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中评社评:中欧投资协定对“美国优先”一拳重击

105971739

新华社30日晚间以海报方式发出中欧完成投资协定谈判的快讯  

中评社香港1月2日电(评论员 冬日)历时近七年35轮谈判,中欧全面投资协议(CAI)终于赶在2021年到来之前原则性达成,并由双方领导人联合向全世界宣布。对于中欧双方而言,这是皆大欢喜的结果。此时全世界对此最生气忧虑的想必是美国,因为这是对“美国优先”单边主义的一拳重击,也是给“美国霸权式”多边主义的一个警告。 

国际关系中任何谈判要取得突破,政治意愿很关键。中欧双方所以能够在2020岁末达成协议,是因为双方都有在这个时候抓住机会的政治需要。新冠疫情肆虐,社会分化动荡,此时对于全世界各国政府最大的政治是恢复经济、改善民生、稳定社会。从地缘政治上看,中欧双方面临共同的挑战--苦美国霸权主义久矣。美国政府更替,为双方抑制美国霸凌提供了机会。 

从这个意义上看,中欧达成投资协定,绝不是“欧盟赢了里子,中国有了面子”之类的老说辞说得这么简单,而是双方实实在在地都在地缘政治和经贸投资方面互利共赢。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2月30日的中欧视讯峰会上所说:2021年即将到来,中欧作为全球两大力量、两大市场、两大文明,应该展现担当,积极作为,加强对话,增进互信,深化合作,妥处分歧,携手育新机、开新局。 

从中国而言,过去两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特朗普政府对华展开全方位的单边“极限打压”,在经济和科技领域推动全面对华脱钩与封杀,在人文交往和意识形态领域渲染红色恐惧,在外交和安全领域以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划界,拉帮结派。即便是拜登政府上台,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咄咄逼人态势不可能有根本性缓和,打着“民主价值观”旗号的拉帮结派甚至还会愈演愈烈。 

在美中战略竞争将是一场艰苦持久战的大背景下,中国当然有强烈的动因,与国际事务的重要一极--欧盟搞好关系,甚至结成某种战略趋同的关系。虽然双方在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上有分歧,但欧盟不像美国那样,视中国为地缘战略和安全的最大威胁。相反,中欧双方在推动经济全球化,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多元化,推行世界秩序多边主义等方面有共同利益和相似看法。 

签定这个协议,意味着中国要对欧盟企业更大地开放市场,更公平地对待,并且可能涉及中国改革的某些深水区。但这本来就是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题中应有之义,是中国与美国谈经贸协议时已在做和打算做的事情。决不能因为特朗普翻云覆雨、极限施压,中方就答应美方的要求,而欧盟与中国谈了七年多,却不答应对美国可以做到的事情。与欧盟达成协议,等于告诉美国:“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行不通! 

在经济上,中国企业通过这个协议可以在欧洲市场获得更公平的对待,尤其是欧洲过去几年对中资企业在欧并购戒心增强、审查收紧之时,这个协议有助于扫除对华歧视性障碍,帮助华为这样的高科技企业进军欧洲市场。这个协议还有助于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在欧洲的实施,使得欧亚大陆经济一体化提速,其意义超乎经济本身。 

从欧盟而言,美国与欧盟虽说制度和理念相近,但美国一直对欧盟挑战其“老大”地位有戒心,这从欧元诞生后美国的反应和动作可见一斑。特朗普执政的四年里,更是将“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毫不避讳地诉诸欧盟。对欧洲盟友照样施加惩罚性关税,以撤军相威胁逼欧洲盟友分担安全保护费,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和世卫组织等,更令美国在欧盟民众心目中声望和地位急剧下滑。蓬佩奥为了一己私利,打着“清洁网络”旗号,封杀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逼欧盟国家在美中之间选边。美国为了自身天然气出口利益,极力阻挠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2输气管线项目。 

即便拜登重返多边主义路线,有助于缓和美欧关系,但拜登政府想组织“理念相近的国家联盟”对抗中国,说到底还是以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划界,拉欧盟来保卫美国的霸权地位,不过是一种多边主义的“美国优先”。 

向来希望在国际事务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的欧盟也有地缘政治上的动因,保持外交上的自主性与独立性,不跟美国亦步亦趋。德国和法国尤其如此,这也是此次协定谈判能在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在默克尔推动下加紧完成的原因之一。更何况,欧盟并不视中国为地缘战略和安全上的直接威胁,也没有担心失去“老大”地位的心理负担,所以与中国打交道可以更为理性务实。 

在经济上,曾经担心的中美经贸协议让美国独享中国市场的欧盟,通过这个协定,将获得更大的中国市场机会,享受更好的中国营商环境,在欧盟国家陷于新冠危机的当下,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欧盟深受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南北矛盾”和美国有意造成的“东西裂痕”的双重困扰,新冠危机加剧了“散装欧盟”之忧。与中国加强经济合作与整合,有助于欧盟国家摆脱困境。 

从美国而言,特朗普政府即将成为过去时,拜登上台后能否真正摆脱“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很难。但至少可以做到,多以共同利益来推动多边合作,少以意识形态来拉帮结伙。 

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在中欧完成投资协定谈判后,对反华反共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说:“美国两党和美国政府的领导人都感到困惑和震惊,因为欧盟在美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前夕正在迈向新的投资协议。”看得出来,特朗普政府对此恼羞成怒,又无可奈何。 

人们关注的是,在美中战略竞争中,拜登政府重拾多边主义,是否以多边主义之名,行孤立围堵中国之实?拜登政府会否阻挠这个协定获得欧洲议会的批准?拜登挑选的国安顾问沙利文日前已经对欧盟加速与中方谈判表达不满,令外界怀疑这个协定可能生变。不过欧盟领导人终究还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没有看美国的脸色行事。但欧洲议会中有强大的反华势力,这个协定过关必然会遭遇巨大阻力。 

中欧达成全面投资协议已经宣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单边主义不得人心,对拜登可能推行美国主导的“理念相近国家联盟”对抗中国也是一次有益的提示:将中国定位为“体制性竞争对手”的欧盟,能够与中国达成全面投资协定;将中国定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美国,寻求的同样应是合作与对话,而不是阻挠与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