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这篇文章,中国驻法使馆要求《世界报》全文刊登

原标题:关于李文亮医生的这篇文章,中国驻法使馆要求《世界报》全文刊登

中国驻法国使馆注意到《世界报》2021年2月9日刊登了驻华记者Simon Leplâtre的文章《一年之后,中国人没有忘记“吹哨人”李文亮》,文章有关表述与事实严重不符。根据法国1881年《新闻自由法》第13条,中国使馆要求行使答辩权,要求《世界报》在下期报纸上完整刊登以下内容:

《世界报》2021年2月9日刊登了驻华记者Simon Leplâtre的文章《一年之后,中国人没有忘记“吹哨人”李文亮》。中国驻法国使馆认为该文观点偏颇,与事实严重不符,恐将误导读者,损害中国声誉,不得不在此做出评论。

一、文章妄称,“作为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因为预警新冠病毒的危险性而遭逮捕”。事实真相是,中国第一个新冠病例是2019年12月27日由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发现并报告的。3天之后的12月30日下午,眼科医生李文亮在同学微信群转发信息称“确诊了7例SARS”,并请不要外传。该微信截屏在网上迅速传播造成恐慌。武汉警方于2020年1月3日请其前往派出所谈话,以训诫方式要求其停止传播不实言论。

因此,李文亮医生既不是所谓的“吹哨人”,也没有遭到“逮捕”。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在事实真相早已大白于天下的今天,作为一名知名大报的驻华记者无视基本职业道德,仍在知假贩假,肆无忌惮地传播假信息,其行可鄙,其心可诛。文章先是把李文亮医生标榜为疫情“吹哨人”,后又称“他并未试图去提醒大众”,如此自相矛盾的逻辑令人发笑。

二、文章谬称,李文亮医生被训诫之后的3个星期内,中国政府仍在宣称病毒无传染性。这完全是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第一例病例发现后,中国政府疾控部门和医学专家就马不停蹄地对病毒进行研究,2020年1月7日分离出病毒毒株,1月12日成功完成基因测序,1月20日,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最终确认新冠病毒传染存在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国家卫健委随即将新冠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防控措施。3天之后的1月23日,中国政府宣布关闭离汉通道。中国政府在这3个星期之内做的事情不正是因为高度怀疑该病毒具有传染性吗?对于一种新发传染病的确认和宣布需要极其慎重、科学严谨,以免给公众造成不必要的恐慌。这位记者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文章还称中国“因为十几例确诊病例就对数百万人进行核酸检测”,疫情防控富有“攻击性”。这一用词明显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偏见。事实上,中国通过大规模检测来防止病毒传播,进而最大限度保护人民生命健康。试问这位记者,如果中国的做法富有“攻击性”,那么有些国家视人命为草芥,任由数万、数十万人死亡和数百万、数千万人感染的行为该称作什么?

三、文章诬称,中国政府战胜了疫情,但却仍在进行舆论管控,打压张展等“公民记者”。按照作者的说法,如果中国没有言论自由,那么文章提到的“社交媒体上数千条纪念李文亮医生的留言”出自何处?难道是作者杜撰出来的吗?中国是法治国家,任何违法行为均应受到惩处。张展被判刑是因为她触犯了法律,而不是因为她是所谓的“公民记者”。法国有“公民记者”这个行当吗?戴一顶“公民记者”的帽子就想为所欲为,在任何国家都是不被允许的。文章引述李文亮医生的话称“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可是每当谈论中国时,我们在西方社会却只能听到“一种声音”,那就是污蔑抹黑中国的声音。西方社会算不算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呢?

在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抗疫斗争中,包括李文亮医生在内的许多医务工作者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是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英雄,会被中国人民永远怀念。中国人讲“逝者为大”。李文亮医生的遗孀付雪洁女士早已明确表示,“李文亮医生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深爱他的祖国。他若有知,一定不会允许有人借他的名义来伤害他的祖国。我们真的不想再有人拿李文亮来炒作”。我们衷心希望逝者能够安息,生者远离骚扰。

一些媒体惯于吃“人血馒头”,无视基本职业操守,一再炒作李文亮医生,这是对李医生及其遗属的极大冒犯。他们的真实意图不是关心李医生是否受到不公待遇,也不是关心中国的疫情情况,而是出于攻击抹黑中国政府的丑恶政治目的。中国抗疫努力和成效举世瞩目,岂是几家无良媒体的几篇不负责任的报道就能抹杀的?当前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我们奉劝这些媒体停止政治操弄。散布诽谤中伤中国的言论只会损耗国际社会应对疫情的合力和共克时艰的信心。

来源:中国驻法国使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