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中央发话:全部纳入监管!

不留死角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近日召开,其中一大议题是关于平台经济健康发展。

会议明确提到,要提升监管能力和水平,优化监管框架,实现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监管,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增强监管权威性,金融活动要全部纳入金融监管。

针对金融科技飞速发展下的潜在风险,中国官方在过去不到半年时间内频频发出信号:必须处理好金融发展、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关系。

不留监管死角

过去数年,中国金融创新速度与科技水平同步提升,信息技术的创新运用始终伴随金融改革发展进程,这扩大了金融服务覆盖面,提升了金融服务效率,在降低融资门槛等方面作出了一定贡献,部分应用领域已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但也应注意到,金融数字化快速发展带来了网络安全、市场垄断、数据权属不清、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新问题,还有一些“伪创新”甚至违法违规行为,影响市场公平和金融稳定。

2020年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专题会议召开并表示,既要鼓励创新、弘扬企业家精神,也要加强监管,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有效防范风险。

随后,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在出席一次吹风会时称,要按照金融科技的金融属性,把所有的金融活动纳入到统一的监管范围。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此前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等媒体表示,金融科技本质上是一种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活动,也应当依法依规纳入监管、持牌经营。

对于此次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提出的“金融活动要全部纳入金融监管”,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说,该提法意味着金融监管将会实现全覆盖,不留死角,同时也要求中国科技金融创新必须牢牢把握住合法合规的前提。

“这不是要遏制金融创新,而是要规范金融创新。中国金融需要的是能够助力国计民生和符合监管要求的金融创新,而非规避监管进行制度套利的创新。”田利辉说。

未来如何监管?

对金融创新活动,监管亦要与时俱进。

近年来,一些大型科技公司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形成大型金融科技公司,搭建起属于公司的“数字帝国”,而它们的发展有利也有弊。

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主席肖钢指出,大型金融科技公司不利的方面体现在混业经营可能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金融消费者与投资者的保护仍不充分,维权难度大;可能形成行业事实垄断,给监管部门反垄断带来了不少挑战;可能存在技术安全风险;去中心化增大监管难度。 

他建议,对于大型金融科技公司,监管应完善对大型金融科技公司的监管框架,加强对金融消费者与投资者的保护,加强反垄断监管,建立健全应急管理机制,加强国际监管协调。

尚福林直言,对“伪创新”“乱创新”予以严厉打击,对各类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但也要持续完善监管体系,增强针对性、适用性和可操作性。

肖钢也提到,面对数字金融发展中的种种挑战,应大力发展监管科技加以应对。监管科技旨在利用科技手段优化金融监管模式,提升金融监管效率,降低机构合规成本。

但目前来看,监管科技的发展落后于金融科技的发展,未来应加强统筹规划、提升监管的智能化和穿透性等。

田利辉说,互联网企业业务创新能力突出,监管需要开展原则监管,从而防止通过模式创新进行制度套利。而且在新时代,监管需要积极使用大数据和云计算,适时开展智能监管。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