倾还是右倾,其实存在基本共识。一是选后美国社会依然面临着混乱和不确定性;二是中美关系再也难以回到从前。前者是美国的内伤,需要很长时间去疗治。后者则是美国面临的外部挑战,同样需要适当调整。

特朗普最得意的是他开启了对华贸易战,而且他也证明了美国经济完全无惧对华贸易战。同时,他还得寸进尺,对华开启科技战,甚至扬言要和中国完全脱钩。

因此,很多分析都认为,若特朗普成功连任,中美关系会更加恶化,进入真正的“冷战”状态;相反拜登胜选,中美关系就会相对降温。这也是很多反华分子,拼命支持特朗普的关键原因。不过,最后即使是特朗普连任,中美关系也未必如预料的那般糟糕。

了解中美关系恶化的人们只要稍微理智,就知道现在的中美关系死局,与其说是特朗普反华,还不如说是疫情所致。疫情发生之前,中美两国已经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是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最大成果,也是支撑其竞选连任的最大政绩。若无疫情滋扰,也许中美关系早就进入一段缓和期──特朗普在大选年会继续通过不间断但可控的对华施压,以便从中国得到更多好处,确立选民支持,从容应对大选。

疫情让中美关系逆转。一方面,疫情虽首先在中国爆发,但中国有效防控疫情,而且经济亦已复苏,预料中国会是二十国集团中,今年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而美国疫情失控,不仅让美国失去了颜面,也令特朗普竞逐连任碰上阻力。因此,特朗普只能通过一波波的反华来推卸抗疫无能的责任,何况大选年的反华也是美国的政治传统。另一方面,中国对美的强硬态度,的确让美国社会对华忌惮。

特朗普是典型的功利主义者,反华也好、对盟友的保安讹诈和贸易战也罢,都是基于“美国优先”,并非基于意识形态。

若疫情形势好转,或者中美在疫苗上进行合作,不论下任总统之位谁属,在没有疫情干扰下,中美关系还是会重回利益轨道。新一任美国总统最可能的手段,是对华继续讹诈──只要能从中国获得更多经贸好处,中美关系并不会脱钩。还有就是,中美关系经过特朗普第一任期的考验,中国经受住了来自美国的压力测试。即使下任总统使出更多招数,中国也会从容不迫。

“新冷战”不符美国利益

当然,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那将更加肆无忌惮,因此会给中国更大压力。但是联合盟友对华施压,并非特朗普的长项,他更喜欢对中国直接施压以便获得更多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而且,这种利益还要满足支持他的选民的诉求。因此,关税和科技依然是特朗普对华施压的两张牌。以特朗普浮夸、虚荣且又重视选民评价的个性看,特朗普更喜欢通过对华单打独斗,获得符合他自己和选民的名与利。

因此,特朗普若有第二任期,中美关系虽前景不乐观,但也不会太过极端,或者说,最大风险不在于特朗普而在于他的班底──如果极端反华的蓬佩奥依然在位,中美关系就会充满不确定性。同样情况也取决于拜登任命的班子。

不管如何,中国对中美关系的前景已经有了充分准备。中美关系日后未必有建设性的安排,如果最终走上“新冷战”的不归路,不论特朗普是否连任,“美国再次伟大”也会成为泡影。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