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这些“85后”为何能被提拔为县委书记?

原标题:这些“85后”为何能被提拔为县委书记?

《史记》曾载,“县集而郡,郡集而天下,郡县治,天下无不治”。县域治理至关重要,县委书记的人选同样备受关注。

据山西忻州市河曲县官方媒体报道,3月18日上午,党史学习教育中央宣讲团宣讲报告会在太原市召开,县委书记石光源就贯彻落实会议精神提出具体要求。

这则消息表明,1985年10月出生的石光源已任河曲县委书记。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2021年1月至3月,全国至少有5位“85后”密集履新县委一把手。

一般情况下,县委书记年龄多集中在45岁至55岁之间。2015年6月,中组部曾公布拟表彰的100名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人选。当时这100名人选平均年龄50.3岁,其中年龄最小的为40岁,最大为59岁。

从年龄看,“85后”最大的不超过36岁,他们为何能被提拔为县委书记,自然备受外界关注。

高学历,多有名校求学背景

5名“85后”县(市辖区)委书记,涉及沿海及中西部多省份,分别是:福建龙岩上杭县委书记王波,宁夏石嘴山惠农区委书记王宇翔,山西大同云州区委书记宁文鑫,山西忻州河曲县委书记石光源,四川眉山青神县委书记刘今朝。

其中,王波年龄最小(1987年5月生),至今未满34周岁。除年龄外,他们有诸多共同点。比如均为清华高学历人才,最低为硕士,多位都是博士学历。

上述5人最大的特点是,均有清华求学背景,在担任县(市辖区)一级主要领导之前均经历过多岗位锻炼。

王波是清华博士,2013年7月到福建省龙岩市工作,担任过该市永丰新区管委会科技副主任,兼任过永定县高陂镇第一书记。他在担任上杭县委书记之前,已担任4年多县长之职。

与之相类似的是王宇翔。王宇翔是清华硕士,担任过清华党委研究生工作部部长助理。在宁夏石嘴山市经历过多岗位锻炼。如石嘴山市工信局副局长,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副区长,石嘴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等。

王宇翔在担任石嘴山市惠农区委书记、石嘴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之前,担任惠农区区长、石嘴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已有3年时间。

宁文鑫与石光源类似,同为山西人,均是清华硕士,一位在清华招生办当过副主任,一位在清华党委学生部当过部长助理(副处级)。两人又都是以引进人才的方式到山西阳泉工作。

在阳泉工作期间,宁文鑫担任过阳泉市经济信息中心副调研员,石光源担任过阳泉市经信委(市国资委)副调研员,且都在基层经过多岗位历练。

不同之处在于,宁文鑫主要在阳泉市郊区、市城区担任领导干部,石光源先后在平定县(阳泉市下辖)、共青团阳泉市委、盂县(阳泉市下辖)工作,后来异地调入山西忻州市。

刘今朝为清华博士,曾在清华工作,担任过清华团委副书记。2016年2月到四川,担任过阿坝州发改委副主任,阿坝州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九寨沟县委副书记、副县长等职。2021年1月异地调任眉山市青神县县长,3月任县委书记。

值得一提的是,刘今朝在清华时曾参与多项国家重大项目和重要国际合作项目研究,以第一作者发表多篇SCI论文,以及其他核心期刊论文。

除了上述5位,2020年11月,“85后”贺业方任黑龙江县级市穆棱市委书记。贺业方也是清华硕士,在清华招生办担任过副主任。就媒体披露而言,全国目前至少有6名“85后”县委书记。

专家:以事择人,不以年龄资历选人

每当县委书记的年龄记录被刷新时,总会引起一番热议,诸如年龄、资历,以及提拔程序等。为什么这些“85后”能当上县委书记?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原院长吴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央领导多次强调,培养年轻干部是极端重要和紧迫性的问题,“85后”县委书记密集履新,体现了中央选拔年轻干部的视野,就是要把优秀的年轻人放到基层放到关键岗位上去锻炼。

北京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是一个正常现象,在改革开放初期同样也提拔了很多年轻人。这几位“85后”本身学历高,在基层起点也高,而且地方引进人才时也是给予了优惠和承诺的,得到锻炼的机会也比较多。同时,他们也牺牲了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

从岗位职能看,县委书记岗位也有一定特殊性。县一级政权承上启下,中央的各项政策都要在县域落地。县级政府职能部门也比较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其做出的决策,可以直接影响着民众的切身利益。

有的县因为对外联系较多,县委书记还可能负责接待华侨或外宾。县委书记还是县域内重大事件的主要决策者。这对县委书记的综合能力要求也是非常高的。

吴江说,与副职相比,关键岗位是最能锻炼人的。关键岗位是一个试金石,年轻人的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都会得到充分的展现。

对于官场的论资排辈现象,吴江表示,我们是以事择人,而不是以年龄、资历选人。

湖南、重庆等地的基层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35岁左右的年轻人,从基层走到县委的领导岗位,的确凤毛麟角。从全国来看,也就几个“85后”县委书记。

他们认为,干部断层、干部老化现象一直没有真正解决。让优秀的年轻人去锻炼,也是现实需求。不过,还要具体地方具体分析,有的地方需要年轻人的闯劲带动,有的地方可能更适合经验丰富的干部。

那么,之后会有更多的“85后”县委书记吗?

上述北大不愿具名的教授表示,今后可能很难再有如此年轻的县委书记了。理由主要有两点,一是选调生的优惠政策在消失,而且学历贬值的速度也很快,高学历人才在基层工作的也不罕见了。二是越级提拔也越来越难。

而吴江认为,年轻的县委书记必定会越来越多。原因是国家2035年要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今后的任务会越来越重。选拔年轻干部就是要他们的冲劲,敢想敢干、勇于创新、勇于创业。

吴江表示,未来高质量发展就需要高素质的干部,而高素质的干部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敢闯敢干,不是四平八稳。在创新驱动发展的过程中,主力军就是年轻干部。他认为,这次选拔“85后”县委书记就是一个信号,选拔干部要从事业出发,每个岗位都是以事择人,不搞干部大排队,有什么战略目标就用什么干部。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