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涉贿5000万,白发厅官受审!前任搭档家中搜出5支枪

3月22日,满头花白头发的李彦龙,站在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上受审。

李彦龙2019年12月在兰州政协副主席的任上退休,2020年6月3日被查。据检方指控的犯罪行为,他从2004在兰州市永登县县长任上开始受贿,直到2019年从兰州政协副主席退休的16年仕途上,一路腐败,带病上岗,索取、收受财物共计5002万余元。

李彦龙在庭上不时摘下眼镜抹泪,不到62岁的他已是满头白发,他说,“我本应该安度晚年,却饱尝失去自由这一人生最大的痛苦, 金钱毁了我的尊严和荣誉,贪婪注定了失败的人生。”

李彦龙曾主政兰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担任党工委书记近7年,这里是其仕途重要的站点,也是其陷入贪腐最重要的一段时期。与他前后脚担任兰州高新区领导职务的牛向东张国一已经先他落马,牛向东被控受贿、索贿共计6390余万元,落马时家中还被搜出五支枪;张国一受贿1037万余元一审被判10年6个月。

微信图片_20210327134723

李彦龙受审。据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号

贪腐16年,被控受贿5002万满头白发庭审哽咽

李彦龙出生于1959年9月,甘肃白银市人,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兰州工作。1995年至2002年,曾在兰州市政府办公厅任职,担任过兰州市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处长、兰州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兰州市政府副秘书长。

2002年10月, 李彦龙获任兰州市永登县委副书记,提名县长候选人,这是他首次到地方任职。两个月后去代转正,履新县长。据起诉书指控,2004年他开始利用职权受贿,也是就当了县长两年后,李彦龙陷入了贪腐的泥沼里,此后随着官职的上升,越陷越深。

2006年9月,李彦龙升任永登县委书记,至2010年4月调任兰州市委党建领导小组副组长,李彦龙在永登县工作了近8年。

在兰州市委党建领导小组短暂过渡,2010年底, 李彦龙获任兰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跻身副厅级,在这里主政近7年。

2016年,李彦龙走上政协兰州市委员会副主席岗位,2019年12月到龄退休,退休半年后即被查。

3月22日,李彦龙在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酒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彦龙2004年至2019年在担任兰州市永登县县长、县委书记、兰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间记及政协兰州市十四届委员会副主席期,利用职务便利,多次为他人在企业经营、工程承揽、项目审批、资金结算、土地使用权转让、就业安置等方面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5002.298382万元。提请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酒泉的部分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李彦龙的亲属及各界群众等200余人旁听了庭审。该案将择期宣判。

与甘肃俩大老虎有交集

据指控,永登县县长任上是李彦龙贪腐的起点,那么在2010年12月—2017年10月,他主政兰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担任党工委书记的近7年,则是其仕途重要的站点,也是其陷入贪腐最重要的一段时期。

这7年间,正是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和原副省长、兰州市委原书记虞海燕主政期间。王三运、虞海燕在任时,正值兰州高新区、兰州新区建设大兴土木之际,涉及大量工程招标承建。王三运落马后被曝出曾与自己的亲信企业地产公司名城集团大手笔合作,大量地产项目落户兰州高新区。而李彦龙这次被控的罪行中,正是涉及工程承揽、项目审批、资金结算、土地使用权转让等方面搞利益输送。

2017年1月,虞海燕被查;六个月后王三运应声落马。伴随着王、虞二人出事,庆阳、兰州、酒泉等地近百名官员被查。2018年7月,重庆市中级法院认定虞海燕受贿6563万余元,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9年4月11日,王三运因受贿6685万余元,被河南省郑州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王、虞二人均未上诉。

两名落马副市长都曾任职兰州高新区

曾任兰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领导,并先后落马的还有牛向东、张国一。牛向东和张国一曾同时担任过兰州市副市长,又与李彦龙前后脚任职兰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牛向东作为专家型官员,履历可谓耀眼:一个普通医学生,弃医考研,研究生毕业后,又攻读考上北大的经济学博士,还赴美留学师从诺奖得主从事博士后研究。留过洋,有着博士头衔,顶着经济学家光环,2004年11月,40岁的牛向东作为人才被甘肃省引进,获任兰州市市长助理(正县级)。此后牛向东在甘肃任职15年,历任兰州市市长助理、国资委主任,兰州市副市长、兰州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兰州新区管委会主任、甘肃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巡视员等职,其中有9年时间主管高新区和新区工作。2019年5月,牛向东落马。

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2月至——2011年3月,牛向东任职兰州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期间从市长助理升至副市长。而李彦龙2010年12月获任兰州高新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与牛向东搭班子共事3个多月。

牛向东以高学历为自己的官运博得个高起点。然而兰州任职的重要岗位上,他却大捞黑钱,落马时被批“‘规划’名利仕途,将到西部任职当作搭建‘官梯’、快速升迁的平台和捷径,既想当官又想发财”。2020年1月, 牛向东受贿、非法持有枪支案在武威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他被指控利用职务便利先后23次受贿、索贿共计6390余万元,落马时家中还被搜出五支枪。牛向东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牛向东在甘肃省纪委监委发布的忏悔视频中说,“贪腐道路,一旦踏上,将失去人生的幸福和前途,而且影响的不是你一个人,包括你的家里人。”“一旦踏上以后,很难回头,更多的是在黑暗中忐忑前行,惊恐度日。”

微信图片_20210327134735

张国一。资料图

再来说张国一。

张国一1962年出生,甘肃白银人,仕途全部在兰州市内。他早年在兰州市西固区任职,历任区长、区委书记。2016年2月,张国一升任兰州副市长、党组成员。同年11月,张国一调任兰州市委常委、秘书长,并于2017年10月兼任兰州高新区党工委书记,此时李彦龙卸任当了近7年的兰州高新区党工委书记,交棒给张国一。

两年后,2019年7月,张国一落马,12月被双开。双开通报中提到他心存侥幸,得知被组织调查后,讲迷信拜鬼神,企图“平安”过关。通报还指出,张国一“拉帮结派,搞人身依附,选人用人亲亲疏疏,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结成政商小圈子,抱团谋利,严重破坏任职地方政治生态”。

2020年10月,张国一一审被判10年6个月,罚金60万, 法院查明他先后非法收受29名请托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37万余元。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以《警钟|甘肃省兰州市委原常委、秘书长张国一:在恭维中被围猎,只能流下悔恨的泪水》为题,发布了一段时长为1分10秒的视频。视频后半段,张国一已经泪流满面。他解释说,自己流下的泪水代表四种情况:一是伤感的泪水,伤感自己没把握好,要离开组织;二是思念的泪水,是对于亲人的一种思念;三是悔恨的泪水,是对过去所犯错误的悔恨;四是恐惧的泪水,对自己未来走向监狱里高墙生活的恐惧。

来源:南方都市报(nd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