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秦光荣之子秦岭案情,罕见披露

一边下跪一边握着把柄相威胁、专门到河南请老中医为其妻治病、抓住领导胃的“小精灵”、帮特定关系人铲事儿……1月12日晚,费尽心机攀附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光荣的5名领导干部一一被曝光。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秦光荣唯一儿子秦岭的部分案情也有披露。原来,云南城投原董事长许雷为了“搭天线”,曾送给他500万元。

2018年4月,华融公司董事长赖小民落马,多名高管随后也被带走调查,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秦岭正是其中之一。

中纪委专题片《国家监察》介绍,就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案于2018年12月开庭审理时,秦光荣正处在纠结、惶恐与痛苦中。一个月前,儿子秦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微信图片_20210113100738

“老伴收取红包礼金数额都很大,儿子也是违纪违法胆大妄为,经济上出了问题。”秦光荣说:“最后还是作出了一个重大的选择,主动找组织说清问题。”2019年5月,他主动投案,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一把手。

2019年8月,最高检发布消息称,秦岭涉嫌受贿、贪污一案移送天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云南省纪委监委反腐警示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的第二集《平山头 破圈子 铲码头》于今年1月12日晚播出,披露了一些与秦岭有关的案情。

秦光荣主动投案两周后,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也主动投案。原来,他以同为湖南老乡为借口,连续10年春节、中秋节,给秦光荣送红包60万元。

微信图片_20210113100742

许雷在大理受审

此外,他还千方百计接近秦光荣的儿子秦岭,利用自己在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职权,先后多次向秦岭介绍项目,帮助其解决投资问题。甚至在项目销售不佳的情况下,安排人员垫付股权转让金,让秦岭全身而退。

“我把两个项目介绍给他,他也参与了,但是两个项目都没赚钱。我内心始终觉得对不起秦岭,后来就想办法弥补。”因为担心秦岭对自己有意见,进而影响其在秦光荣心中的形象,许雷将不法商人送的500万贿金,分两次转给了秦岭。

该片称,通过许雷之手,秦光荣及儿子架通了权力到资本的桥梁,谋取了巨额不法利益,而许雷则顺势打通了政治上升的捷径,升至正厅级。

微信图片_20210113100745

与许雷一样,通过攀附升至正厅级的,还有云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原巡视员龙雪飞。此人早年在湖南工作,待秦光荣履新云南后,他多次请求跟着调去,但均遭到拒绝。

为表忠心,他竟然毫无节操地向秦光荣夫妇下跪。“你们待我恩重如山,请受我一拜。”吓了秦光荣的妻子黄玉兰一大跳。办案人员介绍,龙雪飞还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我无依无靠无亲无故,以后就靠你了。”

微信图片_20210113100753

其实,龙雪飞还握有“硬招”。原来他在当记者时,秦光荣出于政治目的让他写内参稿,诬告其他领导干部,并给过他一份材料。后来,龙雪飞便以材料为要挟,经常敲打秦光荣。后者则在忏悔书中说:湖南一个记者手里掌握着我的把柄。为了不得罪他,我多次出面帮他调动提拔。

终于,2003年6月,龙雪飞得偿所愿,从深圳调至大理州,担任宣传部副部长,后渐次升至正厅级。

除了许雷、龙雪飞,云南省台办原主任张朝德、峨山原县委书记姜兴林等攀附者,以及云南省纪委原副书记和正兴也在《平山头 破圈子 铲码头》中亮相悔过。

微信图片_20210113100749

“我,一个讨饭的乞丐,是党和人民一步一步把我培养成为一个正厅级干部。我家至少三代人深受‘国恩’。自己确实对不起组织,也对不起家人。走到这一步,真的很后悔,每天都要哭两三次,我眼睛已经哭肿了。”此时,面对镜头,龙雪飞也抹起了眼泪……

来源: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