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中评社评:为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做准备

106050274

中评社北京4月6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4月3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厦门与韩国外交通商部长郑义溶举行会谈。双方在朝鲜半岛问题以及两国关系发展问题方面深入交换意见,决定尽快启动中韩关系未来发展委员会。韩国欢迎中国提出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是美国在东北亚地区建立遏制中国的包围圈,要求韩国、日本等国在中国新疆问题上制裁中国的大背景下,中韩两国达成的重要共识。

在如何对待中国方面,韩国和日本显然不同。日本全面倒向美国。朝鲜民族是一个拥有自尊的民族。韩国在处理与美国关系方面,始终坚持主权原则,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保留自己的意见。韩国是一个正常国家,虽然美国在韩国驻扎军队。而日本是一个希望正常的国家,因为日本地缘政治外交战略无时无刻不受制于的美国。

韩国希望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但是很显然,依靠韩国自身的力量,无法实现这一目标。正因为如此,韩国外交政策经常处于左右摇摆状态。韩国希望与朝鲜建立良好的关系,但是,朝鲜领导人意识到,韩国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必须仰仗美国,因此,对于韩国伸出的橄榄枝,缺乏兴趣。韩国总统意识到这一点,希望中国从中调解,改善与朝鲜的关系,尽快实现朝鲜半岛和平稳定。

中国充分了解韩国的外交政策,也充分理解韩国的外交处境。中国希望韩国意识到,在维护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的问题上,韩国必须独立作出选择。如果韩国唯美国马首是瞻,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乃至在东北亚和平稳定问题上没有自己的主张,那么,韩国处境会更加艰难。中国希望韩国独立自主作出重大决策,希望韩国继续奉行与中国友好的政策,加强经济合作的同时,共同努力解决东北亚地区的问题。

韩国政府显然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温暖,因此,韩国外交通商部长上任之后访问中国,希望与中国保持沟通和联系,在处理朝鲜半岛事务问题上争取主动。

中国国家领导人提出,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是中国的战略决策,目的就是要在跨太平洋地区,建立更加稳定的经济伙伴关系,争取在地区自由贸易区协定范围内,发挥自己的作用。

自从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之后,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越南重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且在越南岘港签订《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该协定具有鲜明的特点:第一,市场更加开放,协定要求各国必须大规模降低关税壁垒,促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持续发展;第二,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遏制中国。如今中国申请加入该协定,实际上就是要打破陈规,通过加入协定,消解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对中国的遏制战略。

美国没有加入该协定之前,中国加入该协定的阻力相对较小,因此,中国正积极努力,争取得到韩国等一些国家的支持,早日加入该协定。

不过,摆在中国面前的困难显而易见。加拿大跟随美国,在中国问题上制造事端。澳大利亚政府官员莫名其妙亢奋,使出浑身解数,破坏两国关系。日本是该协定的主导者,对中国加入该协定始终保持警惕,担心中国加入该协定之后,会动摇日本的地位,日本对中国加入该协定缺乏积极性。

中国并非必须加入该协定,中国申请加入该协定也并非意味着短期内加入该协定。中国之所以提出加入该协定,就是要向国际社会展现主动姿态,那就是中国在对外开放方面没有任何障碍。尽管该协定对中国十分不友好,但是,中国仍然一如既往,争取成为跨太平洋伙伴。

当初中国申请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希望通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采取“倒逼机制”,加快中国国内改革的步伐。但是很显然,这是一种极端不自信的表现。如果依靠外部力量,产生“倒逼机制”,加快中国改革的步伐,那么,中国改革必然会受制于人。事实上,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由于中国国有企业面临极大困难,因此,决策者希望引入战略投资者,加快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步伐。中国将自己的国有商业银行和石油化工企业包装到美国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帮助美国投资者赚取利润。这种主动缴纳“投名状”的对外开放措施,给中国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中国正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改变传统对外开放政策,坚持以我为主,在《外商投资法》引导下,以积极进取的姿态,争取与各国平等合作。

中国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不是为了取悦于跨太平洋国家,而是为了向国际社会展现出全面开放的姿态。中国愿意在平等互利基础上,与各国开展合作,包括签订地区性自由贸易区协定。

世界贸易组织改革迫在眉睫。但是,世界贸易组织改革步履维艰。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矛盾不可调和。美国虽然支持世界贸易组织改革,但是,美国始终把自己的法律凌驾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之上,美国实际上是希望借助于世界贸易组织遏制中国的发展。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如果中国把世界贸易组织作为重要抓手,试图通过世界贸易组织解决贸易争端,最终很可能会使国家利益和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正因为如此,中国一方面寄希望于世界贸易组织实施真正的改革,高度重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支持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在改革过程中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为发展中国家争取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中国希望加入地区自由贸易区协定,在自由贸易区协定框架内拓展改革的空间,为中国现代化建设争取良好的国际环境。

中国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韩国在中国的贸易和投资,直接影响韩国经济发展。正因为如此,韩国虽然不得不听从于美国的召唤,但在事关国家利益问题上,韩国各政党领袖清楚意识到,必须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不过,由于韩国政坛动荡不安,韩国执政党的支持率不断下降,韩国政府在处理与中国关系方面,究竟能发挥哪些作用,特别是在支持中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方面,韩国能否发挥积极的作用,所有这些,都有待进一步观察。

中国已经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成员提出申请,至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成员是否支持中国加入该协定,不是中国的问题,而是该协定成员的问题。中国不会急于求成,不会为了加入该协定而放弃自己的立场。

中国始终认为,地区自由贸易区协定是对世界贸易组织的补充。尽管中国意识到,地区自由贸易区协定可能为形成“孤岛效应”,阻碍世界贸易的发展,但是,中国仍然一如既往,申请加入地区自由贸易协定,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现状,使地区自由贸易区协定真正成为促进贸易自由发展的协定。

中国正在以积极的姿态,改变不合理的国际贸易秩序。中国与伊朗签署长期经贸合作协定,同样具有象征意义。中国与伊朗的经贸合作,不会因为美国的制裁而减少,相反地,中国和伊朗将会在平等互利基础之上,不断拓宽合作领域。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共同面对可能到来的挑战。

美国对外贸易政策不可能长期奏效。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国制裁措施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美国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动辄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这样做不仅破坏世界贸易规则,而且会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美国不可能一方面通过贸易促进经济增长,可是另一方面对自己的贸易伙伴实施制裁。“甘蔗没有两头甜”。如果美国继续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那么,美国贸易伙伴将会越来越少,美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影响力将会越来越小。

中美关系是当今国际社会最主要的关系,也是中国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中国一定会稳住阵脚,积极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与此同时,坚决按照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基本原则,与美国周旋到底。美国对中国实施的制裁不可能达到预期效果。中国将会以自己的方式,突出重围,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提高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韩国作为东北亚地区的重要国家,与美国保持密切联系,中国加强与韩国的合作,无论是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还是在大国博弈过程中都十分重要。中国将会通过各种渠道,加强与韩国的沟通联系,争取在东北亚地区彻底瓦解美国精心构筑的遏制中国的战略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