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黑恶势力承诺“让你进市领导班子”,他甘愿成保护伞

原标题:黑恶势力承诺“让你进市领导班子”,区长甘愿成为“保护伞”

撰文 | 高语阳 李岩

3月30日,由全国扫黑办牵头摄制的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五集播出。

专题片披露了呼兰区杨氏兄弟、于文波为首的两股黑恶势力案件侦办细节。呼兰区政府为黑恶势力买单,六年间累计垫付2800多万元,此外还拨付财政资金6776万元铺设供热管线,供黑恶势力专用。

政府买单、黑恶势力收钱

2019年6月,中 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秘密下沉呼兰,此行调查的目的是呼兰区黑恶势力一号人物杨光。

杨光是哈尔滨明悦房地产开发集团董事长,“明星企业家”,曾任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人大代表。

杨光家族控制着呼兰公交、供暖、市场等多个市政服务领域,时间长达20多年。

调查组从呼兰区供热这个涉黑家族明争暗抢的“摇钱树”查起。

以于文波为首的另一个涉黑组织,因为对杨家垄断呼兰区供热管网和热源不满,先后数次对自己开发的小区停止供热,引发群体性上访。

于文波

面对黑恶势力裹挟群众、威逼要挟,当时的呼兰区委、区政府作出决定:让本应该以市场价购买热源的于文波公司享受特价优惠,优惠价和市场价的差价由政府补齐。六年间政府累计垫付2800多万元,此外还拨付财政资金6776万元铺设供热管线,供于文波专用。

“政府买单、黑恶势力收钱”,督导组认为这种做法简直是颠倒黑白、令人匪夷所思。面对呼兰区涉黑复杂性、特殊性,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打破常规,先后四次下沉呼兰区。

用“早日进入领导班子”诱惑官员

呼兰涉黑组织的 “保护伞”先后浮出水面。

在督导组进驻期间,时任呼兰区区委书记朱辉、区长于传勇、副区长刘东等人被留置。

经调查确认,与杨氏家族签订垄断协议的,正是时任呼兰区区长于传勇。

“杨家兄弟开始是用利益和物质(诱惑我),但是看我不为所动,因为我年轻。”于传勇说:“后来(他们)说(你)好好干,我们家资源众多,(可以)让你尽快成长,早日进入市级领导班子。”

在这样的说辞下,于传勇帮助杨氏兄弟谋利。

时任呼兰区副区长的刘东回忆了自己收受杨氏兄弟贿赂的经过:“一月份,春节前,他拿了一张银行卡到我办公室,放到我办公室就走了,我问卡里有多少钱,他说是50万。”

这50万是给刘东的感谢费,因为杨氏兄弟的热源厂未批先建,在建厂期间,刘东是城管执法局局长,关照了杨氏兄弟的热源厂。

“要说我是保护伞,说句实在话,我也是被动型的保护伞,我还是有一些顾忌和后怕的,因为他们既然能够到了这个程度,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呼兰区原区委书记朱辉说。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专案组成员任力表示:“核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他们缺乏斗争精神,但也是这个政治生态,主官都不斗争,底下干部自然是随波逐流。”

“他怎么出来了?”

专题片再次提到云南孙小果案,披露了更多细节。

20年前被判处死刑,而后又离奇“复活”继续作恶的云南黑恶势力头目孙小果此前引发社会关注。

在办案人员全力调查下,孙小果案目前已经尘埃落定,主犯孙小果被判处并执行死刑。

2019年3月,孙小果因和同伙在KTV打架斗殴踢爆对方膀胱致重伤,被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决定逮捕。但不久后,孙小果被取保候审,和受害方达成和解。

专题片指出,此时的孙小果认为,他会和此前作恶一样依靠关系和势力,如愿逃脱法律制裁。“然而,他没有料到的是一场席卷全国的扫黑风暴让他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躲进‘避风港’。”

云南省昆明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朱彬彬在专题片中透露,当时看到“孙小果”这个名字时候便引起她的注意,“他怎么出来了,原来不是被判处死刑吗?”政知君梳理发现,朱彬彬此前曾长期在昆明市官渡区检察院任职。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

死刑前画面曝光

根据公开报道可知,1975年出生的孙小果恶行累累:

1994年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案件办理期间他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

1997年4月-6月,他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四名未成年少女;

1997年11月,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合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

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1999年,孙小果被改判死缓;

2007年,孙小果被改判有期徒刑20年,实际上,孙小果仅服刑12年便被释放出狱。

专题片此次披露,孙小果被历次减刑的细节。

片中介绍,通过孙小果母亲、继父在狱外奔走策划,最终由云南省一监总工程师提供设计图纸,管教干警把图纸带进监狱,同监服刑人员按照图纸制作模型,一个署名为孙小果的“防盗窨井盖”的专利发明就这样被捏造而出。

如此荒诞的剧情,让人不难想象孙小果背后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就此,云南省纪委监委第十一审查调查室主任欧阳雨林表示,不论涉及到谁都必须一查到底。媒体报道指出,孙小果背后的19名“保护伞”获刑。

政知君发现,此次专题片还披露了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的画面。画面中,孙小果双眼含泪,在进行了相关文件签署程序后,被带至室外。

资料 | 央视 校对 | 葛冬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延伸阅读:

拥有上百辆豪车价值过亿,电业局副局长如何成一方“电霸”

哈尔滨市电业局原副局长李伟。专题片视频截图

3月29日晚,由全国扫黑办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6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播出第四集《治乱清源》。专题片详细介绍了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哈尔滨李氏三兄弟涉黑案,哈尔滨市电业局原副局长李伟,与其兄弟李桐、李建,通过非法手段垄断了当地电力系统77%份额的配套费工程,成为一方“电霸”。

李伟拥有上百辆豪车,价值过亿。专题片视频截图

劳斯莱斯、宾利、悍马、限量版克莱斯勒猎兽、限量版老爷车光冈女王一一出现在专题片画面里,上百辆豪车总价值近亿元。这些都是哈尔滨市电业局原副局长李伟的私家资产。清代蓝底蟒袍、清代雍正年制黄地绿彩龙纹菱口盘、乾隆年制粉彩花卉大碗、石釉粉彩花瓶,这些都是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李桐的个人藏品。除了豪车与古董,李氏兄弟在松花江还有一处豪华码头,拥有的房产数量多达69套。

专题片介绍,2010年,李伟任哈尔滨市电业局局长助理,兼任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三年后,李伟被提拔为哈尔滨市电业局副局长,他的弟弟李桐接任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专题片详细披露了李氏兄弟攫取巨额利益的的手段。电力配套费指的是小区开发商按照建筑面积向电业局缴纳的费用,按照政策,配套费工程应该向社会上所有具备资质的电力企业公开招标,但在李伟任职电业局副局长期间,公开招标大都变成他的个人指定。每当有开发商申请供电,作为哈尔滨电业局副局长的李伟会先将配套费工程指定给下属企业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也就是由他的弟弟李桐接手,然后再走个形式,补齐招标流程。李桐从李伟手中拿到工程后会分包出去,但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些工程大都交给了自己的三哥李建。李建是李伟的亲弟弟,李桐的哥哥,大哥在电业局有权力,四弟在电力集团有工程,三哥李建在哈尔滨成立了多家电力安装企业,负责把权力和工程变现。

李氏三兄弟。专题片视频截图

层层分包,不过是从李氏兄弟的手中传来倒去。专案组调查发现,除了需要招标的配套费工程,那些用电单位可以直接委托施工方的工程也没有脱离李氏兄弟的黑手。由于掌控着验收送电这个最后的环节,想要承包电力工程就必须过李氏兄弟这一关,不让李氏兄弟经手,用电单位和企业就会遭到敲诈勒索和暴力威胁。

警方查明,李氏兄弟分包的配套费工程总价达31.6亿余元,通过非法手段竟然垄断了当地电力系统77%的份额,李氏黑恶势力俨然成为了“电霸”。

微信公众号“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曾刊文提到,哈尔滨警方介绍,李氏兄弟的高要价、低成本,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买单。施工质量不过关,用电安全存在严重隐患;施工要价过高,导致楼盘的成本也要相应提高,几乎已经影响到了全市的房价。

2019年6月,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重点督办李伟李桐案件,要求在打财断血上持续发力,深挖背后的“保护伞”。2019年7月,全国扫黑办将“李氏三兄弟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要求查办一案、带动一片,以扫黑为切口,深挖乱象根源,整顿行业漏洞。

经过近两年的侦查,公安机关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5名,查处刑事案件308起,李氏三兄弟共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强迫交易、聚众淫乱等24项刑事犯罪,共形成3285本卷宗,可以铺满5个篮球场。

2020年8月24日,李伟李桐等21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20年10月30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对被告人李伟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寻衅滋事罪等20项罪名,被告人李桐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等18项罪名,数罪并罚,均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专题片指出,李氏兄弟涉黑案暴露出相关职能部门和相关人员疏于监管,严重失责失察。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对30余名公职人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并督促电力系统对64名相关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进行问责。哈尔滨市电力行业展开了行业整顿,电力行业秩序和营商环境明显恢复。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