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不断对干部敲警钟的县委书记,背地里竟疯狂敛财

原标题:不断对干部敲警钟的特困县县委书记,背地里竟疯狂敛财

撰文 | 余晖

在落马5个多月后,谭本仲被双开了。

在湖南省纪委监委11月30日发布的“双开”通报中,这位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石门县委书记被指“盲目上项目,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肆意插手工程项目建设”等。

曾讲廉政课获得一等奖

不妨从谭本仲说起。

谭本仲,男,汉族,1963年8月出生,今年57岁,湖南澧县人,1979年11月参加工作,1983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公开资料显示,他曾任常德市委组织部研究室主任、组织科科长,临澧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县长,常德市纪委副书记,汉寿县委书记等。

据南方都市报此前报道,在担任汉寿县委书记时,谭本仲曾在党政主要负责人讲廉政党课评比活动中获得一等奖。

他在讲义中称:“凡事要看得简单一点,到最后,官大官小、钱多钱少都是一个样,只不过是过眼云烟。”

2015年3月,谭本仲任石门县委书记,从那时起至2020年6月被查,他在石门县工作了5年,其间在2017年1月任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石门是武陵山片区特困县,也是常德市脱贫攻坚的主战场。2018年8月,石门县成功脱贫摘帽。

2018年3月5日,农历正月十八下午,谭本仲曾出席石门县脱贫摘帽工作推进会。

大肆敛财、保护伞、德不配位

“石门县出台禁令、严明纪律,不断对干部敲警钟、上紧箍咒。”就在今年5月,谭本仲曾在当地媒体上发表文章《石门:下足绣花功夫,决胜脱贫攻坚》。

他在文中写道,“近五年来,全县共立案扶贫领域违纪案件577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404人次,组织处理1025人次,追缴清退资金1600多万元”。

不过,伴随着官方通报,这位带特困县脱贫的县委书记的另一面也被纪委披露。

据湖南省纪委监委消息,谭本仲问题不少,包括:

公款大吃大喝,盲目上项目,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

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任人唯亲、排斥异己;

以打牌的方式大肆敛财,搞钱色、权色交易;

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肆意插手工程项目建设,违规干预司法活动;

在工程项目承揽、医疗设备及药品采购、项目开发等方面为人谋利。

官方对谭本仲的定性是:

谭本仲身为党员领导干部,背弃初心使命,毫无纪法意识,贪得无厌,生活糜烂,德不配位,与私营企业主勾肩搭背、亲清不分、甘于“被围猎”,通过肆意插手工程项目疯狂敛财,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在党的十九大后不知敬畏、不知止,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应予严肃处理。

倒在贫困县的县委书记

政知君注意到,自中央部署脱贫攻坚行动以来,不少表现优异的贫困县县委书记得到了重用。

另一方面,各地也严查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为脱贫攻坚保驾护航。在这样的背景下,有一些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倒下了,比如:

2019年1月,四川旺苍县委书记刘亚洲被查;

2019年3月,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被查;

2019年3月,福建省诏安县委书记何德发被查;

2019年8月,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颍上县委书记熊德超被查;

2019年11月,四川省宜宾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屏山县委书记邱东林被查;

2020年4月,广西崇左市委常委、大新县委书记赵丽被查。

伴随着双开通报的陆续披露,这些落马县委书记的问题也渐次被披露。

其一,耍特权、生活腐化堕落。

其中,刘亚洲被指“耍特权”。

地处四川北部的广元市旺苍县,是川陕革命老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扶贫开发县。

刘亚洲在2011年就在旺苍县工作了,历任县长、县委书记。去年7月,刘亚洲被双开,据纪委通报,刘亚洲“特权思想严重,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供其专用”。

同样在四川当县委书记的邱东林也存在类似问题。

据纪委今年9月通报,邱东林超标准配备、使用办公用房,生活腐化堕落。

值得一提的是,邱东林在2011年11月就担任屏山县委书记了,2017年1月任宜宾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屏山县委书记,位列副厅。

其二,盲目上项目。

除了谭本仲外,贵州独山县潘志立也被指盲目上项目。

贵州独山县位于贵州省最南端,是国家级贫困县。2019年3月,在独山县工作8年的潘志立被查。

潘志立被指“自行其是,拒不执行党中央关于耕地保护的大政方针政策,造成大量耕地和基本农田被违法违规占用,对国家督查发现的土地违法违规问题整改落实不坚决,搞敷衍整改”。

同时,潘志立还“不顾民生盲目举债上项目,导致政府债务风险不断激增”。

其三,充当“保护伞”。

政知君注意到,潘志立被查同月,福建省诏安县委书记何德发被查。

诏安属于中央苏区县和革命老区,是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截至2019年11月底,该县建档立卡贫困户4965户15946人,占漳州全部贫困人口的三分之一强。

官方消息显示,何德发在2014年4月任诏安县县长,2016年6月晋升为诏安县委书记。在纪委通报中,他被指“工作中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利用职权违规过问涉黑案件处理,扮演‘大伞护小伞’的角色”等。

“中央决心打好脱贫攻坚战,我却大摆’花架子’。”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本应带头啃硬骨头的何德发大会小会把扶贫挂在嘴上,但雷声大、雨点小,对需要主要领导拍板决策、出面协调的问题很少过问。

此外,何德发曾以维护队伍稳定为由,要求公安机关控制范围,暗示诏安县纪委对涉黑“保护伞”“随便查一查,对上面有个交代就好”。

此外,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颍上县委原书记熊德超也是“保护伞”。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脱贫攻坚一直是熊德超主政颍上任内的重要任务。在2018年,颍上曾明确要在当年实现“脱贫摘帽”。但颍上“脱贫摘帽”直到2019年5月才完成目标。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