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与孙小果对视的那一刻,他知道,成了!

“我去过泰国清迈。”蒋彪不经意间说了句。

他身子斜靠在椅背上,显然,这个动作让他很舒适。他将擦手毛巾往桌子上随手一丢,“清迈的码头很热闹,码头上有人认识你。”

毒枭依莱抬起头,打量着对面这个人。这人个不高,大头,圆脸,举手投足间官气十足。

作为糯康集团的头目之一,大风大浪依莱也是见过的。可对面这人,穿着制服,两杠三星……他到底啥来历?他到底知道啥?

他,有些慌了。

谁能想到,他竟然冷漠到把尸体……

蒋彪,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六大队民警。

工作中的蒋彪

他,有一身过硬本领,从警三十余年,赫赫战绩让他在同行中遐迩闻名,“湄公河惨案”“3·01昆明火车站暴恐案”“孙小果案”等大案要案的侦办,都有他的身影。

“一有案件就兴奋,破案的日子就像过节一样!”五十多岁的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工作狂。

“案子一有了新进展,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蒋彪没有夸张,在侦破林某杀人碎尸案的时候,这针“鸡血”,整整持续了一个月。

2015年,云南昆明一女子失踪。经过排查,一名可疑人员进入警方视线:一男子穿着女士长裙、戴着披肩长假发,分多次将受害人十几万元的存款取走。警方立即控制了犯罪嫌疑人林某,并在他的出租屋内,找到了失踪者的血迹。

嫌疑人乔扮成女子取走受害人的钱款

然而,面对这些证据,林某却一口否认和他无关。他要么不说话,要么说“你们说和我有关系,可是她人呢?”

只有拿出更多的证据,才能让林某坦白认罪。

根据林某的活动轨迹,蒋彪调取了女子失踪前后的大量视频监控资料。他和专案组熬红了双眼,终于在海量视频中发现了林某的身影——他在商店买了锅、刀、砧板等作案工具!

嫌疑人去超市买作案工具

审讯的过程,是个拉锯战。和许多人想象的不同,蒋彪的审讯并不是“暴风骤雨”的强势出击,而是攻心为上的访谈式接触。整整一个月,林某对蒋彪逐渐放下戒备,心理防线逐渐化解,开始供述自己的作案过程。

“我们都以为他藏匿了尸体”,录完口供的蒋彪对同事说:“谁能想到,他人已经冷漠到,把尸体切成小块,一块一块的放在油锅里炸!”

气愤过后,他长舒了一口气,被害人的在天之灵终于得到慰藉了。

与孙小果对视的那一刻,他知道,成了!

2018年7月中旬,孙小果在一起故意伤害案中被抓,跟20年前一样,他依然觉得他的母亲能“搞定一切”。面对办案人员,孙小果露出跋扈、不屑、对抗、老练的神态。

但他没想到,这次遇到的,是蒋彪。

孙小果

蒋彪记得,第一次在看守所里见到孙小果时,对方仔细地看他,想看清楚他是谁,告知相关情况后,孙小果又仔细地翻看他的相关身份证件,然后斜歪在椅子上,神情不屑,或闭口不语或反问质疑。

然而,再十恶不赦之人,也有软肋。孙小果的软肋就是他的女儿。

蒋彪跟孙小果聊了很多次,发现孙小果非常娇宠自己的女儿,外面再飞扬跋扈,但面对自己的女儿时孙小果始终呈现着最柔弱、最慈爱的一面,“天上的月亮摘不到,不然他女儿要月亮都会摘”。

一次审讯中,蒋彪问孙小果:“咱们换位思考,如果有人凌辱、强奸你的女儿,你会是啥感受?”

听到这一句话,孙小果突然抬起头来,他的双眼充满了气愤,下意识的开始摇头,拳头不自觉的捏了起来。他嘴动了动,却一个字也没说。

虽然孙小果啥也没说,但是只那一眼,蒋彪表就知道,孙的心理防线,已经攻破了。

在法庭上,一向跋扈的孙小果说:“我的警官曾问我,如果有人这样对我的女儿会怎样?我知道我错了,我向受害者道歉!”

“套路”毒枭,打开湄公河惨案侦破口

2011年10月5日,发生了湄公河惨案。2011年12月,糯康、依莱等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面对审讯,犯罪嫌疑人始终不肯开口。

蒋彪被委派审讯湄公河惨案三号人物依莱。接到任务后,蒋彪一周都无法合眼。毒贩都是奸诈狡猾的,如何才能让他开口说话?

蒋彪心生一计,决定先“迷惑”对方。

依莱

第一天审讯开始前,蒋彪和同事对审讯室进行了重新布置。他穿戴整齐,表情严肃地走进来。

进屋后,立刻有一位民警帮他拉开椅子,开始给蒋彪斟茶倒水。

作为头目的依莱也不是普通人。在金三角作恶多端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他都见过,也懂 “读心术”。他看着眼前这一幕,猜着对方到底什么来头。

蒋彪在椅子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接过民警递过来的擦手毛巾,跟翻译说:“告诉他,我去了泰国清迈,清迈的码头很热闹,码头上有人认识你。”

依莱一愣,他觉得对方这个人派头十足,好像是个大官;并且去过清迈,竟然还调查了码头,看来对自己的事情了解很多,怕是已经掌握了很多证据了。

此时,他又看见了蒋彪衣服上的警衔,他误以为蒋彪是上校军衔,为了证实这一情况,依莱向翻译询问:“蒋彪是上校吗?”

翻译机智地向依莱说:“他马上要升了。”听了翻译的话,军衔少校的依莱开始畏惧蒋彪的身份,有些松口了。

另一边,蒋彪也着手开始“撬开”犯罪集团中“狗仔”、“小弟”的嘴巴。这些人不是犯罪计划的制定者,却是执行者。为了保命,他们就把自己所执行的行动全盘托出。

此时的依莱,被捕后心态已然接近崩溃,又对“高官”蒋彪开始产生畏惧,特别是见到“小弟”们一个一个反水,误以为蒋彪已经掌握了大量证据,自己也开始绷不住了,将糯康给他的指示逐渐吐露了出来。

依莱的认罪供述,为全案侦破撕开了突破口,也为首犯糯康的成功审讯奠定基础。一场大戏,让他以为自己是“被出卖”的、最后一个说的,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却是几大头目里第一个招供的。

蒋彪

从警三十余年,蒋彪作为主审侦查员,经手的大案要案有两千余起。而回首自己这三十余年,他最大的收获却并非那些奖章和奖状。

他永远记得,自己刚工作做片警时,为了摸清辖区内每一户情况,说出每一人姓名,不分白天黑夜走街串户。

他永远记得,在1988年新年钟声即将敲响的夜晚,辖区张奶奶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进来,说,小蒋啊,我炖了点鸡汤,你快喝了。

他永远记得,在侦破一起暴恐案件时,案发现场有一具女尸,她伏在地上,身体呈爬行状,手伸向前方,指着一个治安岗哨台。

他永远记得,自己从警校毕业时的初心,也是现在肩上的使命。

“如果说收获,我觉得更多的是收获一份从容。”他说。

“接触阴暗的东西太多了以后,当你看到阳光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灿烂!”

来源:长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