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瑞丽再封城:9人确诊4人是缅甸籍,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原标题:198天瑞丽再封城:9人确诊4人是缅甸籍,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九位确诊病例中四位是缅甸籍,他们如何进来的?田先生说,“现在在瑞丽的缅甸人,大部分都是疫情之前就在的。如果有其他渠道进来,应该不是通过瑞丽口岸,”他猜测说,“盈江、陇川(口岸管理)没有瑞丽那么严,有可能从那边过来。当然具体怎么来的,只能等官方通报了。”

封面新闻记者 陈甘露 钟雨恒

两个偷渡者,停了一座城。去年9月14日,瑞丽市通报了两例输入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两人均系偷渡入境。瑞丽随即宣布“封城”。198天后,瑞丽再度宣布“不进不出”。

3月30日,瑞丽市通报新增6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患者,3个无症状感染者。30日22时,瑞丽市宣布对离开该市车辆、人员进行交通管制,原则上不进不出。这是时隔多日,内地31省份再现本土确诊病例,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本次通报的病例中,确诊者有1人系缅甸籍,无症状感染者3人均为缅甸籍。

这四名缅甸籍病例活动轨迹如何,官方还没有公布确切消息,是否和半年前一样存在着偷渡者,目前不得而知。对此,新华社也忍不住发文:上次的教训有没有转化成更有成效的防范措施?是否意味着当地“外防输入”仍有漏洞未堵住?

瑞丽的边境防控难在哪里?封面新闻记者3月31日采访了几位在瑞丽边境生活、工作的人,在他们看来,尽管政府在瑞丽16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加大、加严了防控,但因为缅甸国内形势不稳、再加上瑞丽出名的翡翠贸易等原因,边境防疫“难度难以想象”。

3月31日瑞丽(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与缅甸木姐一墙之隔,沿线拉起铁丝网

近期,缅甸政治局势动荡。有消息称,已有上万难民涌向缅甸与泰国边境地区,而中国与缅甸的边境防控压力也顿时倍增。瑞丽本土疫情的出现,让外界对于当地“外防输入”的防范工作产生疑问。对此,因工作常居瑞丽市的樊先生有不同的看法。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自己对瑞丽比较熟悉,自去年疫情发生以来,当地政府加强了对边境线的巡逻,“偷渡不太容易发生。”

樊先生住在瑞丽市姐告口岸,离缅甸边境城市木姐县仅有一墙之隔。

3月30日早上,樊先生前往瑞丽市区办事。上午十点,他突然接到通知,因为疫情管控暂不能返回姐告。直到3月31日中午,自己才得以返回姐告国门社区。樊先生说,按照要求,目前社区已经安排了全员核酸检测,自己也已经完成了检测,尽量不外出,“面对这次的新增病例,当地人还是很紧张的。”

“现在官方还没有发布正式消息,还不知道源头来自哪里。但是当地政府对于边境线管控严格这一点是肯定的。”据樊先生介绍,自己所居住的姐告口岸边境线区域,都拉起了铁丝网,24小时有值班人员巡逻,“我们每天出门都能看见。”他发给封面新闻记者的几张实时照片显示,高大的铁丝网背后,就是缅甸风格的一排排低矮的房屋。

铁丝网旁有巨大横幅,上面写着,“严防疫情输入,举报偷渡有奖。”

“以前没有疫情的时候,偷渡的情况是要严重一些。姐告紧挨着缅甸木姐县的村子,以前经常是有人白天过来,晚上回去。但是现在因为防疫,再加上缅甸政治局势紧张,管控升级,我感觉偷渡不太容易发生了”,樊先生说道。

有瑞丽本地网友发帖称,瑞丽边境情况复杂,政府已经加强了巡逻人手,自己家人也在其中,“自从疫情开始,各行各业派人没日没夜轮流守边,白天上班,晚上守边境。边境的防护铁网一层加一层,他们真的很辛苦。”

3月31日瑞丽(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九成翡翠原料来自缅甸,价钱涨了两三倍

瑞丽是景色宜人的“边境小镇”,浸淫了中缅两国的风土文化,旅游资源很丰富,尤为出名的是瑞丽翡翠资源。

“来往瑞丽的缅甸人,大部分都和翡翠有关,否则边境口岸那么多,为什么就瑞丽那么多缅甸人。”常年在中缅边境做翡翠生意的田先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瑞丽这个城市最有名的行业就是翡翠。”

因为疫情,瑞丽口岸自去年4月4日起,按照云南省指挥部第15号通告要求,在瑞丽口岸实行“人货分离、分段运输、封闭管理”。去年9月14日之后,瑞丽口岸防控要求进一步严格。“我月初去了一次,缅甸人完全无法从口岸过来,管理比较严格。”

因为疫情缘故,瑞丽的翡翠生意也受到一定影响。去年9月14日那一波疫情爆发时,瑞丽发布通告要求,“严格珠宝翡翠直播、交易活动。暂停瑞丽市行政区域内所有珠宝翡翠网络直播基地及珠宝交易市场(场所)直播、交易等聚集性活动,经营管理人员、直播从业人员须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经核酸检测呈阴性者方可入场开展管理、直播、交易等活动,并严格落实防疫措施。”

“翡翠生意分为原石和成品,去年9月以后,石头难进来了导致成品难做了,精品的料子价钱高的涨了两三倍。”田先生说,除了疫情,缅甸国内局势不稳定也影响了翡翠产业。“毕竟98%的翡翠原料,都来自缅甸。”

这一波的疫情,显然又将影响中缅的翡翠生意。

九位确诊病例中四位是缅甸籍,他们如何进来的?田先生说,“现在在瑞丽的缅甸人,大部分都是疫情之前就在的。如果有其他渠道进来,应该不是通过瑞丽口岸,”他猜测说,“盈江、陇川(口岸管理)没有瑞丽那么严,有可能从那边过来。当然具体怎么来的,只能等官方通报了。”

3月31日瑞丽(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71号界碑旁的店主:疫情之后就没了游客

“现在我们这里没人了,都关闭了。”中缅边境71号界碑,坐落在德宏州瑞丽市的银井寨附近,国境线将整个村寨一分为二,中国一侧的称为银井,缅方一侧的称为芒秀,形成了“一个寨子分属两个国家”的独特景观。寨中的国境线以竹篱、村道、水沟、土埂为界。

王老板就在71号界碑旁开了一家纪念品商店,“71号界碑被称作网红界碑,每一位来瑞丽玩的游客,都会在这里打卡拍照,不然就白来了嘛。”王老板的店里主要卖缅甸特色的商品,比如缅甸特产的痛风药、有缅甸风情的石刻、木雕和一些中药材等,当然还有两地边民都非常喜欢的“中华烟”。

3月31日瑞丽(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去年疫情爆发之后,就没有什么游客了,生意少了很多。”虽然没有仔细算过具体损失有多大,王老板说,“反正影响很大。我们这里是边民管理,两边的人都有边民证,之前持证可以出入两国边境。但也有一个范围限制,不能乱走。现在管理更严了。”由于边境口岸控制,他的进货渠道也受到影响。“现在海关控制很严,时间也(耽误)比较久。”王老板透露,自从疫情后,他店里面以前的缅甸商品“库存”已经卖完了,新进的商品也因渠道管理更严涨了价,“比之前贵了不少。”

瑞丽市3月31日发布通告,要求市区所有居民进行居家隔离,时间暂定一周,无特殊原因不得外出。

目前,王老板和家人都在家里,他们收到了要做核酸检测的通知。“我们之前就做过了,不记得几次了,应该有两三次了。”因为在中缅边境特殊地理位置,过去一年王老板做过几次核酸检测。新的一波疫情,王老板生意势必也会再度受到影响。电话那头,他笑了笑,“没办法,(国家)大局为重嘛。”

一寨两国:村寨成为境外疫情输入最前沿

瑞丽位于祖国西南边境,是中缅之间最大的陆路口岸城市,北、西南三面皆与缅甸接壤,边境线长达160多公里。瑞丽很多村寨都时“一寨两国”,一半属于中国一半属于缅甸,边民跨国而居。也因为特殊的地理和现状,外防输入病例和非法偷渡的形势十分严峻。

除了特殊的地理位置外,瑞丽的边境贸易也十分繁忙。据报道,中国第一个实行“境内关外”特殊模式管理的边境贸易区瑞丽姐告,在新冠肺炎疫情封闭之前,每天通关过境人次超过4.9万。“境内关外”指的是,在我国境内海关辟出一个专门区域,进出货物相当于进口和出口。

去年9月,瑞丽市因两例缅甸籍新冠病例偷渡入境,导致多人确诊。瑞丽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段继波曾表示,边境村寨是防控境外疫情输入的最前沿,为严防境外疫情输入,瑞丽市高度重视边境村寨疫情防护,并做了大量工作。一是严格管控边境村寨进出。对进入瑞丽沿边村寨的车辆实行严管严控。二是严查边境非法偷渡。边境村寨村民自发组织村民守边护边,严格管控边境村寨渡口、小道。

然而,时隔198天,瑞丽市第二次因为缅甸本土病例封城。这里的边境防控工作,再度面临严峻挑战。

来源:封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