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官员倒卖煤矿,赚了上千万!她栽了

1月6日上午,云南省纪委监委通报7起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这是去年9月云南省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开展以来,第三次通报典型案例,累计通报案例已达20宗。

值得关注的是,据通报披露,去年11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丽江市林业和草原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沙玛阿嘎,曾在宁蒗县副县长任上出资20万元以他人名义购买某煤矿,8年后以1100万元的价格转卖,净赚1080万元,如此利用职权倒卖煤矿“变现”,令人震惊。

云南倒查6年涉煤腐败已公布20宗典型案例

内蒙古倒查20年涉煤腐败无疑是2020年最受关注的反腐大件事。据人民日报报道,在官方持续近9个月倒查20年的涉煤腐败问题上,截至10月26日,共有534名官员“倒”在“煤炭领域”中。内蒙古纪检监察部门瞄准利益输送链条,揪出了一连串“吃煤”的苍蝇老虎。雷霆之势,万众瞩目。

继内蒙古倒查20年涉煤腐败之后,云南也开始了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云南省纪委省监委2020年9月9日组织召开全省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会议要求,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聚焦权力聚集、资源富集的涉煤地区、部门和涉煤企业,紧紧围绕省委巡视反馈问题线索进行大排查、案件进行大起底、作风进行大整顿,对2014年以来全省煤矿规划立项、投资审核、资源配置、环评审核等各个环节深挖彻查。

此后,一场倒查6年以来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的整治行动拉开序幕。

2020年10月19日,云南省纪委监委通报5起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其中包括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王祥收受他人财物,违规审批煤矿项目、违规办理煤矿经营资格证,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等问题;原云南省煤炭工业管理局总工程师杨浩收受他人财物,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在煤矿企业机械化改造、行业准入等方面,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问题。

一个月后,2020年11月30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再次通报了8起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其中包括省煤田地质局原党委书记胡克宁,收受他人财物,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在煤矿探矿权转让、股权转让等方面,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问题;省煤田地质局原局长罗啟亮,滥用职权,违规转让矿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等问题。

而这次通报的7起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是云南倒查六年涉煤腐败行动以来第三次通报典型案例,累计通报案例达20宗。通报称,全省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开展以来,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了一批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为充分发挥以案为鉴、以案明纪、以案促改的警示教育作用,省纪委省监委对近期查处的七起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进行通报。

与前两次通报的多为省级重要涉煤岗位的多名厅级官员不同,此次涉及的多为基层县处级官员,意味着专项整治工作已经下沉到基层单位,既打虎也拍蝇,深挖彻查涉煤腐败问题。

微信图片_20210107165952

沙玛阿嘎。资料图

副县长倒卖煤矿赚了1080万

这次通报中,一名彝族女干部倒卖煤矿赚取暴利,尤为引人关注。

据通报,2004年3月,沙玛阿嘎在担任宁蒗县副县长期间,出资20万元,以他人名义购买了宁蒗县某煤矿,并安排其亲属对该煤矿进行经营管理。2012年11月,沙玛阿嘎以1100万元的价格将该煤矿转让,8年净赚了1080万元。

沙玛阿嘎在宁蒗县副县长任上,获得了2006年度中国经济女性年度人物发展奖殊荣,并于2007年1月赴京领奖。据当时媒体报道,沙玛阿嘎是获得该奖项和殊荣的中国第一个彝族女性,第一个彝族女副县长。

2007年5月,载誉归来不久的沙玛阿嘎,升任丽江市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此后曾任丽江市商务局党组书记、局长,丽江市林业局局长,2019年3月任林业和草原局原党组书记、局长。

2020年2月24日,沙玛阿嘎在任上落马。11月28日,沙玛阿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据通报称,除了倒卖煤矿获得巨额利润,沙玛阿嘎还存在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要、收受他人巨额贿赂,侵吞国家补贴款、项目资金等问题。

云南通报7起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

1.云南省水利水电投资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陶关亮,利用职务便利,在煤矿复工复产、采矿权人变更、采矿权延续、分批缴纳资源价款费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财物问题。2002年至2013年,陶关亮利用担任富源县副县长、省水利水电投资有限公司常务副董事长、董事长、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先后为富源县5家煤矿企业在煤矿复工复产、采矿权人变更、采矿权延续、分批缴纳资源价款费用等方面提供帮助,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所送财物共计人民币713万元。陶关亮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20年11月,陶关亮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相应的退休待遇,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违纪违法所得予以收缴。

2.云南省自然资源厅矿产资源储量管理处原一级调研员王陶,利用职务便利,为某煤矿企业少缴、缓缴首期矿产资源有偿使用费提供帮助,收受他人财物等问题。2006年至2008年,王陶在担任原省国土资源厅矿产资源储量处处长期间,利用其负责全省矿产资源有偿使用费征收管理工作的职务便利,为某煤矿企业少缴、缓缴首期矿产资源有偿使用费提供帮助,先后7次收受请托人所送人民币共计5万元。王陶还存在收受管理和服务对象以及与其行使职权有关的单位、个人的礼金问题,2020年11月,王陶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由一级调研员降为三级调研员;违纪所得予以收缴。

3.云南省能源局煤炭处三级调研员祝强,涉嫌利用职务便利,在办理煤炭经营资格证等方面,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财物等问题。2009年至2014年,祝强在担任原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煤炭行业管理处副处长期间,利用其负责审核、办理煤炭经营资格证的职务便利,为多家煤矿企业办理煤炭经营资格证提供帮助,收受他人巨额财物。祝强还涉嫌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0年9月,祝强接受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4.丽江市林业和草原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沙玛阿嘎,违规投资煤矿企业,索要、收受他人贿赂,侵吞国有资产等问题。2004年3月,沙玛阿嘎在担任宁蒗县副县长期间,出资20万元,以他人名义购买了宁蒗县某煤矿,并安排其亲属对该煤矿进行经营管理。2012年11月,沙玛阿嘎以1100万元的价格将该煤矿转让。沙玛阿嘎还存在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要、收受他人巨额贿赂,侵吞国家补贴款、项目资金等问题。2020年11月,沙玛阿嘎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违纪违法所得予以收缴。

5.文山州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马贵迎,涉嫌利用职务便利,在矿山治安秩序维护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问题。马贵迎在担任文山州富宁县公安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文山州某煤业公司提供支持和帮助,2010年11月,收受该煤业公司董事长巨额财物。马贵迎还涉嫌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0年9月,马贵迎接受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6.红河州泸西县能源局原局长刘春泉,涉嫌利用职务便利,索取、收受煤矿投资人财物,向煤矿投资人违规无息借贷等问题。2017年至2019年,刘春泉在担任红河州泸西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索取、收受泸西县多家煤矿投资人巨额财物。刘春泉还涉嫌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0年11月,刘春泉接受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7.曲靖市师宗县雄壁镇雨柱村委会原党总支书记马雪斌、原主任曹石良、原副主任郑永兴,利用职务便利,私分矿村共建款和煤炭管理规费等问题。2001年至2016年,马雪斌、曹石良、郑永兴等人经商议,决定以发放值班补贴、年终安全生产奖、车辆维修补助费、电话费等名目,将矿村共建款和煤炭管理规费中的部分款项用于滥发津贴补贴和奖金,并且在党的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其中,马雪斌违规领取津补贴39.036万元;曹石良违规领取津补贴39.99万元;郑永兴违规领取津补贴39.99万元。马雪斌、曹石良、郑永兴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20年10月,马雪斌、曹石良、郑永兴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违纪违法所得予以收缴。

来源:南方都市报(nd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