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孟晚舟案,关键证人拒绝出庭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温哥华当地时间11月16日,孟晚舟引渡案对证人的交叉询问继续进行。当天出庭作证的包括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官员布莱斯·麦克雷(Bryce McRae)和萨基特·狄隆(Sajit Dhillon)。

尽管当日有两位证人出庭,但是真正引起媒体关注的反而是没有出庭作证的一个人,这就是加拿大联邦警察局的一位张姓(音译,英文名为Ben Change)高级警长(Staff Sergeant),《环球邮报》等加拿大主流媒体以这名高级警长的缺席庭审为标题,对该事件进行了报道。

微信图片_20201118105314

加拿大环球邮报11月16日报道标题《逮捕孟晚舟的关键证人不会在引渡案中作证》

根据《环球邮报》与多家加拿大媒体的报道,这名缺席的张姓警官本身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他参与了逮捕孟晚舟的全过程。而他的缺席将会为庭审的推进造成巨大影响。

目前加拿大媒体针对这名警官披露的细节中还包括,他曾经把孟晚舟的电子设备信息(包括手机、电脑设备序列号等)发送给美国联邦调查局。分析人士指出,一旦这名张姓警官出席庭审,律师可以围绕两个重要事实进行提问:

提问一:张姓警长是如何获得这些电子设备信息的?

从此前的听证过程中,边境服务局的工作人员司各特·柯克兰(Scott Kirkland)承认,是他把孟晚舟的手机密码写在了纸条上,但他否认自己故意给了警方,因为那样做违法。然而事实上,张姓警长所在的联邦警察方面获得了孟晚舟的电子设备信息。而在实际的信息传递的过程中,从边境服务局到加拿大联邦警察,二者是如何勾连的,加拿大联邦警察是怎样获得这些信息的?作为实际参与了逮捕孟晚舟全程的这名警察,理应了解其中的细节。

此外,孟晚舟电子设备的信息究竟是边境服务局有意泄漏的,还是加拿大警方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的,亦或者双方勾结在一起作案?以及美国方面是否介入施压......要解决这些后续的疑问,张姓警长的证言非常关键。

提问二:为何证据显示,张姓警长将孟晚舟电子设备的信息交给了美国联邦调查局?

另一方面,尽管张姓警长并不承认是他把孟晚舟电子设备的信息交给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然而,从他的同事范德尔·格拉夫(Vander Graaf )当时的工作笔记中,却存在与此事相关的记载。而且,还有一封邮件也可以证明,张姓警长在这个问题上明显撒谎。

微信图片_20201118105346

上图是2019年4月23日一封抄送张姓警长的电子邮件,主题是协助美国联邦调查局办理孟晚舟案,内容则是孟晚舟电子设备的信息,包括手机SIM卡号、电子设备系列号等等。

微信图片_20201118105350

然而,这位张姓警长在2019年10月3日所做的书面证言显示:“我从未通过我的联系途径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提供过(孟晚舟的电子设备的)厂家、型号或序列号的信息”。

而由于其作出的证言与事实矛盾,这份证言很可能将成为伪证。此外,加拿大多家媒体发现,这名张姓警长在办完这个案件之后,就在2019年6月份申请提前退休,并在退休前删除了多封邮件。

至于为何他拒绝出席作证,相关的司法人士称,这是他避免陷入两难境地的最佳选择:

如果出庭作证,他就要继续否认自己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提供过孟晚舟的电子设备信息。从目前掌握的证据上看,这显然会构成“伪证”。因为辩方律师可以拿出证据让他无法自圆其说,继而他将为此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他的拒绝出庭实质上既是无奈的“不打自招”,也是试图掩盖事实的“欲盖弥彰”。

尽管现有证据都指向了同一个事实,即加拿大警方实质上泄露了孟晚舟的相关信息,但对这位张姓警官而言,无论是“欲盖弥彰”还是“不打自招”,拒绝出庭至少可以避免晚节不保。而加拿大警方也可以长舒一口气,继续当鸵鸟。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