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中美之间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在那通电话里了

原标题:刘和平:中美之间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在那通电话里了

直新闻:对于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农历除夕上午同美国新任总统拜登通电话一事,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注意到,境外舆论普遍认为,中美两国元首的这通电话来得有点晚,拜登是在跟全球主要国家元首都打过一通电话之后,才跟习近平主席通电话的。

而在我看来,中美元首通电话之所以来得有点晚,一方面反映出当前的中美关系高度复杂敏感,另一方面则恰恰反映出,在拜登的心目中,中美关系在美国的外交体系中是最为重要的。

中美关系之所以复杂敏感,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特朗普执政期间把美国国内的反华情绪进一步调动起来了,不仅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参众两院一致支持对华强硬,美国国内更是有高达七成的民意认同特朗普这样做。

在这样一种舆论氛围下,作为一个政治老手,无论是否认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与做法,拜登都会选择避嫌,在一开始的时候对华保持低调。除此之外,我认为,拜登不急于在对华政策上出牌,跟他尚未理清中美关系的定位以及拿不出一套可行性的对华政策也是密切相关的。

同时,也正是因为在拜登心目中,中美关系是最为重要与最为值得重视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如何定位不仅关系到中美两国的国运,而且关系到全球的繁荣与稳定,拜登才会在先跟美国所有的盟友打完一通电话之后再来跟中国打。

这说明拜登高度重视与敬畏中国这个“最严峻的竞争对手”,所以他要先蹲好自己的马步,先跟盟友就如何应对中国达成共识之后,“才敢”跟中方打电话。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自从中美建交以来,无论中美关系如何跌宕起伏,美国对华政策都大体维持了接触加防范的两手策略,在接触的时候不会忘记防范,在防范得最为严密的时候,也不会放弃接触。

然而,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由于特朗普的偏激做法,中美两国的接触尤其是高层接触基本上暂停下来了。而习拜之间的这一通电话,那个熟悉的美国,那个熟悉的接触加防范政策,又重新回来了。

直新闻:在与拜登通话中,习近平主席不仅再度呼吁中美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而且呼吁就双边关系中的广泛问题以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沟通深化合作。对此,你又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中美关系不仅高度复杂敏感,而且包罗万象,涉及到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与地区局势、国际事务合作等几乎所有的领域。而在我看来,习近平的这一呼吁,不仅删繁就简,抓住了中美关系的本质,而且提出了中方的解决办法。

习近平呼吁中美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其实指的就是美国要尊重中国的价值观念、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这是过去四十年来中美发生纠纷的根源,更是在特朗普执政时期中美冲突与对抗进一步走向激化的根源,中美在香港、台湾、新疆、西藏以及在人权问题上的对立与对峙都是因此而引起,或者说是因为美国不肯平等地尊重中国的价值观念、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而引起。

而无论是习近平与拜登的这次通话,还是早前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对美喊话,并与美国新任国务卿布林肯的通话,都意味着中方已经为拜登执政时期的中美关系划下了一条清晰的红线,也就是在这些问题中方绝对不会做出任何的让步,这些问题不是能不能谈的问题,而是压根就不能碰的问题。

同时在解决了“美国不能做什么”的问题之后,习近平又明确了“中美能够做什么”,也就是可以在中美经济、金融、执法与安全领域,以及在解决地区热点冲突问题与人类面临的共同难题上,比如在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上,展开深度的合作。

而且,在“美国不能做什么”与“中美可以合作做什么”这两者之间,还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只有美国尊重中国的价值观念、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不介入香港、台湾、新疆、西藏与中国的其它内政问题,中美才可以在解决中美双方面临的经济、金融、安全问题以及解决地区热点与全球问题上顺利展开合作。否则,未来的中美关系仍然会波折不断,全球治理也会因此而出现重大问题。

直新闻:那对于美国主管东亚与太平洋地区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金成前天(10日)在国务院内会见了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一事,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虽然当前中美关系复杂敏感,但是在原则性的问题,对于美方的错误行径,我们该谴责还是要谴责。美国助理国务卿金成会见台当局驻美代表萧美琴本身就是对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粗暴践踏,而在美国国务院内做这种事情,则是错上加错。这是对美国政府坚持的“一中”原则,在实际行动上的破坏。

在早前的评论中我曾经说过,特朗普政府在即将下台前,宣布解除美国国务院所有涉及美台关系而自设的限制,等于是开出了一张没有写明具体金额也没有写明支付日期的空白支票,而且这张空白支票主要是交给拜登政府的,希望接下来的拜登政府去兑现。

那么现在看来,拜登政府果然把这张空白支票给兑现了。这也就意味着,拜登政府不仅在维持中美关税的方式,表明了会继承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中经贸政策,而且以在国务院内会见萧美琴的方式,表明了他们将会继承与执行特朗普政府制定的主要对华政策,尤其是台海政策。

另外我注意到,此前有评论曾经认为,特朗普政府离任前在台湾问题上采取的一系列强硬动作,不仅仅是为了报复大陆,同时也是冲着拜登政府来的,想给拜登出难题,把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留给拜登政府来做。那么现在看来,拜登不仅没有把它们当成难题,反而是当成了继续对中方施压以及跟中方讨价还价的筹码。

假如拜登政府不顾及中方的感受,不尊重中方有关相互尊重的呼吁,继续按照这样一种思路在处理港台问题以及中美问题,那未来中美关系的前景仍然令人难以乐观。

来源:直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