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市委书记“千里藏钱”,上演现实版“谍战剧”

2020年12月18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甘肃省酒泉市委原常委、敦煌市委原书记詹顺舟犯受贿罪,受贿数额折合人民币4780.66万元,以及美元52.8万元、欧元1万元、港币87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赃物,判决依法没收,上缴国库。詹顺舟当庭认罪服判。

微信图片_20201231081027

从詹顺舟的履历能够看到,早在1994年,他就被提拔为省经济协作办公室副主任科员,并于1996年4月被破格提拔为副处长。然而,这位本来有着大好前途的官员,为何又一步步走向堕落,最终锒铛入狱呢?

2012年12月,詹顺舟就任酒泉市委常委、敦煌市委书记。这是一个重要的工作岗位,但詹顺舟在任上的所作所为,显然没有担起应有的重担,反而思想一路滑坡,放松了政治学习和党性修养,最后甚至走上迷信之路,彻底丧失了底线。

在“两学一做”等学习教育中,詹顺舟的交流文章、党课讲义、心得体会多为他人代笔,党性分析报告蜻蜓点水、浮光掠影。理想空虚带来的精神寂寞,使他开始在封建迷信等腐朽思想中寻找心灵归依。在担任敦煌市委书记期间,每年除夕,詹顺舟都到敦煌雷音寺“烧头香”;正月十五,他会再次到雷音寺烧香拜佛。

詹顺舟曾从事文字材料写作工作。在很多人眼里,文字材料是个苦活,但在他看来,在机关工作要想出人头地,被领导赏识,只有干别人不愿干和干不好的事才有希望。这样的从政动机,注定了他在官场上,只求官做得大,一旦遇到挫折,便陷入失意之中,动摇理想信念。这说明,官员如果存有私心杂念,必然偏离理想信念的航程,终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为官之道,在于禁绝发财之梦,然而,詹顺舟在从政过程中,却无法理清政商关系,反而两边摇摆。在詹顺舟的蜕变过程中,每每遭遇仕途不顺,弃官从商的念头便会萌生,最终自认为仕途无望的他开始疯狂敛财。这让他在政商关系上摇摆不定,甚至面对省领导个人的一句批评便意志消沉。

据办案人员说,“他这个人很偏激,看待问题总是从个人出发,凭个人感觉,加上他很自负,又有很强的权力欲,所以不能客观看待组织的人事安排。”

官商勾结是腐败的重要形式,许多官员的落马都与在政商关系上跑偏有关,最终公权力成了个人牟取私利的工具。

贪婪的大门打开后,想要再关上便很难了。甘于被围猎后,詹顺舟培养起了两大“爱好”:一个是玉石,一个是麻将。为了提高敛财效率,他有时会一晚上安排两个甚至几个麻将场,把这个桌子上的钱扫光后,赶到另一个场子接着“捞金”。这两个爱好,也注定了他要步其他落马官员的后尘。

许多落马官员背后,都有些自视甚高的“雅好”。比如,号称“摄影家”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在接受组织调查“谈话”期间退出了价值数百万元的摄影器材。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收受字画、玉石等近200件;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家中存有大量金玉字画,堪比小型艺术品博物馆。雅好本无可厚非,但这不应该成为官员借机敛财的文化外衣。

为了隐匿非法所得,詹顺舟更是费尽心机,除了将收受的非法所得存放在发小、妻子朋友、岳母、特定关系人等名下,出于“安全”考虑,除少量资金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处理,詹顺舟先后4次安排自己的司机或行贿老板开车拉着现金,送到数千公里之外的杭州交于发小,共计2700万元,可谓是现实版的“谍战剧”。

可以说,正是因为在政治上的投机和经济上的贪婪,詹顺舟一步一步偏离正道,走向堕落。偏激的性格、自负的心态,更让詹顺舟在志得意满时居功自大,在偶遇挫折时便怨天尤人。如果当初他能听取别人或上级领导的意见,摆正自己的从政心态,及时调整自己的行为,或许尚有挽回错误的余地。对很多有自大心态的官员,这应当是个意味深长的警示。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