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城市 > 正文

建筑设计师青山周平:我设计房子从来不为赚钱

青山周平,日本东京大学建筑环境设计硕士,因参加家装改造节目《梦想改造家》,改造了一户被称作“史上最小学区房”的北京老四合院,而收获大量粉丝。

青山周平 出生于日本广岛县,日本东京大学建筑环境设计硕士,现任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建筑师、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讲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生。因参加家装改造节目《梦想改造家》,改造了一户被称作“史上最小学区房”的北京老四合院,而收获大量粉丝。节目中,青山周平不仅对老房子本身进行了改造,还为房屋的室内部分设计了简约的日式风格,大获好评。

青山周平在广州的演讲收获了大量粉丝。南都记者尹来摄

青山周平 出生于日本广岛县,日本东京大学建筑环境设计硕士,现任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建筑师、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讲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生。因参加家装改造节目《梦想改造家》,改造了一户被称作“史上最小学区房”的北京老四合院,而收获大量粉丝。节目中,青山周平不仅对老房子本身进行了改造,还为房屋的室内部分设计了简约的日式风格,大获好评。

在青山周平的世界里,房子永远不是只有房子。事实上,这个因为改造“史上最小学区房”一炮而红的日本建筑设计师,也绝不会设计一栋只是房子的房子。6月23日,青山周平带着他对于“家的理想”来到广州方所,与读者面对面。现场座无虚席,大部分都是慕名而来的女粉丝。他的中文说得很好,站着跟粉丝聊了两个小时。有女粉丝向他表白:“我喜欢看你的微博,你好帅!”他略有些羞涩地摸了摸头,笑着回了句:“胖了。”

家是什么

“家是什么?”这是青山周平带来的第一个问题。“我想问下在场的人,你们春节回去的那个家,还是你们幼年时曾经住过的那个房子吗?”

“很多人都说不是了,现在回的那个家,和记忆、感情中的那个家,没有任何关系。”青山周平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缺少家的概念,中国近年来城市化发展非常迅速,很多人小时候的家已经没有了,被拆除了,而新近搬进去的“房子”可能很大,却只是个没有记忆的房子。

“我回到日本的家,我小时候的桌子、书架都还在家里,我的房间,那个经常玩耍的公园,那些留下我足迹的空间,全都还在。”青山周平说,所以自己设计房子的时候,就喜欢放入家的概念。

胡同是家的延伸

“我住在北京二环内的四合院里。房子只有40平方米左右。”青山周平展示了自己房间的图片,“你看,淋浴房的顶我用的是玻璃,从这里,可以看到一棵很大的树……这棵树给我很多生活上的乐趣。夏天,它很漂亮,挡住太阳。冬天,叶子没了,给我洒下很多阳光。这不是我家里的一棵树,但给我很多便利与幸福。这是胡同生活的特点。”

青山周平认为,家应该是一个更为开放的场所,要与城市有关,而城市的一部分也可以融入到家里面。“房子的设计也应该如此,和自然有关,和生活有关。”而北京的胡同无疑是这种关系的最好呈现。“我经常看到胡同里有些男人是裸着上身的。他们为什么不穿衣服?为什么他们去别的地方又会穿上衣?这对我来说很有意思。后来我想,可能他觉得这是他家的一部分,所以他不用穿衣服。”

房与人的关系

在《梦想改造家》节目中,青山周平要为两户人家做改造,其中大户改造的面积为35平方米,住着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和小女孩五口人;小户改造两个房子分别为3 .1平米(院内,希望用作厨房)、3.7平米(邻近胡同,希望用于午休、开店)。青山周平不仅对老房子本身进行了改造,还为房屋的室内部分设计了简约的日式风格,非常赞。

青山周平在方所展示了他画好的改造草图,与其说是设计草图,不如说是一幅简笔画。寥寥数笔,画出了爷爷奶奶在看电视,爸爸妈妈在旁边聊天,而小孩坐在二楼,读书学习。

“我画东西不专业,从不看比例。”青山周平说,“我想表达的不是我的设计,而是这5个人的生活场景。我希望我改造完房子后能有这样的场景,我就根据这个来设计。我希望他们在房子里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但又互相有联系。”

所以,在改造后的房子里,青山周平也特意没有设计门。“他们原来的关系很密切,如果因为我的设计,让他们变成一个个私密的空间,我不希望那样。”

家和房子的关系

家是可以随时发生的,不仅仅是在房子里。青山周平在家与房子之间搭建着一种奇妙的联系,而这种意图也越来越体现在他未来的设计中。“未来的家庭规模会越来越小。原来我们都习惯是大家庭,三代同堂甚至四代同堂,可到现在,我们基本是一代人住一个房子。再到未来,很有可能就一个人,一个房子。”

当家族、地域这些传统的共同体系逐渐弱化并走向解体时,青山周平努力想打造的,是一个基于一定数量陌生人共同生活的共享社区。“我们每个人可能需要的只是一个很小的空间,里面是私密的部分,而更多的内容是‘挂’在房子外面。”在他的展示中,这种房子可以自由组合不同的架子,“这些架子可以是书架、陈列架,可以在这里展示每个人个性化的东西。”

在这个共享社区里,大家在满足日常生活的同时也获得形式多样的共享空间,可以和有着共同兴趣的人自然地聚集在一起。“在这个社区里,家的概念就可以得到延伸,你走出这个房子,依然还是你的家。你可以把家具放在外面,也可以享受公共空间的各类配套服务。”

这样的共享空间是不是乌托邦?青山周平说,其实胡同的生活就是这种共享生活的最好体现。“你看胡同里的公共空间,其实就是大家都在使用。胡同里还经常有些大家不要的家具,摆在那,结果就成了公共的座椅,这些都是实现有意思的共享生活的关键。”

对话

青山周平:我设计房子从来不为赚钱

记者:你帮人家设计房子的时候,要跟主人同吃同住,为什么?

青山周平:我想了解他们是怎样生活的。睡觉、吃饭、上厕所、做饭做菜……我自己体验的时候,发现其实他们也有自己的习惯,也有自己的房间设计。如果没有同住一天,我没办法发现他们生活的细节,他们是怎么使用这个房子的,我的设计最终还是要方便他们,让他们感到舒适。

记者:我们一直认为设计房子就是房子的事,但实际过程中似乎不是这样。有很多复杂的人和事夹杂在整个过程中。你觉得这是设计吸引人的地方,还是烦人的地方?

青山周平:如果只是设计房子,我对这个项目可能没有太多的兴趣。因为这种设计跟城市、生活没有太多的关系,只是跟客户提供他满意的空间。我不想把我的时间、工作用在建立这种关系上。我们公司叫B.L.U .E,从名字也能看出来,我们是“环境研究所”。我们可以做很小的室内项目,但要跟城市、大环境、跟整个社会有关系。

记者:就是说,设计房子对于你来说不仅仅是一份赚钱的事?

青山周平:从来不是。

记者:你怎么看待人、房子和家庭的关系?

青山周平:房子是一个开放的场所。它不是私密的。可能短时间内,大家还比较难接受这么一个观点。但是大的背景变化后,房子的概念也在不断变化,封闭的私密的家庭概念也是会慢慢变化的。

记者:你了解广州的建筑吗?喜欢广州什么类型的建筑?

青山周平:每次来广州都是匆匆而过,对广州的印象多是通过报道和媒体的方式,间接感觉,没有实际的印象。但广州是个我很想仔细看看的地方。广州原来是个制造业很集中的地方,我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也看到很多批发市场。那种建筑空间,是很代表上一代的广州的。这种空间在北京、上海看不到,这是广州的特点。而且这种批发市场在广州也在逐渐消失,我很好奇这个,有点像北京的四合院,很多人开始用它们在做新的事情。

记者:你在中国走红之后,生活有什么变化?

青山周平:我是比较随便的人,周围的人怎么说,对我来说没有太多的影响。对我来说,通过我的设计,改变城市生活和社会,这个才是我最在乎的。我关注的,还是怎么用作品来改善城市的生活。当然,现在很多人认识我,我可能有更多机会实现我的梦想和目的,很多人来找我做东西,我能影响到更多人,这是好的,便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