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戳破涉疆谎言!这两位新疆姑娘厉害了

“强迫劳动”还是“追求美好生活”?

一年前,新疆姑娘陈宁和尼罗拜尔·艾尔提对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编造的涉疆报告提出质疑。此后,二人历时9个月,走访5家广东企业,访谈70名新疆少数民族务工人员,写出一份长达1.8万字的研究报告,有力驳斥了ASPI的不实指控。

在报告中,新疆务工者在广东企业的工作状态、生活日常被“事无巨细”地记录。大到未来人生规划,小到一张工资条,真实还原了新疆在外务工人员的工作与生活。

侠客岛邀请了报告撰写人之一陈宁博士,听她讲述报告背后的故事以及她眼中的新疆。

 

尼罗拜尔·艾尔提(左)和陈宁(图源:新华社)

我叫陈宁,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新疆人。

去年4月,我和尼罗拜尔博士看到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的涉疆报告《贩卖维吾尔族:疆外的“再教育”、强迫劳动和监控》,非常气愤和震惊。

我从小在新疆长大,大学本科专业是维吾尔语,新疆人的就业问题始终是我的研究重点之一,可这份报告的内容却与我眼中的新疆大不相同。撰写者通过引用媒体报道、卫星图片等二手资料,号称新疆务工者自2017年至2019年被迫接受“再教育”“强迫劳动”,还说这些用工行为“污染了全球供应链”。

为了澄清事实、还原真相,我和尼罗拜尔决定选用深度访谈、参与式观察等研究方法,去广东做一次扎扎实实的田野调查。站在“人之为人”的立场,去调查、去记录,与我们深爱的家乡同呼吸、共进退,这是我们的初衷。

在整个调研过程中,有太多记忆深刻的经历。

我们在调研时遇到一位企业管理者,他有在多民族环境下成长的经历。他告诉我们:“人要站在人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这让我们特别感动。

有的企业管理者特意去员工家乡考察,走访了解员工家里状况;有的特别注重对员工全面技能的培养,让员工熟悉流水线上的每一个环节、独立组装成品,而不是单纯让他去拧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

一位维吾尔族务工者说,他们刚到广东的时候,企业管理者不知道他们民族的节日(古尔邦节、肉孜节)。有一年过节,他们给老板提了意见,老板拿出电脑搜索,才知道原来维吾尔族要过这些节。自那以后,每年过节厂里都会提供活羊、手抓饭、水果,还发专门的奖金庆祝。

这难道是西方政客和媒体口中的“强迫劳动”?

 

新疆少数民族职工在某企业庆祝古尔邦节(图源:受访者供图)

 

某企业新疆职工餐厅的多语言版本菜单(图源:受访者供图)

70位受访者也让我们印象深刻:一位20多岁的小姑娘学习高新技术,成了工厂里的核心技术员工;有的年轻人一年攒了4万元,把父母接去广东生活;有人打工后经济条件好转,准备辞职学美发,实现爱美的梦想;有的中年务工者通过打工“惠及三代”,既抚养老人,又给孩子更好的教育机会。

一位柯尔克孜族大姐告诉我们,2015年某广东企业第一次到新疆招工时,她和丈夫就报了名。如今,夫妻俩每月能有9000多元收入,已经在县城买了套87平米的房子,还能供得起女儿上大学。这在过去都不敢想象。

出疆务工让新疆少数民族群众有机会接触内地发达省份的经济社会生活,进而开阔眼界、改变命运。有位受访者对我们说,以前自己在老家成天就是放羊,白天赶着羊上山,晚上随便找个石头边裹着衣服就睡。出来务工后才知道原来世界这么大,生产生活条件这么好,感觉“自己过去30年白活了”。

学习能力强的务工者还有机会从事更高技术含量的工作。比如一位柯尔克孜族大哥告诉我们,自己刚来的时候做工人,主管看他普通话说得好,就让他做起了翻译。不久后,主管又问他会不会用电脑,大哥说自己可以学。于是,他从电脑开机学起,到现在开单子、做表格通通没问题,做起了文职工作。

还有年轻人因为看不懂机器上写的英文,下决心学起了英语,每天把生词写在纸条上,揣在口袋里,一有空就拿出来背……

这些普通的新疆务工者通过劳动改变生活甚至改变命运的故事,令我们特别感动。我们之间不只是访谈者与受访对象的关系,早已成了朋友。看着自己的家乡人一步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们觉得特别开心,为他们感到骄傲!

 

戴着头巾工作的新疆工人(图源:受访者供图)

 

尼罗拜尔·艾尔提与陈宁同新疆务工者进行焦点小组访谈。图源:受访者供图

最近一段时间,国际上一些反华组织、反华智库煽动新疆议题,我想以一个新疆人的身份说说我眼中的家乡。

我的家乡特别特别美,那里地域辽阔,物产丰富,多元文化并存,不同民族在同一个大家庭中一起生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新疆,汉族同胞说的汉语受阿尔泰语系影响,时常会出现谓语后置的现象,连语言都这样水乳交融,何况是人呢?

2008年,我第一次从乌鲁木齐来到喀什上大学。我还记得当时大学门口有条吐曼河,臭气四溢。13年过去,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漂亮,街道干净整洁,基础设施也越来越好。吐曼河经过系统治理,已经变成了美丽的景区。

这几年,新疆社会稳定,没有再发生一起暴恐案件,包括喀什在内的新疆各地旅游业迎来井喷式发展。很多内地朋友告诉我,新疆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好,他们一定要来看看。

最近我们新疆的棉花冲上热搜,有人说新疆棉花种植业存在“强迫劳动”,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我上小学的时候,班里一些同学会在课余时间帮家里摘棉花。现在呢?70%的新疆棉田实现了机械化采摘。我的一位老同学还做上了无人机生意,用无人机给棉花施药、喷洒脱叶剂。乍一看以为是超嗨的炫技现场,其实是在种棉花。

那些宣称要抵制新疆棉花的西方政客、媒体和大企业,把经济问题政治化,炮制、传播别有用心的虚假报告,他们的决定真是很愚蠢。这些人恬不知耻地以“人权”为由污蔑新疆,抹黑新疆棉花产业,打击的不正是这片土地上普通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吗?

从这个角度讲,那些抵制新疆棉花的西方政客、媒体和企业才是新疆人权最大的敌人。

观点/陈宁(暨南大学传播与边疆治理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整理/点苍居士

来源:侠客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