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搞政治攀附的国企老总被“双开”了

元旦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张斌成被“双开”。1月4日下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引援陕西省纪委监委消息,公开了纪检监察机构对张斌成的处分通报,使这名国企领导成了2021年首批被“双开”的问题干部之一,其中关于张斌成“搞政治攀附”的表述,颇为引人注目。

经查,张斌成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搞政治攀附,对抗组织审查,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礼品、消费卡;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进行函询、谈话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在职工录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等方面为亲属及他人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违规向国家工作人员赠送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违反规定从事营利活动,违规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钱款;违反群众纪律,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搞“政绩工程”;违反工作纪律,推进国有资产证券化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国有资产损失,不正确履行职责,违规出借大额资金;违反生活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涉嫌受贿犯罪、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犯罪。

对张斌成的所作所为,陕西省纪委监委在通报中评价道:“张斌成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背离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站队进圈,搞政治攀附;政绩观扭曲,贪大求全,急功近利;无视党纪国法,滥权妄为,道德败坏,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沦为攫取私利的工具。”最终,张斌成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收缴违纪违法所得、移送检察机关处理。

身为陕西本地人,张斌成的职业生涯,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生他养他的省份。从1987年进入陕西省194煤田地质勘探队担任技术员,到2014年出任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斌成一直是典型的本地干部,且升迁之路顺风顺水。从1998年出任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副局长以来,张斌成一路扶摇直上,而在这个过程里,他依靠的显然不只是个人的能力,同时也有所谓“贵人”的相助。

2020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称: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被开除党籍。随后,陕西省委召开常委会会议要求,“坚决与赵正永划清界限,坚决肃清赵正永流毒。”同年3月27日,陕西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集体学习,再次提到,“坚决肃清赵正永流毒和恶劣影响”。

两个多月后,“陕西省委肃清赵正永流毒和以案促改工作领导小组、工作专班”成立。6月8日,陕西省委常委举行“赵正永严重违纪违法案以案促改专题民主生活会”集中学习。6月22日,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也召开了赵正永严重违纪违法案“以案促改”集中学习会——也正是在这场集中学习会后一天,6月23日,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的“一把手”张斌成被查。

2020年内,包括张斌成在内,陕西省能源系统有多人被查或被处分:3月2日,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贺久长被双开;3月4日,陕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郝晓晨被双开;3月4日,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省人大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沈浩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5月19日,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袁海科被查。据媒体报道,沈浩、贺久长、郝晓晨等人的案件,均与陕西省原省委书记赵正永的案子有关。

如今,曾在赵正永主管的系统担任要职多年的张斌成也被“双开”,并且被明确指出存在“搞政治攀附”的严重问题,充分说明了张斌成一案与此前同领域系列案件的相关性。与此同时,这也再次印证:试图通过讨好“贵人”而谋求仕途发展,注定是死路一条。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