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得知被举报到中央巡视组,黑老大明目张胆威胁上访人

原标题:敛财超20亿!得知被举报到了中央巡视组,黑老大明目张胆威胁上访人

撰文 | 余晖

政知君注意到,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广西“黑老大”郑琦的判决书。

2020年10月19日,郑琦团伙涉黑案在北海市银海区法院开庭,31名被告人过堂受审。其中,郑琦获刑25年。

今年2月4日,北海市中级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敛财超20亿 组织手下聚会、娱乐、吸毒

郑琦,曾用名:郑元良,绰号“郑三”、“三哥”,男,1963年4月2日出生,今年58岁,汉族,高中文化,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法院文书显示,该案一审判决后,上诉人除了郑琦外,还有:

徐锡勇:北海市财政局原副局长,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陈武汉(绰号“支书”):合浦县山口镇山口村委会原党支部书记,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员工

陈祖贤(绰号“陈三十一”):合浦县山口镇党委原副书记,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员工

梁彦龙(绰号“四哥”):合浦县山口镇原副镇长,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郑琦成立并实际控制北海奇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奇珠公司”),通过运作取得“桂粤边境经济开发区”在山口镇的土地使用权,开始申报建设两广大型批发市场。

郑琦曾用金钱腐蚀梁彦龙、陈祖贤、陈武汉等政府人员及基层组织人员,利用公权力在征地拆迁过程中获取便利。

法院认定,该犯罪组织依托奇珠公司等经济实体的经营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非法聚敛钱财达人民币20亿元以上!

法院还提到,郑琦等人还购买汽车、快艇等作案工具,提升组织犯罪能力,增强组织威慑力;组织手下成员聚会、娱乐、吸毒等,增强组织管理和控制。

同时,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奖金,提供赔偿费用,增强组织凝聚力;收买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提供庇护。

此外,郑琦还对组织重要成员给予资金购买汽车,为跟随其去澳门赌博的成员购买奢侈品,借此笼络人心。

8年前的一场群体性事件

根据文书显示,以郑琦为首的团伙还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群体性事件。

2013年6月1日,广西北海合浦县沙田镇曾发生了一场群体性事件。据目击者称,有群众在此次冲突中受伤。

《中国经济周刊》在报道这则新闻时提到,事件的直接原因是沙田镇部分渔民认为新港综合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奇珠集团”为新港综合的母公司)在建设沙田港航道一期工程过程中影响了渔船停放。

报道中还提到,有群众怕接受记者采访之后,当地政府会找他们的麻烦。这使得记者一部分采访不得不在封闭的汽车里进行。

而这次公布的法律文书,也披露了这一事件背后更多的细节。

2011年开始,新港公司开工建设位于合浦县沙田港码头的一期工程。因该公司在施工过程中违法毁坏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红树林、围堰圈地导致农田毁坏及不准渔船在传统停泊点停泊、避风等原因,沙田镇群众多次向政府相关部门反映问题,但由于反映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而与该公司产生矛盾。

2013年5月底的一天,郑琦得知沙田镇群众准备大规模组织人员到码头维权,遂组织多人带领奇珠集团员工,同时指使他人纠集社会闲散人员超过100人聚集在沙田港码头,有组织地采用聚众造势的手段扰乱社会秩序,使群众产生心理恐惧,不敢到码头聚集。

2013年6月1日,大量群众向政府上访,爆发了“6.1”群体性事件。

为此,郑琦拉拢腐蚀庞学强(时任合浦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廖锡武(沙田镇党委书记)等政府人员为其提供庇护,利用公权力平息了该事件。

得知被举报到了中央巡视组 黑老大威胁上访人

政知君注意到,这个团伙还多次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2003年至2019年,郑琦作为奇珠集团法定代表人,在国家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补助资金申报、非法采矿、高标准农田建设等事项上,为在套取资金、获取不正当竞争优势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向9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人民币914.3万元。

郑琦的问题不仅仅是以上这些。

政知君注意到,2000年,郑琦开发两广市场过程中,因土地使用问题与何宇等23户群众发生纠纷。

比如,2015年12月,中央巡视组进驻北海市,因何宇等人向中央巡视组反映郑琦非法侵占土地,郑琦等人明目张胆地将参与上访的何宇、宁大强等人叫到奇珠集团进行威胁。

再比如,郑琦曾要求山口镇两个旧市场的摊贩搬迁至两广市场内经营,并派保安到旧市场驱赶不肯搬迁的摊主。

2002年11月24日下午,奇珠公司保安以为路过的群众陈家丰是不肯搬迁的摊主,便殴打陈家丰及其儿子陈有,致使陈家丰左颧部软组织挫伤、陈有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2020年11月30日,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3项罪名,分别判处郑琦等31人有期徒刑25年至2年6个月不等。

一审宣判后,郑琦等27人分别上诉,认为原判量刑过重。二审法院审理认为,郑琦等其中26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相关推荐

黑社会在歌厅"推销"卖淫女 不听话就被团伙"轮奸"

吉林省松原市的“凌家军”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名远扬,统一着装摆队形,设堂口、唱帮歌、立帮规,公然在网络平台上宣扬炫耀,长期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迫卖淫等暴力犯罪,恶行累累……

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历经4个月缜密侦查,成功剿灭该涉黑犯罪组织,抓捕团伙成员80人,破案64起,解救受害少女17人,收缴赃款赃物百余万元。至此,这个以恶闻名的“凌家军”犯罪集团彻底被打掉。

一起寻衅滋事案牵出“凌家军”犯罪团伙

2018年7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伊始,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繁荣派出所民警在重点治乱工作中发现,一起看似简单的歌厅寻衅滋事案件,背后可能隐藏着更大的黑手。

“案发当晚,繁荣街‘红浪漫歌厅’内两名男子因琐事发生口角,几分钟后,两台无牌照的本田轿车呼啸而至,8名男子手持扎枪镐把闯入歌厅,将被害人李某打伤。”松原市宁江区二分局刑警支队民警说。

(监控显示该犯罪团伙寻衅滋事现场)

经民警外围排查,这伙人自称“凌家军”,多次到歌厅强行推销卖淫女,还经常在某短视频平台上发布暴力视频,团伙成员均为青年男性,与多起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案件有关。

繁荣派出所迅速将调查情况作为重要涉黑涉恶线索上报。

“该线索迅速引起了松原市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抽调刑侦、情报、网安、视侦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办案民警说。

经调查,指挥殴打李某的男子被指认叫“凌小飞”,通过细致排查,最终确定“凌小飞”的真实姓名叫徐建英,系犯罪团伙“凌家军”的“掌舵”,该团伙在互联网上存有大量团伙活动资料主动对外展示。专案组民警在千余个冠有“凌家军”名号的网络视频中,逐步筛查出团伙的组织架构,明确了内部分工和运行模式。经过线上线下的身份确认,一举打开案件突破口。

(该犯罪团伙组织架构)

“通过对团伙人员的深入梳理,利用姓名、绰号、体貌特征等要素,进行大量信息比对,部分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的悬案、隐案浮出水面,大量犯罪证据得以印证。”办案民警说。

经过长时间的秘密跟踪取证,专案组民警在扶余市锁定了该团伙窝点——“虹场KTV”,确定了“凌家军”团伙成员在这里组织年轻女性进行卖淫活动,实行专人收钱,对卖淫女负责接送,卖淫女上、下班还有专人组织看管。

雷霆出击一举打掉“凌家军”犯罪团伙

随着案件侦查的深入,专案组发现“凌家军”吸收了同类组织“育新社”,徐建英与“育新社”老大姜天吉结拜,两个团伙合并后,不但将组织卖淫的触角延伸到宁江区,而且聚众斗殴、摆队形成为常态。

“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凌家军’察觉到了风吹草动,准备外逃。”办案民警说。

2018年12月4日,徐建英与10名骨干在一饭店内聚餐为其送行。专案组决定立即收网。当日18时许,徐建英等人准备离开时,潜伏在饭店门前的专案组40名民警迅速形成合围,将11名团伙骨干全部抓获。

按照统一部署,各地抓捕组统一指挥、同步行动,赴扶余市抓捕的民警迅速控制“虹场歌厅”。

(抓捕现场)

“我们进入歌厅内部时,起初发现一楼二楼都没有人,后经过仔细检查才发现,歌厅内竟有密门密道,在密门密道内抓获躲藏的21名团伙成员。”办案民警说。

民警还赴内蒙古通辽,抓获骨干成员孙某龙;赴辽宁大连警力在当地某歌厅内将另一骨干成员王某抓获。

至此,34个抓捕目标无一漏网,“凌家军”犯罪团伙全军覆没。

专案组连夜开展审讯、采集信息,进一步扩大战果,累计抓捕涉案人员56人,解救受害少女17人。

此后,民警辗转四省九市取证452份,查清“凌家军”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强迫卖淫、强奸、寻衅滋事、非法持有枪支、拐卖等12类刑事犯罪。

网络炫耀立帮规唱帮歌摆队形

2017年底,刑满释放的徐建英组建“凌家军”,自称“凌家军掌舵”,并与另一个犯罪团伙“育新社”老大姜天吉(绰号才子)合流,在名义上共同“当家”,“军师”丁某龙(绰号黄蜂)负责出谋划策,是实际上的副手。“凌家军”下设“龙、虎、刀、枪、战、锋、善、恶、鬼、煞”等十三门,分封骨干“门主”,招揽闲散无业人员加入。

“凌家军”自编“帮歌”,制定“誓词”,新人宣誓,掌舵授名,名字前面必须加有“凌家”字样,终身不得叛离。骨干成员统一着装,持“凌家军”特制器械。其成员在某短视频平台上注册姓名时统一加上“凌家”字样,至今在该平台仍可以找到成员之前发布的短视频,包括女孩相对隐晦的“招嫖”内容。

(办案民警讨论案情)

“徐建英挑选好勇斗狠人员参与犯罪活动,由军师培训拐骗少女参与卖淫,每名骨干成员带1-2名被诱骗、胁迫的卖淫女进驻歌厅,由专人组织管理,解决各类事端。”办案民警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迅速发展成组织庞大、结构清晰,以组织卖淫为支撑、以暴力活动做保障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凌家军’制定严格的帮规,对违反帮规的团伙成员,轻则罚跪,重则殴打。”办案民警说,他们还对“卖淫女”上下班统一时间,获利统一上缴,租房统一住宿,不许保留私人钱物,不许单独联系顾客,不许独自出台卖淫,定期检查“卖淫女”的聊天内容、通话记录,并定期更换手机号码。

威逼利诱未成年少女摧残逼迫卖淫手段令人发指

“凌家军”自组建以来,不择手段大肆敛财。

团伙成员将未成年少女作为目标,利用金钱诱惑、言语威胁、强拍色情视频等手段拐骗、引诱、控制青年女性,并将猥亵被诱拐女性拍成视频炫耀,致使被拐骗的少女身心遭到摧残和重创。

“军师负责给小弟‘培训’,如何以处对象的名义诱骗少女到歌厅胁迫卖淫,一旦遇到不听话的女孩,该如何进行处理等。”办案民警说,“凌家军”利用网络平台宣传猛男帅哥形象,以处对象、交朋友为名,寻猎年轻女孩,施行人身控制,组织强迫她们卖淫,所得收入全部剥夺。

不满14岁的少女小倩(化名)被“凌家军”团伙成员以交朋友的名义骗取信任,诱骗到歌厅“打工”,涉世未深的小倩竟心甘情愿地在“凌家军”团伙里胡作非为。“她父母知道后,把小倩找回学校上学,可没想到她竟已成为犯罪团伙的‘大姐’级人物,帮着犯罪团伙管理其他被诱骗、胁迫的卖淫少女。”办案民警说。

“凌家军”团伙被诱骗、胁迫卖淫女多为未成年人,利用强奸、轮奸摧毁其道德防线,供团伙成员玩虐,之后强迫卖淫为其创收。对不听从管理的被诱骗、胁迫卖淫女采用电棍击打、烟头触烫、减餐断食等方式折磨。因拒绝卖淫,女孩高某被从疾驰的轿车上推下,造成脾破裂……丛某欲逃离团伙,被多次毒打后绝望割腕自杀,后经抢救方转危为安……

“被诱骗、胁迫的‘卖淫女’每日定时集体出工,专人看管,直至患病被赶出。”办案民警说。

徐建英以收取歌厅每月入场费3万元为条件,将利诱、拐骗、胁迫的少女提供给歌厅,并亲自指挥十余名被诱骗、胁迫卖淫女“创收”。据统计,先后被“凌家军”控制的被诱骗、胁迫卖淫女达30多人,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非法敛取不义之财高达百余万元。

“‘凌家军’迅速膨胀,无视法律,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办案民警说,“凌家军”利用网络造势,发布“摆队形”视频,公然向外界推销自己,明码标价出面“摆事”,在物业纠纷、商业纠纷、拆迁征地中受雇他人,大打出手,严重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秩序。

2018年7月,凤凰蓝湾小区物业公司施工遇阻,雇佣“凌家军”封锁单元门,不准住户出入,随意殴打居民,横施淫威。

“客人与小姐发生矛盾,‘凌家军’出面解决,并多次对被害人敲诈勒索。”办案民警说。团伙主犯姜天吉以李某打伤其手下小姐为名勒索11.5万元,在李某无法“赔偿”的情况下,逼迫李某卖淫“还债”。

“虹场歌厅”一度与“凌家军”中断合作,被团伙成员暴力威胁后,歌厅老板不得不送钱请求入场。

“‘凌家军’的头目非法持有枪支,并将扎枪伪装在台球杆套内,随身携带、随时使用。受人雇佣,先后在松原、长春、乾安等地多次摆队形,暴力殴打他人。”办案民警说。

2018年5月,该团伙3名成员将一男子殴打致伤;同年7月,出动8名团伙成员将李某某打伤;9月出动10人,用刀将高某扎伤。

为开拓“市场”,“凌家军”多次寻衅滋事。

2018年4月,该团伙出动20余人,与另一团伙两次发生械斗。2018年5月,“凌家军”与另一团伙各自出动10余人进行械斗。

“凌家军”不断扩大架构,除“十三门”外,吞并育新社、分支三清社、龙家军(另案处理),逐渐向白城、榆树、通辽、大连、南京、上海等地拓展势力范围。在“凌家军”势力急速膨胀的刺激下,一些青少年尝试效仿,给社会治安带来严重隐患。

(该团伙辐射区域)

2019年12月,松原市宁江区法院和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作出一审、二审判决,徐建英、姜天吉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强迫卖淫罪等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丁某龙、孙某生等41人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强迫卖淫等罪名被判处18年至11年不等有期徒刑;邱某龙、张某峰等18人,犯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被判处13年至1年不等有期徒刑。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