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夫妻厅官双双落马后,敛财300万元的妹夫也"浮出水面"

原标题:云南夫妻厅官双双落马后,敛财300万元的妹夫也“浮出水面”

玉溪市原副市长蔡四宏和保山市原副市长耿梅这一对云南夫妻档"明星官员"双双落马后,蔡四宏的妹夫董光辉因利用其影响力受贿敛财300万元,获刑5年零6个月。

2020年12月2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董光辉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

云南夫妻厅官双双落马后,敛财300万元的妹夫也“浮出水面”

董光辉,男,生于1971年12月30日,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芒市人,家住德宏州芒市。因本案2020年1月8日被武定县监察委员会留置,2020年7月6日经武定县人民检察院决定由武定县公安局刑事拘留,7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定县看守所。

武定县人民检察院以武检二刑诉〔2020〕7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董光辉犯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一案,于2020年8月12日向武定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20)云刑辖275号指定管辖决定书指定武定县人民法院管辖。

武定县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定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闫开林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董光辉及辩护人段亚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依法延长审理期限一次,现已审理终结。

武定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董光辉接受董某的请托,经与时任德宏州芒市市委书记、市长的亲属蔡四宏商议后,由蔡四宏出面打招呼帮助董某所在的开远市鸿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揽了芒市第五小学建设项目、芒市工业园区帕底片区咖啡大道建设工程。2010年3月至2018年11月,董光辉先后四次收受了董某送的200万元。

2015年期间,董光辉接受建设工程承包商刘某关于帮忙介绍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纪念馆建设项目的请托,得到事后给其150万元的承诺后,利用蔡四宏担任瑞丽市委书记的职务和地位形成的影响力,在蔡四宏等人的帮助下,为刘某承揽了建设项目。2016年年初,董光辉先后两次收受了刘某送的100万元。

据董光辉供述,"蔡四宏和我们是一家人,他不希望妹妹和我过苦日子,出面帮助董某承揽工程,就是为了让我收取好处费以增加我家收入,提升我家的生活质量。"

蔡四宏的证言也证实,董光辉是自己妹夫,"他无职无权无钱无技术无资源,没有固定职业、固定收入,我也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妹夫一家增加收入,所以是默许他收受'好处费'的。"

武定县监察委员会出示的情况说明证实,董光辉系在被通知配合调查其他案件的过程中,主动向调查机关交代了还未掌握的本案的犯罪事实的情况。判决书显示,2020年4月10日,董光辉将涉案资金300万元主动退缴调查机关。

2020年12月21日,董光辉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70万元,非法所得的300万元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武定县监察委员会上缴国库。

案件回顾

夫妻厅官双双落马

1989年7月,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的耿梅,在保山日报社、保山地委活水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是一名媒体人出身的官员。此后,耿梅历任保山市政府副秘书长、保山市昌宁县委书记、保山市隆阳区委书记等职,2013年起任保山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隆阳区委书记。耿梅近30年的仕途生涯,均是在保山一地晋升的。

蔡四宏则是云南德宏州人,德宏州与保山市是滇西两个相邻州市。蔡四宏与耿梅一样,也是1989年9月参加工作,前后入党。

在仕途上,这对夫妻可谓是“齐头并进”。1993年,蔡四宏任德宏州工商联副秘书长。两年后,耿梅从一名普通新闻编辑提拨为保山地委宣传部办公室副主任;2009年,蔡四宏任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潞西市委书记(潞西市2010年更名为芒市),耿梅紧跟其后,于次年上任昌宁县委书记。

2013年,这对夫妻双双晋升为副厅级干部。当年耿梅晋升保山市副市长(副厅级),蔡四宏任瑞丽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党委副书记(副厅级),2015年蔡四宏调任滇中玉溪市,任副市长。

在董光辉被判刑前,同为副厅级干部的蔡四宏和妻子耿梅已双双落马。

2020年3月,德宏州纪委监委发布题为《莫让"齐头并进"变成"双双落马"》的评论文章称,蔡四宏和耿梅曾是云南政坛令人瞩目的一对夫妻档的"明星官员"。从"齐头并进"到"双双落马",令人痛心,发人深省。蔡四宏与耿梅的"贪腐夫妻档"再次为全省领导干部敲响了"正家风"的警钟。好的家风利家、利国;相反,病态的家风,则会毁了家庭,害人、害己、害社会。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国新闻网

【详细报道】

云南夫妻厅官双双落马!相差1岁,同年参加工作,同年晋升厅级…

官方披露的保山市原女副市长耿梅违纪违法情节主要和一家“南红”矿企有关,共计造成10余亿元公共财产损失。

“他们用家来相互掩护,夫妻联手,‘左手转右手’,权力相互利用,实现权力变现,套取巨额利益。”

2020年7月10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发布信息: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隆阳区委原书记耿梅(副厅级)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楚雄州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这名出生于1968年的女厅官于2019年10月15日落马。4个月后,耿梅的爱人、玉溪市副市长蔡四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蔡四宏与耿梅都当过县(区)委书记,同年晋升副厅级,都担任过地级市副市长,落马也是“前后脚”。

云南纪检监察部门一名官员称,他们“曾是云南政坛令人瞩目的一对夫妻档的明星官员。”这对夫妻厅官从“齐头并进”到“双双落马”,令人痛心,发人深省。

相隔4个月,厅官夫妻双双被查

2019年10月,时任保山市副市长的耿梅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云南夫妻厅官双双落马后,敛财300万元的妹夫也“浮出水面”

齐头并进,亲如一家

云南纪检监察部门一名官员称,蔡四宏与耿梅“曾是云南政坛令人瞩目的一对夫妻档的明星官员。”他认为,这对夫妻厅官从“齐头并进”到“双双落马”,令人痛心,发人深省。

据公开的简历显示,耿梅是保山当地人,1968年9月出生,仅比蔡四宏(1967年8月出生)小一岁。

1989年7月,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的耿梅,在保山日报社、保山地委活水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是一名媒体人出身的官员。此后,耿梅历任保山市政府副秘书长、保山市昌宁县委书记、保山市隆阳区委书记等职,2013年起任保山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隆阳区委书记。耿梅近30年的仕途生涯,均是在保山一地晋升的。

蔡四宏则是云南德宏州人,德宏州与保山市是滇西两个相邻州市。蔡四宏与耿梅一样,也是1989年9月参加工作,前后入党。

在仕途上,这对夫妻可谓是“齐头并进”。1993年,蔡四宏任德宏州工商联副秘书长。两年后,耿梅从一名普通新闻编辑提拨为保山地委宣传部办公室副主任;2009年蔡四宏任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潞西市委书记(潞西市2010年更名为芒市),耿梅紧跟其后,于次年上任昌宁县委书记。

据《南方周末》报道,两人在同一省内身居要职,经常出现在同一公务场合。2010年11月,云南开展首届“路县长路乡长”评选活动,时任芒市市委书记蔡四宏和时任昌宁县长耿梅都获得了“路县长”提名奖。

两年后,耿梅升任昌宁县委书记,昌宁还和芒市缔结为“友好县市”。在签字仪式上,蔡四宏说,两地“情同手足,亲如一家”。耿梅随后发言称,“真诚期盼芒市的各位领导、朋友和各界人士,继续像以往走亲戚、串朋友一样经常到昌宁走一走、看一看。”

云南夫妻厅官双双落马后,敛财300万元的妹夫也“浮出水面”

2012年,德宏芒市与保山昌宁县缔结为友好县市,时任芒市市委书记蔡四宏(后排右4)和昌宁县委书记耿梅(后排右5)夫妻二人出席签字仪式。 (德宏团结报 刘晓燕/图)

两人职务变动后,“友好往来”继续。2012年10月,耿梅转任保山市隆阳区委书记,一个月后,时任芒市市委书记蔡四宏便率芒市党政考察团到隆阳区考察。

隆阳区政府一官员告诉记者,耿梅出任隆阳区委书记后,蔡四宏多次以不同身份带队到隆阳考察交流,区里的干部私下将隆阳和瑞丽称作“夫妻城市”。

2013年,这对夫妻双双晋升为副厅级干部。当年耿梅晋升保山市副市长(副厅级),蔡四宏任瑞丽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党委副书记(副厅级)。

2014年4月,时任瑞丽市委书记的蔡四宏率瑞丽市委、人大常委会、市政协主要领导到隆阳区学习考察,并称赞隆阳区是征地拆迁工作的“优秀典型”。

2015年蔡四宏调任滇中玉溪市,任副市长。

落马与矿有关,收受巨额财物

2020年7月10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发布的消息中透露:耿梅被指控利用担任昌宁县县长、县委书记、隆阳区委书记、保山市副市长职务的便利,为他人在矿产资源开发、探矿权转让、工程项目合作、生产设备采购款拨付、银行贷款、获取政府扶持资金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耿梅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造成公共财产巨额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云南夫妻厅官双双落马后,敛财300万元的妹夫也“浮出水面”

据《南方周末》报道,保山一位处级干部表示,耿梅案发主要受到其招商引资到保山的一家“南红”矿企的影响。过去保山“南红”长期处于禁止开采的状态,该公司进入保山后,拿到了“南红”矿的开采权。

但这家企业的母公司长期债务缠身,耿梅在任时曾多次要求政府扶持该企业。有媒体报道,该公司将开采出来的玉石抵押给银行,获得了数十亿的贷款。

多名保山干部向记者证实,在警示教育活动中,官方披露的耿梅违纪违法情节主要和这家“南红”矿企有关,耿梅共计造成十余亿元公共财产损失。

云南夫妻厅官双双落马后,敛财300万元的妹夫也“浮出水面”

保山市纪委干部郭炜在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上发表的文章称:“耿梅从一个高知高能的年轻女干部到保山市第一位女县委书记,她人生的变质始于当了县长以后。作为行政一把手,在和企业交往中难免被讨好,一次次收受企业送的礼品红包,她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慢慢地的见怪不怪,她逐渐对这种‘随大流’的违纪行为处之泰然。”

耿梅在忏悔书中写道:“一开始心虚,想着这样的行为违纪甚至违法不应该收。但大家都收,自己也不能太另类单独退回去。”顺应,似乎往往带着一种非必要性拒绝的理由。

云南夫妻厅官双双落马后,敛财300万元的妹夫也“浮出水面”

在蔡四宏被查后不久,云南省纪委网站刊发的文章称,“贪腐夫妻档”再次为全省领导干部敲响了“正家风”的警钟。

文章称,总结和分析这些被查处的“贪腐夫妻档”,不难发现首要原因还是家风出了问题。身为夫妻本应在工作、生活上互相帮助与扶持;身为官员的夫妻更应该做对方的“镜子”,以更加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为对方树立榜样,一起造福老百姓。但是他们却用“家”来相互掩护,夫妻联手,“左手转右手”,权力相互利用,实现权力变现,套取巨额利益。

来源: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南方周末

来源:北京青年报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