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城市 > 正文

江苏疑似抗战川军墓拆迁 志愿者跨省"抢救"

Img463246588

  1938年5月9日,湖北汉口,战地服务童子军高举王铭章将军的遗像,引导阵亡英雄的花圈灵车。

星岛环球网消息:江苏沛县杨屯村北出20公里处,有处地方名曰山东滕州。抗战期间,滕州还被叫做滕县,这里,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役。

《四川在线》报道,2016年8月7日星期日,65岁的杨屯村村民李东虎,十分着急地给四川抗战专家何允中打来电话。电话里,他说:“村里有所学校要拆,学校下有座墓也会遭殃。”那里草木葱茏,鲜血和死亡早没了踪迹,李东虎说,在当地人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有50多个抗日川军将士遗骨就埋在这里。

一座疑似川军墓地要被拆了,江苏和四川的川军将领后人、热心志愿者,紧急成立了“抢救”工作小组,并计划近期奔赴当地展开调查。对此,原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川军抗日将领邓锡侯之子邓宇民呼吁,若真确定有川军遗骸,希望能建纪念碑,弘扬爱国主义精神。

A

一个埋藏已久的疑问

被遗忘的墓地

李东虎今年65岁,是江苏徐州沛县杨屯村的一位普通退休工人。

从有记忆起,李东虎就知道村东头的杨屯中学有个传说:在学校的某一片空地下,有一大片坟地。尽管50多年来,李东虎始终没有亲眼见过这个坟地,“但村里60岁以上的人都知道这有片坟。”李东虎说,这不可能是偶然。

杨屯村位于沛县城北约15公里处,东邻昭阳湖。过了湖再向东20公里处,便是山东省滕州市。78年前的春天,这里曾发生过一次惨烈的城市保卫战。

那时候滕州还叫滕县,那场战役被称为“滕县保卫战”。熟悉抗战史的人都知道,正是这场战役,拉开了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战的序幕,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上最悲壮战役的血泪开场。

1938年3月17日,日军包围滕县第三天,守城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军122师师长王铭章以死相搏,壮烈牺牲。剩下的守军坚持至18日中午,日军占领滕县,仅有少量人突围。滕县战役结束后,王铭章的遗体被偷偷运出城,装殓经武汉、重庆回到家乡四川省新都县安葬,然而他的副手赵渭宾以及其他牺牲的将士由于条件有限,只得就地掩埋。

78年过去了,樯橹灰飞烟灭。滕县守卫战的遗迹连“淡红的血色”与“微漠的悲哀”都被时间抹净。直到李东虎耿直地探出头来,告诉记者,经过他的调查,“杨屯中学下的坟地,埋的就是第41军122师牺牲将士的遗骸。只是几十年来,这片抗日英雄的埋骨之地,被大家都忘了。”

2015年9月2日,抗战胜利日阅兵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颁发仪式上发表重要讲话,肯定八年全面抗战的重要成果,并指出,“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包括抗战英雄在内的一切民族英雄,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的事迹和精神都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强大力量。”

李东虎在家里看到总书记的讲话,心中泛起波澜。在不久后,央视科教频道播放的纪录片“滕县保卫战”让李东虎突然联想到了村子里的坟地传说。“就是这个片子,让我对坟地的事情认真起来。”

10个月的调查

李东虎文化程度不高,但喜欢历史,也能看些近代史的书籍。虽然一直听老人们讲杨屯中学里有抗日先烈的坟地,但一直没有很当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杨屯中学被改建过太多次。“学校确实一直是学校,”李东虎说,“但是从小学到中学变过很多次。”

李东虎向曾在杨屯中学上过学的老人处了解到,上世纪40年代前后,杨屯中学的原址是一座小学。“当时他们很重视学校里这些先烈坟墓,特意把墓园的区域留出来,围了起来。”解放以后,学校重建为杨屯中学。根据李东虎的调查,当时建中学的时候,也留着墓园没动。然而,上世纪60年代初在杨屯中学上学的张广生却说:“印象里没有坟地了。”

66岁的张广生是从附近村子考上杨屯中学的。由于村子离杨屯较远,所以张广生没有听过这所学校的“坟地传说”,但他记得中学的前身本是一所小学。到张广生上中学的时候,学校前的空地还在,作为村民晒谷场和学生的操场。学校里就两栋平房作为教舍以及老师的宿舍楼。“教舍间有几亩菜园和麦地。”张广生说。

改革开放以后,杨屯中学再次旧貌换新颜,平房拆了,建起楼房。“学校增建楼房,打地基的时候,传说挖出过骸骨。”李东虎说。但这终究是传说,李东虎至今还没有找到当时参加学校改建工作的建筑工人。待李东虎开始对杨屯中学英烈墓园展开调查时,坟地已被压在了学校的高楼下,无文字、无任何照片可寻。唯一留下的只有村子里老人和他们口口相传的故事。

一位1948年在杨屯小学读过书的老爷子告诉李东虎,他记得上学时,“墓园还在,上面插着木牌,木牌上写有籍贯,大部分都是四川籍。”李东虎听闻后,想到了附近村里95岁的木匠蒋中勤,他觉得,也许蒋中勤做过坟上的木牌,“1938年,他那时已经17岁了,结了婚了。”

2015年11月,李东虎冒大雪前往蒋中勤家询问78年前的往事。蒋中勤已经口齿不清,好在头脑清楚。但李东虎还是扑了个空,由于蒋中勤身有残疾行走不便,并没有接下邻村的这趟活。不过,蒋中勤告诉了李东虎另一件当时的往事。在滕县战役期间,蒋中勤的一位本家弟弟作为后勤人员参与了战斗。“是他把一车车尸体运到杨屯这边来的,就在运送过程中,他被炮火击中牺牲了。”

从2015年冬天到2016年夏天,李东虎找了十多位本村以及附近村落70岁以上的老人。不会用电脑,不会上网,靠着一辆自行车和114电话查号台,李东虎逐渐将1938年春天那场战役的记忆拼凑了出来。“村里有人说我神经病,寻这些没用的。但我觉得保家卫国的人不能被忘记。”

今年5月,李东虎听到村民说杨屯中学即将被拆迁,为一个房地产项目让路,这个消息让他愈加着急。李东虎开始想方设法联系四川方面的相关人士。8月7日,李东虎从《台儿庄大战——黄埔军校师生路》一书中翻查到当年参加滕县战役的川军22军团长何煋荣之子、抗日史专家何允中,并请后辈在网上查到他的联系方式,确定了自己的调查结果。“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李东虎在电话那头笑着告诉记者。

B 一场跨省的拯救行动

紧急会议

四川志愿者成立“抢救”小组赶赴实地进行查看

8日晚,四川成都,一场紧急会议一直从傍晚7点开到晚上10点。

“消息来得很突然。”巴蜀抗战史研究院秘书长张光秀说,作为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抗战研究组织,他们在获悉徐州沛县杨屯镇疑似发现川军遗骸的消息后,“立即联系商讨,如果耽搁丝毫。可能会让忠骨不安了。”当晚,包括张光秀、何允中等人员,紧急开展了3个多小时的讨论。

最后,会议达成两个观点。“一是成立工作小组,由著名抗日英烈王麟孙女王愔担任组长。”张光秀说,工作组成立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确认该坟墓是否为川军的,“目前现有的材料,让我们相信很可能就是。”张光秀说,他们将兵分两路,一路人马继续在川内收集相关资料,做辅助性工作,另一路则尽快赶往沛县,与当地人接触,看是否能发现更多证据,“以确定那里是不是川军英魂的埋骨地。”

专家分析

沛县为保卫战突围地当地遗骸极可能就是殉国川军

四川巴蜀抗战研究院专家何允中说,通过多方资料查证,很可能这些骸骨就是川军的。

“目前,收集到了两方面资料。”何允中说,沛县杨屯镇上了年纪的村民说,此前这处埋骨地被称为“川军蛮子林”,而且有人小时候曾听大人说过,滕县那边运来了不少尸体,就埋在了村子附近,“而滕县便是川军死战过的地方。”此外,何允中曾听父亲回忆过这里,“父亲当年是22集团军124师740团的团长何煋荣,他经历过滕县战役,曾与王铭章并肩作战过。”

何允中说,父亲曾告诉他,1938年3月17日,滕县战役时期,曾接到122师师长王铭章的指示,突围离开滕县。他们的突围路线便是从滕县向西,坐渡船越过微山湖,抵达沛县一带进行安顿。“可以确定的是,沛县在抗战时期,是22集团军滕县士兵的突围线路点。”何允中说,同时这里还是临时的收容集结地,“不排除部队将战友遗体,从滕县运过来就地掩埋的可能。”

后人声音

川军抗日将领邓锡侯之子邓宇民:“如经证实建议修建纪念碑”

“第一次听说这消息,我是打心底的兴奋。”8日晚9点过,著名川军抗日将领邓锡侯之子、原全国政协委员邓宇民说,1937年国难当头,川军队伍主动请缨出战,人民公园外多少青年挥泪别家人,他们知道那是场赴死的战斗,但川军没有后悔,更没有贪生怕死。

“我们川军虽没有好装备,但却有一颗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不惜战死的决心!”邓宇民说,当年太多川军将士战死前线,如今能找到部分英魂的埋骨地,“实在是不容易,肯定是很激动和兴奋的。”

“根据当时的战事,如果长眠此处的是川军战士,则很可能是我父亲的队伍。”邓宇民说,父亲当年带领三支队伍出川,其中一支便是在这一带参与战斗,包括王铭章所在的122师。对于当地村民反映的情况,邓宇民建议,既然当地要发展旅游,何不借此建立一处川军纪念碑,这样既能让川军英魂得以安息,也可让此处成为一处弘扬抗战精神,宣传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

历史资料

1938年3月17日

川军死守滕县不退 将星王铭章陨落

1938年3月17日,山东滕县(今滕州),寒意料峭,北风呼呼。呛人的火药味和浓重的血腥味裹在一起,直扑而来。

戎马倥偬多年的王铭章知道,122师这一次注定是死守。16日,滕县城墙被日军打出缺口,他下令把所有的洞全部堵死。可17日凌晨,日军的重型火炮和飞机,对滕县进行了狂轰滥炸……之后,王铭章发了最后一封电报,并让团长何煋荣把患病的税师长护送出城。

不久,滕县南城墙和东关失守。他亲临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挥,让城内各部队与敌巷战、死守西关待援。

随后,他命令身边仅有1个排的警卫连,从西北城角向西城门楼的日军猛扑,夺取西门城楼。由于日军火力太猛,全排战士壮烈牺牲。这时,西城门楼的日军继续向北压迫。王铭章决定转移到西关火车站,去指挥布置在那里的124师372旅继续与日军搏斗。但他们还未走出多远,便被西城门楼的日军发现。机枪密集地扫射过来,王铭章及其部属、随从共20多人大都牺牲。华西都市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