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审案历时6年,“最年轻院士”的院士称号被撤销背后

原标题:审案历时6年,“最年轻院士”的院士称号被撤销背后

量刑由一审的12年减轻2年,改判为10年;罚金也由一审的300万元,改为250万元。

文 | 沈林

1月11日,曾经的“最年轻院士”李宁的(农业学部)中国工程院院士称号被中国工程院正式撤销。

不久前,2020年12月8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李宁贪污罪的二审判决公布,吉林省高院维持此前一审法院对李宁犯贪污罪的认定,但将量刑由一审的12年减轻2年,改判为10年;罚金也由一审的300万元,改为250万元。

历时6年半之久的“中国院士第一案”终告落幕。

曾贪污3400万元科研经费

2014年6月,李宁被吉林检方带走调查。之后,检方宣布对李宁予以逮捕。李宁是1949年以来第一个被逮捕的院士,该案因此也被称为“中国院士第一案”。

李宁1962年出生于江西南昌,是我国动物转基因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2000 年,李宁领导的课题组成功实现了中国首例转有人 α 抗胰蛋白酶基因(hmAAT)的转基因羊,由此声名大噪。他带领的团队曾创造了多项世界和全国“第一”:如世界最大的克隆牛、中国第一头克隆猪等,李宁曾被称为 “中国动物转基因克隆研究领军人物”。

作为动物分子遗传育种专家,李宁在动物功能基因组、克隆分子机理等基础研究领域,都取得了较好的原创性成果。2007年,他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时年45岁,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两院”院士。他曾公开表示,“国家给我这么多科研经费,特别是我做的转基因和克隆,我又改造出这么多有用的东西来,如果它们能投向市场,我就没有辜负国家,没有辜负百姓纳的税,也可以瞑目了。”

据报道,李宁在科研上非常勤奋,实行的是“7天工作制,白加黑,五加二”。在学生的眼中,李宁做事注重细节,提前一个月就要做规划,甚至出差的飞机上也不忘拿着笔记本继续工作,整理文件和研究论文。

正因其特殊的身份和他曾作出的科研贡献,李宁案耗时很长,2019年有多名院士联名呼吁,尽早审结已经持续长达五年之久的李宁贪污案。2020年1月3日,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公开宣判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宁及同案被告人张磊贪污一案,认定李宁、张磊贪污的金额为人民币3410万余元。理由是“鉴于近年来国家对科研经费管理制度的不断调整,按照最新的科研经费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结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对检察机关指控的贪污事实,依据李宁、张磊名下间接费用可支配的最高比例进行核减,对核减后的345万余元可不再作犯罪评价,充分体现了‘从旧兼从轻’的司法原则。”

虚列劳务人员领取劳务费情况  图片来源 | 微博@松原中院

虚列劳务人员领取劳务费情况  图片来源 | 微博@松原中院

赃款去向流程图 图片来源 | 微博@松原中院

赃款去向流程图 图片来源 | 微博@松原中院

一审判决后,李宁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并在宣判后当庭表示上诉。李宁称,自己“从海外留学归国后,从未亲自管理过科研经费;自己没有贪污和私用过一分钱科研经费”。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李宁自愿认罪认罚,提交了悔罪书,在其辩护律师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二审庭审中,李宁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证据及判决认定的罪名均无异议,当庭表示认罪、悔罪,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根据其认罪态度,依法从轻处罚,并愿意接受法院的判罚。根据李宁的认罪态度,检察机关提出了二审的量刑建议。因此,二审法院对李宁适当减轻了刑期和罚金。

推进科研改革还有长路要走

李宁案对科技领域、教育领域反腐败以及科研经费管理制度的完善,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2008 年,中国批准了总金额达 200 亿元人民币的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资金,旨在发展转基因技术。但自 2014 年李宁事件曝光后,农业部已对包括转基因在内的科研项目管理进行清查整顿,重点是监督农业科研项目资金是否做到单独核算、专款专用,有无扩大经费使用范围、预算外拨款、虚列支出、套取资金等违规、违纪、违法行为。

有一些说法认为,李宁案的发生与当年科研经费管理制度不合理密切相关。对此,在答记者问时,该案一审审判长表示,从开庭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来看,李宁对其相关科研项目不存在投入自筹资金的情况,全部涉案资金均来源于国家财政下拨经费。所以,李宁的犯罪不能归因于国家科研经费管理和使用制度的完善与否。

审判长指出,科研经费的用途具有明确的专属性,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予以截留、套取,归个人使用。而李宁采取侵吞、骗取、虚开发票、虚列劳务支出等手段将涉案款项转入其个人控制的银行账户后,绝大部分被用于李宁个人投资公司或增资入股,涉案的北京全顺捷达科技有限公司、无锡科捷诺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公司,截至案发时尚未从事任何科研活动。且上述公司既非中国农业大学设立或授权设立,也不属于中国农业大学指定和核定的科研平台,中国农业大学对上述公司的设立、投资均不知情;部分款项被个人占有,例如司机王某辞职后,发现银行卡存有60万余元,因公司从未讨要过这笔钱,故将该款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和个人消费。

李宁案并不是个案,吉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犯罪学会副会长徐岱教授表示,预防永远优于事后处罚,规范科研经费管理,降低科研人员刑事风险则是重中之重。首先建议构建科研经费管理体制、构成犯罪也应依法处罚的模式。

徐岱指出:“科研创新的特质就在于不确定性,无法设计、不可预测,科研思路随时可能发生改变。科研这些特点要求国家管理政策制度更加灵活、效率更高,更重要的是将科研人员从简单繁复的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在被充分信任的条件下开展创造性的工作。”

正如光明网评论指出:李宁案已经尘埃落定,中国工程院也对李宁作出撤销院士称号的最终处理。但如何优化科研经费管理,既防止跑冒滴漏、挪用侵占,把每一分钱都用到科研中,又保护科研人员的积极性,给科研人员充分的科研经费支配自主权,仍是推进科研管理改革的重要课题。

来源:新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