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将任南科大校长

19日晚,记者从南方科技大学官网获悉,中科院院士、原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已出任南方科技大学(下简称“南科大”)新一任校长。

薛其坤,1962年12月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1984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光学系激光专业,考研“三战”成功,1987年进入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凝聚态物理专业,1994年获得博士学位。他从2005年起进入清华大学物理系工作,同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3年起任清华大学副校长。

薛其坤是凝聚态物理学领域的知名科学家,主要研究方向为扫描隧道显微学、表面物理学、自旋电子学、拓扑量子物理和高温超导电性等,曾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1项,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项,获第三世界科学院物理奖、陈嘉庚数理科学奖、求是杰出科学家奖、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成就奖、未来科学大奖-物质科学奖、菲里兹·伦敦奖、全国创新争先奖等奖励,入选“万人计划”杰出人才。2005年11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17年12月起任北京量子信息科学研究院院长。目前为教育部科技委常务副主任,中国物理学会副理事长,美国物理学会会士。

2019年,薛其坤因“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实验发现”获得当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项中唯一的一等奖,并被杨振宁先生评价为“诺贝尔奖”级的科学发现。

本月1日,在深圳“人才日”举行的深圳全球创新人才论坛上,薛其坤进行大会演讲并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他的演讲内容也恰好是关于在深圳创办一流大学的思考。他在演讲中认为,决定时代走向的重大科学发现、重大技术发明都是由少数杰出人才创造的,深圳能否建成先行示范区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能否培养出这样的杰出人才,而要培养出这样的杰出人才,就必须建设世界一流的大学。

一流大学培养的杰出人才决定了学校的办学水平,体现着学校对国家、对社会甚至对人类的贡献,也是区分顶尖大学、一流大学和其他大学的基本标志。

薛其坤希望能够面向2035年的深圳甚至是22世纪的深圳,来思考如何重构和改革大学治理体系和跨学科顶尖人才培养体系。

在薛其坤的构想中,21世纪的大学人才培养载体应该包括科学探索多学科的X中心、未来技术交叉学科的F中心、学校通识教育的LAR中心和学生创新创业的A-Z中心四大模块,“畅想未来,当先行示范区建成时,深圳一定会有世界一流的大学,在这里,我们能培养出世界上最有创新力、竞争力的杰出人才,也会打造若干个世界一流实验室,成为科学发现和重大基础发明的摇篮。终有一天,我们能够用这些实验室和大学创造的‘深圳技术’来定义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式甚至是社会发展方式”。

今年是南科大建校10周年,期间,南科大历任朱清时、陈十一两任校长,学校综合实力、学术声誉、国际影响力有显著提升,在最近多项大学排名中,南科大进步飞速:2020泰晤士亚洲大学排名位列中国内地第8位,2021QS世界大学排名位列内地第14,泰晤士高等教育全球年轻大学(创校50年以内)排名中,南方科技大学位列中国内地第1、全球第47,学校在人才培养、学科建设、国际化办学等方面都取得了突出成果。

【延伸阅读】

薛其坤:

培养最杰出人才,造就最强大发展动力

自动播放

“一位杰出的物理学家在做一个精彩的科普报告,你没听懂的那一部分,就是量子科学。 ”在深圳全球创新人才论坛上,面对主持人“用最简单的一句话跟我们讲讲量子科学到底是什么”的提问,薛其坤机智的回答,引得全场笑声和掌声一片。

如果不是2019年“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实验发现”获得当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项中唯一的一等奖,并被杨振宁先生评价为“诺贝尔奖”级的科学发现,普通公众可能还不知道薛其坤有多厉害。

“勤奋、乐观、团结”,是薛其坤的人生写照。当年考研时,不仅两次失利,而且有了众所周知的两个39分,第一年高等数学39分,第二年普通物理39分。

这位因为两个39分“出名”的院士,从事科学研究,却是拼命三郎。说到薛其坤,无法不提及他的“7-11”生活:早晨7点到实验室,晚上11点离开。这个起源于留学日本的科研方式,工作强度不是一般的高,而薛其坤却坚持了20余年,让他从“7-11”博士变成了“7-11”院士。

作为一名杰出科学家,薛其坤在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认为,决定时代走向的重大科学发现、重大技术发明都是由少数杰出人才创造的,深圳能否建成先行示范区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能否培养出这样的杰出人才,而要培养出这样的杰出人才,就必须建设世界一流的大学。

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薛其坤最后引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寄语深圳加速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培养最杰出的人才,造就世界上最强大的发展动力。

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