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正文

徐静蕾:小时候爸妈常吵架对婚姻有恐惧

1120612015_14892805832421n

星岛环球网消息:从演员到导演,一直以来都是女强人形象,当徐静蕾以朗读者的姿态站上舞台,则又展示了她感性、小女人的一面。

《法制晚报》报道,徐静蕾执导的新片《绑架者》即将上映,近日她又站上了央视《朗读者》的舞台,昨晚徐静蕾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电话采访。在《朗读者》舞台上老徐一改往日优雅形象,泗涕横流、哽咽不已,只因“我奶奶绝对是我的软肋!”

徐静蕾和黄立行的恋情一直备受关注,而奉行“只恋爱不结婚”的徐静蕾坦言,她对婚姻确实有恐惧感,但她只是以自己认为好的方式去生活,“大家觉得自己开心幸福就行,这个东西真的没有绝对标准。”

感性朗读者 想起奶奶泗涕横流

记者:参加了《朗读者》你个人有什么感受?对这个节目有何评价?

徐静蕾:我觉得挺高兴荧屏能出现像《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这种(文化类)节目。原来我有不闹腾做不了节目的感觉,当然了闹一闹其实也挺好玩儿的,也非常有意思。但如果每个节目都是这样的话,好像太单调了,所以《朗读者》这样的节目还是挺好的。我想以后观众应该看的东西越来越多,会慢慢的分类,其他类型的就只是他们的一个调剂,观众的分类会更细化。

记者:在录制这次节目之前,你和董卿认识吗?

徐静蕾:我不是第一次见董卿,在一个节目中也见过,我听说董卿小时候家里也特别严格,我对小时候和我一样都特别惨的人挺会有共鸣。

记者:对于她转型“制作人”你认为成功吗?

徐静蕾:我觉得主持人转成制作人,其实跟我们演员转成导演、制片人还是有挺多相似的地方,因为其实演员来做导演,肯定比编剧更熟悉这个工作和整个流程,包括拍摄过程会碰到什么样的困难,虽然演员其实可以不用操心这些,但是常年拍戏不管怎么说也会知道,其实拍戏时会碰到很多的问题啊,这个事情还挺重要。

记者:如果董卿转型做演员,作为导演,你觉得她更适合哪类角色?

徐静蕾:如果她做演员的话,我觉得她其实是我们叫大青衣的那种类型,她可以演《杜拉拉升职记》里莫文蔚[微博]那个角色,也可以演我新片《绑架者》里白百何[微博]演的女警察的角色,还可以演黑社会老大。

记者:在节目中为什么会选择朗读史铁生的《奶奶的星星》这篇文章?

徐静蕾:本来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读《相信未来》这首诗,后来他们给我开了一个会,问我朗读想献给谁,我说那就献给不相信未来的人吧。后来大家建议我读《陌生女人的来信》,可是我觉得那个对我来说好遥远,本来《奶奶的星星》这篇有点抵触的,我想朗读比较正能量的读本。后来他们说从《陌生女人的来信》和《奶奶的星星》里面选一个,两个如果一定要选的话就选《奶奶的星星》。

记者:朗读的时候哽咽了,是跟奶奶的感情很深?

徐静蕾:我奶奶绝对是我的软肋!以前做节目的时候也提到过,但不会像这次那样。我觉得自己是失控了,因为我几乎从来没有在台上哭过。有一次在金鸡百花奖领奖的时候,在差点儿哭出来了时我就下台了。前面采访的时候,董卿问到奶奶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有一点难受,但忍过去了,后来又问我在什么时候想奶奶,我就从她那个问题开始失控,所以其实我并不是在读的时候开始哭,上台的时候我已经在哭了。

记者:觉得自己朗读得怎样?

徐静蕾:觉得挺好听的,谢谢节目组把我所有擤鼻涕的画面全都给删了,其实读的时候我都有点不知道自己在读什么,一直在擦鼻涕。但我看完成片以后发现他们都给剪没了,挺好的。

恐婚小女人 自己觉得幸福就行

记者:你的童年父亲对你管教很严,你是否觉得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有今天的你?

徐静蕾:我无法想象另外一种人生会是怎么样,如果我爸爸没有那么严厉,这个真的很难想象,但是我心里还是愿意试试,如果童年很自由和快乐,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一种生活。

记者:现在回想起来是庆幸还是有遗憾?

徐静蕾:好的地方我觉得当然是我的早期教育很好,很小开始写字背诗。不好的地方我觉得是性格上会太容易紧张,老是会自我批评。因为从小就一个人,家长就一直在批评。这点上我觉得现在的小孩挺好,大多父母还都是鼓励偏多吧,能长成一个自信的小孩儿,后期还是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设的。

记者:外界都觉得你活得特别自由,似乎也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这是经过一番历练的,还是说从小就是这种性格?

徐静蕾:不是从小的,大概在我26岁的时候吧,反正我真的觉得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这个不困难,不能让别人指导我们的生活吧,其实我们还是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生活,我不知道别人的生活,我知道我自己的生活挺不容易的,而且我也不一定是对的。黄立行是我见过最幸福的人,他是从来都不会不开心的人,就觉得什么开心就做什么。

记者:在和董卿的对话中,提到感情你的观点是只恋爱不结婚,你对婚姻是否有恐惧感?

徐静蕾:我可能对婚姻是有一点恐惧的,是不是因为我小时候看我爸妈吵架?但也有很多人看了爸妈吵架也还是挺想结婚的,所以我也不太知道原因。其实我真心觉得这个不是有所谓的选择,这话题我说太多了!其实我并不想宣扬我的方式,自己认为好的方式去生活就最好了,可能适合我的方式但是未必适合别人,大家觉得自己开心幸福就行,这个东西真的没有绝对标准。

片场女强人 当导演历经艰难苦楚

记者:2017年有什么工作计划?

徐静蕾:我现在就在忙我拍的一个动作警匪片叫《绑架者》,3月31日清明节档期上映,所以现在基本上就是每天宣传、采访,我后面还会去跑路演、首映、去校园做活动。再往后的安排可能4月会监制一个网剧,4月6日开机。

记者:如今各种真人秀、综艺节目改编搬上大荧幕大热,作为一个导演,你认为《朗读者》这类文化节目是否有机会搬上大荧幕?

徐静蕾:《朗读者》本来就是一个美国电影,还挺好看。现在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吧,但是说实话,经常有人跟我说:嘿,这个可以拍成电影。我真的觉得不是所有故事都能拍成电影的,你听起来挺容易的,但是我们真正做这个剧本的时候,每次都觉得好难啊!

记者:在片场遇到困难怎么解决?

徐静蕾:我觉得碰到困难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让困难影响自己的情绪。因为其实困难是要解决的,如果自己的心情变得很糟糕或者是情绪不稳定的话,人就会变得不理性。像我们当导演抗压能力还是挺强的,因为碰到问题以后没有时间出去哭一场啊或者骂骂谁,第一件事情想的就是马上解决困难,别的不会想太多。

记者:外界看来你的演艺之路格外顺遂,但是否也有不为人知的艰辛和苦楚?

徐静蕾:我真的觉得导演这个工作,让我整个人变得成熟。有时候大家有问我觉得特别难的是什么,我真的觉得一直在难,可能别人看到的都是结果。但是我们在整个做的过程当中,一直都是挺艰苦的,没有时间去耍性子,或者没有时间去感性。

记者:演员、导演、才女,你身上有很多标签,你最喜欢哪个?

徐静蕾:我无所谓别人称呼我什么,和我没关系我也管不了别人怎么称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