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上海与浙江省界,又有一条断头路要通

长三角又有省际断头路要通了。10月15日凌晨,沪浙省界,潮里泾大桥合龙,连接起嘉善姚杨公路和上海叶新公路,预计年底前,大桥工程可全面完工。“我们从小就在河边玩,河的对岸就是上海,如今,大桥建成,我们去上海可太方便了。”家住潮里泾港边,浙江省嘉善县姚庄镇的钟意说。大桥打通了上海与浙江新通道,也架起了毗邻地区深层次交流的桥梁。

过去“隔河”也“隔阂”

潮里泾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河流,水势蜿蜒,浇灌两岸。一水分两地。潮里泾港是嘉善姚庄和上海金山区枫泾镇的界河,界河两侧,各有一条公路。向西望,是嘉善的姚杨公路;向东望,是上海的叶新公路。两条路都是东西走向,且几乎在一条直线上,但因为这条河,中断了约4公里,没能连成通衢。

去年11月示范区成立后,姚杨公路作为浙江接轨上海的首个省界段项目备受关注,而全长311米的潮里泾大桥正是该项目中最大的桥梁。一年后的今天,这座桥已成功合龙,目前正安装防撞护栏等设施。

这是两地百姓盼了多年的一座桥。过去从姚庄到上海,明明隔河相望,却必须绕道走320国道或丁枫线,可320国道年代久远且时常拥堵,丁枫线又是小路,有限高架拦着,只有小车能通行。

如今,双向六车道的“高配”潮里泾大桥,完美匹配两岸居民和企业的出行需求。

浙江德嘉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姚庄经济开发区内,站在公司内可以望见潮里泾大桥。负责人刘志峰告诉记者,公司主要做出口,货物一般从上海转运,过去只能走320国道,因拥堵造成时间成本较高。但如今,走姚杨公路—潮里泾大桥—叶新公路,再转至上海的S324省道,一路宽阔,一路畅行,原本半小时的路程,现在不到5分钟即可到达。“这条路不仅缩短了嘉善人的出行时间,更让嘉善走上了一个更大的舞台。”刘志峰说。

现在“架桥”更“连心”

盼了多年的桥为何迟迟没能修起来?难度不在技术,而是由于行政区划“隔阂”。由于两地建设标准不一、体制机制不同,打通这条断头路比想象中难许多。

例如航道标准问题是架桥前首先要考虑的问题。由于潮里泾港是界河,上海一侧的航道标准要高于嘉善一侧的标准。怎么办?经过双方协商,最后决定就高不就低,嘉善将航道提升至上海标准。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潮里泾大桥业主单位嘉善银展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技术负责人孟海山说,在建设大桥时,引桥由嘉善、上海两地各自建设,主桥则由嘉善方面建设。由于上海方开工早,建设进度快,上海方要在引桥上放最后一跨梁板时,主桥的相关工程还未完成,怎么办?

有难题,提出来;有点子,说出来。召开碰头协调会是解决双方摩擦的一条有力途径。经过协调,上海方无条件等嘉善施工,嘉善快马加鞭,顺利完成了梁板施工。

这样的碰头协调会在项目部每隔段时间就要开一次。自项目开工至今,嘉善方与上海方建立起问题协调机制,先后共召开专题协商会、专项方案讨论会20多次。

“有时候在嘉善开,有时候去上海开,无论是哪方发起,另一方都会迅速响应。我做了十多年工程项目,这次最让人感觉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孟海山说。

嘉善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党委委员、总规划师毛立财表示,原本最被忽视的边界地带,正迅速成长为区域枢纽核心。打通断头路,就拥有这样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过去因政策壁垒、规划桎梏,边界地带相邻而不相通,可望却不可及,如今“一体化”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渗透到方方面面。

来源:上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