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外逃贪官自述:绝望!连上吊的树都选好了

原标题:外逃贪官自述:绝望!连上吊的树都选好了

[学习小组按]

过去,一些腐败分子眼看“纸包不住火”了,就携巨款向海外一逃了之,老百姓对此深恶痛绝。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在出访、出席国际会议、接受采访、发表演讲等重大外事活动中,一再阐释中国反腐的理念和主张。在和很多国家领导人会晤时,他都会谈到追逃追赃工作,得到了积极回应。

2014年至2020年6月,“天网行动”已经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7831人,共追回赃款196.54亿元。

2016年11月16日,潜逃海外13年之久的“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杨秀珠回国投案自首。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6年11月16日,潜逃海外13年之久的“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杨秀珠回国投案自首。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5年,中国向全球公布百名红色通缉令人员名单。曾扬言“死也要死在美国”的“百名红通人员”1号嫌犯杨秀珠,就是习近平提到过的重点个案。

2003年2月,浙江省检察院在调查一个受贿犯罪案件时,发现杨秀珠在任温州市副市长期间涉嫌犯罪的线索。

2003年4月20日,杨秀珠以“老母亲病了,要回温州看看”为由,向单位简单交代后,一行4人前往上海,经香港飞抵新加坡,开启了她的逃亡之路。随后,她辗转逃往意大利、法国、荷兰、加拿大、美国等地。

为了这一天,杨秀珠早有准备,她安排主要亲属移民海外,直接在境外收受贿赂。上世纪90年代,她就以亲戚名义,花几十万美金在曼哈顿中心区置办了一座五层小楼,后来以数百万美金高价转卖。

“在外面,这个苦楚,你们在国内的是领受不了的,我们在外面是知道的。”杨秀珠在荷兰滞留时间最长,在那里,她没有任何亲属,倍感孤独。她曾在中餐馆做过帮工,不为别的,就想有个人能说几句家乡话。

在得知杨秀珠藏身荷兰后,中国立即提请荷兰协助拘捕和遣返。2005年6月,杨秀珠被荷兰警方拘捕后提出上诉并申请避难,而中国方面不停地给荷兰警方提供她在国内犯罪的证据。2014年,在荷兰警方再次拘捕前,杨秀珠踏上逃亡之路。她设计了极其复杂的逃亡路线,最终到达美国。

杨秀珠之所以选择美国,是因为她觉得两国法律制度差异较大,她可以滞留下来。但她不知道的是,追逃工作组早就查清了她的去向,并向美国提供了杨秀珠相关犯罪证据。杨秀珠在美期间一直被拘押在监狱,自始至终没有如愿过上舒适的生活。

2016年11月16日,外逃13年7个月的杨秀珠回国投案。在机场休息室内,一张签发于2003年的批捕证,终于等来了她的手印。回忆这些年,她说:“逃亡的日子不好过,总归是回家好。”

 黄玉荣(图源:纪录片《红色通缉》)

黄玉荣(图源:纪录片《红色通缉》)

滞留美国13年、化名“安妮”的黄玉荣曾是河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党委书记,“百名红通”公布当天,她的照片和真名出现在当地所有华文报纸上。

熟人们异样的眼光让她恐惧,黄玉荣从美国西海岸搬到了遥远的东海岸,但仍然不敢和当地华人接触。

“我有很多次想上吊自杀,几次把树都看好了。特别绝望,流着泪,就那么凄惨。”巨大的心理压力让黄玉荣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感。

其实,那些年在美国的黄玉荣也不好过,父母、丈夫、孩子都在国内,她一个人独自在美国。2002年出逃的她,直到2006年父亲八十大寿那天才敢拨通家里的电话。父亲久久无语,说了一句话:“回来吧,孩子。”

没有勇气回国的黄玉荣,常常在公园里傻傻地坐着,看着别人一家子其乐融融的时候就格外难过。黄玉荣滞留美国期间,父母去世,儿子长大成人、结婚生子,这些她都错过了。

“百名红通”公布后,因贪污罪被判刑的丈夫在狱中给她写了19页的长信,劝她自首。经过反复思量,黄玉荣终于在2015年11月递交了回国投案的书面申请,成为“天网行动”以来第一个从美国主动回国投案的红通人员。

在外国的滋味不好受,有些人就打算偷偷潜回国内。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证券营业部原总经理戴学民的操作,令人咋舌。

在伦敦市郊租房居住的戴学民,出逃时只带了少量资金,一度连交付房租都困难。躲藏多年后,他渐渐产生了悄悄回国生活的想法。2014年10月,他持英国护照以“乔弗瑞·戴”的身份入境后,在老家安徽住了下来。

2015年“百名红通”发布时,他正在和朋友聚餐,朋友看着手机弹窗说:“你上红通了。”正在喝酒划拳的戴学民尴尬极了,饭局不欢而散。4月22日名单公布,4月25日晚,戴学民被押解回南京市,追逃速度超乎他的想象。

2020年4月,中国河口警方与越南老街警方启动中越警务合作机制,成功抓获“红通人员”胡亦品。图源:红河日报

2020年4月,中国河口警方与越南老街警方启动中越警务合作机制,成功抓获“红通人员”胡亦品。图源:红河日报

除了比较宜居的国家外,出逃人员还偏向选择和中国没有引渡协议或者没有建交的国家。

曾在本溪市劳动监察部门工作的付耀波,13天里辗转了6个国家,最终目的地是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这个国家还没有和中国建交。

付耀波可谓机关算尽,但结局并没有如他想象。来到风景宜人的加勒比海地区,为了躲避华人,付耀波待能呆在房间里打游戏。他望着房子旁边的几个墓地,心想:“这把老骨头,可能就要扔在这里了。”

付耀波想起了妻子有个习惯,每天中午要上网下一盘围棋。于是,他特地申请了账号,在网络世界观看妻子下棋成了他最开心的事。喜欢玩三国类游戏的他还专门半夜帮国内玩家的账号代练,正是这个习惯,让追逃人员锁定了他的位置。

付耀波被抓时,居然还想着跟游戏里的朋友交代一下,说这段时间玩不了了。真是讽刺!

今年上半年,“天网2020”行动共追回外逃人员589人。比如,4月28日,“红通人员”胡亦品在越南落网;5月31日,“红通人员”强涛在缅甸落网,这两人均于3月疫情期间出逃,不到3个月即被抓捕回国。

党的十九大明确了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方向,习近平强调: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不久前闭幕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零容忍态度”、“零漏洞制度”、“零障碍合作”,这是中国针对国际追逃追赃创造性提出的合作三原则。2020年10月,G20首次反腐败部长级会议通过公报,呼吁G20各方深化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协作,强调“G20国家将秉持零容忍态度、打造零漏洞制度、开展零障碍行动,继续在全球反腐败事业中发挥表率作用”。

天网恢恢,虽远必追。正像习近平指出的:不能让外国成为一些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追回来绳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切断腐败分子的后路。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