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原标题: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3月28日,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播出第三集:《打伞破网》。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专题片讲述了辽宁东港宋氏兄弟涉黑团伙在连续两任市委书记的包庇纵容下,成为一颗30年不倒的“黑色毒瘤”;海南省昌江县多名公安局局长先后在黄鸿发涉黑团伙的“黑金”诱惑下沦为“黑伞”;在长沙“现金王”文烈宏涉黑团伙的腐蚀下,湖南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周符波、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均沦为其保护伞。而单大勇面对千万元现金“好处费”,还击穿底线,违规立案侦查、对举报人指定监视居住。

市委书记哭泣:开始我想很好地为老百姓服务

东港市是辽宁省丹东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

2018年4月22日,一场特大扫黑行动在这里秘密展开。辽宁省公安厅指定本溪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调集400多名警力同时展开抓捕。丹东宋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53名成员全部落网。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宋琦、宋鹏、宋瑛三兄弟以暴力垄断当地渔业市场,以恶敛财“白手”起家。其中,宋琦还当上了丹东市人大代表,宋鹏当上了丹东市政协委员。

宋氏兄弟实施了390多起违法犯罪事实,其中涉及两起命案。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专题片披露,宋氏兄弟的“保护伞”,是曾任东港市市长、市委书记的刘胜军。

“开始我是想很好地为老百姓服务,为党做出贡献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防微杜渐,没有底线意识,逐渐的因为事情小就不在乎,形成了权钱交易。”刘胜军在镜头前哭着说。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2008年,宋琦的宝华集团想要投资一个产业园项目,刘胜军帮助他“空手套白狼”,竟然无偿取得了1603亩国有土地。而按照正常的土地出让价,应缴纳2.3亿元的土地出让金。

从2008年到2017年,宋琦、宋鹏兄弟分39次送给刘胜军各种财物折合人民币610多万元。

2016年,刘胜军升任丹东市副市长,杨乃文接任了东港市委书记。

在专题片中,杨乃文也出镜接受采访,“(我)收受了宋氏兄弟500多万的贿赂,(就)对这件事情睁只眼闭只眼,助长了他们滋生蔓延的态势。”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黑老大”花钱帮人买官 造“伞”养“伞”

专题片披露了海南省扫黑除恶第一案——黄鸿发涉黑团伙案件细节。

黄鸿发,昌江特大涉黑组织的“黑老大”,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他以开设地下赌场起家,先后吞并了昌江地区多股恶势力帮派,做大成势。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这个团伙通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暴力手段,对昌江地区的铁矿、混凝土、沙石场、娱乐场所、农贸市场、土建工程等十多个行业领域,形成了非法控制或强势垄断,时间长达30年之久。在此期间,黄鸿发组织共实施违法犯罪多达58起,涉嫌20项罪名,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13人轻伤。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黄鸿发及其团伙对政府相关具有行政监管和执法职能的工作人员进行拉拢、腐蚀。

昌江县公安局两任局长王雄进、麦宏章,都曾是黄鸿发的保护伞。

王雄进面对镜头坦言,“他们搞赌的时候,就给点好处费,所以我就感觉不要白不要。(但是)你说不害怕是假的!”王雄进先后14次收受黄鸿发的好处费共计522万元,而这些受贿所得又被他放贷给黄鸿发不断赚取利息。办案人员介绍,王雄进4次共借给黄鸿发150余万元,获利共计1650万元。

2009年,黄鸿发指使同伙持刀行凶,致人死亡。王雄进随后安排下属篡改问询笔录,帮助黄鸿发脱罪。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黄鸿发还曾花钱帮人买官,造“伞”养“伞”。2011年4月,黄鸿发出资15万元帮助王忠东从一名基层派出所所长升至昌江县公安局副局长。此后,黄鸿发经营的宾馆、酒吧KTV等场所存在的不法行为全都不予打击。

除此之外,黄鸿发对于不合作的执法人员采取了先打压、孤立,再拉拢、腐蚀的策略。

昌江县公安局原政委陈东曾力主依法查处黄鸿发,此后却与其越走越近。据陈东自己讲述,黄鸿发通过迂回战术,先套关系然后慢慢走近、逐步拉拢。“谁跟你好,马上就找人靠上去。原来是对立面,后面就慢慢放松了警惕,一块吃喝拉撒。”此后,陈东也成为黄鸿发从命案中脱身的重要一环。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在黄鸿发的拉拢腐蚀下,昌江县一批公职人员被相继拉下水,收受黄鸿发行贿钱物累计1500多万元。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海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对黄鸿发案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进行了彻查,立案审查调查109人,移交司法机关26人。

“有钱的人我就和他多来往”

2018年11月,陕西省公安厅扫黑办收到群众实名举报,受害人遭到咸阳张宏福涉黑组织的非法拘禁,自己经营的一家工厂也被强行侵占。

陕西省公安厅指令咸阳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然而案件却石沉大海,张宏福涉黑组织依然逍遥法外。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也收到了相关实名举报。

随着张宏福涉黑犯罪事实逐渐浮出水面,案件久拖不决的问题被查实——与权王军有关。

权王军,时任咸阳市委常委、纪委书记。2018年,咸阳市公安局对张宏福立案调查之后,张宏福委托中间人找到权王军,拿30万请他帮忙,权王军选择了收钱护黑。

2019年3月,陕西省纪委监委对权王军立案调查。

据媒体报道,在被查的前10天,权王军曾试图自杀。

据《廉政瞭望》披露,当日,权王军曾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出一条消息,说自己因岗位特殊,每每遭到打击对象的诬告诽谤和造谣,造成精神上的抑郁与烦躁,“决定用自刎方式结束生命”。

另据《新京报》报道,3月7日晚,权王军曾在市委宿舍里自杀,被秘书发现送医抢救,后脱离危险。

3月17日,权王军被查。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专案组查明,权王军找到了负责侦办该案的咸阳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军,说张宏福的案子不要再管了,放一放。李军听了之后就进行了安排。

权王军干预的案件不止这一个。

2018年8月,咸阳市武功县公安局对以吴领会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予以拘留,权王军出面要求咸阳市公安局相关领导释放吴领会或降格处理。

据悉,权王军累计收受财物达6721万,不能说明来源的财产达2930多万!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开始交友还是有选择的,到以后就没有选择了。选择的标准是以钱为标准,有钱的人我就和他多来往嘛,没钱的人根本不来往”。

画面显示,在权王军被抓之后,他在车上痛哭流涕。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收受一千万现金后违法立案侦查

视财如命的长沙“现金王”文烈宏,在20多年里有一项支出却不惜重金,那就是结交公职人员。通过“保护伞”的庇护,他成为称霸一方的“文三爷”。

2007年陷入文烈宏赌场的“杀猪局”,因不堪遭受暴力催债的企业主乐根成,向湖南省公安厅举报了文烈宏。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时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竟是文烈宏的“保护伞”。在接到举报后,周符波做出了“案件暂缓办理”的批示。周符波还告诉乐根成,“我跟他(文烈宏)认识,我跟他打个招呼,你们就和解算了。”

在文烈宏以赌放贷的大网中,周符波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两人相识于赌场、利益勾结于赌债。据办案人员透露,周符波在文烈宏的赌场,累计输了500多万港币,并给文烈宏打下欠条。为了感谢周符波压案不查,文烈宏免掉了周符波的赌债。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文烈宏的朋友圈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是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

据办案人员介绍,文烈宏曾一次提了100万现金在吃饭时送给单大勇,被拒绝。第二次,文烈宏又提了60万港币送给单大勇,再次遭到拒绝。

但是,文烈宏对于单大勇始终没有放弃“围猎”。2014年,单大勇家庭经济状况出现问题,文烈宏趁机以借钱的名义送给单大勇260万元。

2014年10月,当陷入“杀猪局”的企业家张剑波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之后,单大勇对文烈宏撤案不查,还通风报信,为文烈宏出谋划策。

2016年9月,为了阻止张剑波继续举报,文烈宏请单大勇找个理由抓捕张剑波,并在公园里给了单大勇放有1000万元现金的6个箱包,还许诺只要事成就能收到2000万元的答谢。

2016年11月4日,单大勇对张剑波立案侦查,后又违法决定对张指定监视居住。

现场曝光!曾试图自杀的“内鬼”厅官,被抓后在车上痛哭

2019年1月,文烈宏被判无期徒刑。2019年6月,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有期徒刑19年。单大勇领刑17年。

有伞必打,除恶务尽。2018年1月,一场为期三年、集党和国家之力、动员全社会参与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展开。

专题片的最后还公布了一组数据,专项斗争开展三年来,全国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89742起,立案处理115913人。

来源: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