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正文

《嘉年华》 一部儿童性侵案揭露的电影

n25a00_p_01_01

《嘉年华》描述一个现代社会语境下女性青春成长的故事。

n25a00_p_01_02

11月25日,第54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大陆导演文晏获得最佳导演奖。

n25a00_p_01_04

电影《嘉年华》海报。

n25a00_p_01_05

《嘉年华》放弃露骨、煽情和暴力的描写,探讨事件中的社会力量和家庭的责任。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台湾媒体报道,临近年底,大场面、大制作纷纷抢滩登陆电影市场。热闹声中,“冷门”艺术电影、文晏执导的《嘉年华》11月24日悄然上映,短短几天,口碑与票房持续升温,引人关注。这部电影由一桩儿童性侵案件切入,透过2个不同年龄、不同成长背景的女孩的视角,描述一个现代社会语境下女性青春成长的故事。

上映第2天,导演文晏以《嘉年华》在第54届金马奖获颁最佳导演奖;文晏致词时,难掩激动,眼泛泪光地说:“这个电影讲的是受侵害的儿童和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每一个人的故事,它是全世界正在发生的故事。”

反对用电影消费苦难

今年《嘉年华》在许多国际影展表现亮丽,文晏更是首位闯进威尼斯影展主竞赛单元的大陆女导演。该片以女性遭性侵故事为主轴,讲述当代女性被害后,仍痛苦地活着,无力且无声抗议的现况,并点出女性很常和男性一起成为欺压女性的加害者。

该片中的好人、坏人界线模糊,文晏以冷静手法,血淋淋揭露犀利话题,让观众心痛。主演该片的周美君、文淇当时仅有13岁、12岁,还不能完全理解电影的全部意义,但文晏仍然要感谢她们“为那些没有能够发出声音的孩子发出了声音”。

片名《嘉年华》是种深深的讽刺,寓意现今社会纷扰、光怪陆离,每个人都像身处在巨大的嘉年华会中,光鲜外表下有着不为人知的祕密,那些不谙世事的“小天使”往往受到各种诱惑与伤害,也带给那些在嘉年华的人们无尽反思。

这类题材的电影常因“分量太重”,让观影者难以自控、深陷情绪之中,例如同样以年轻女孩被性侵为主题的南韩电影《熔炉》和《素媛》,口碑极高的同时,也让观众大呼“承受不住”。

导演文晏的叙事手法与《熔炉》、《素媛》极为不同,《嘉年华》极度克制,她不讳言,“用电影去消费苦难,这是我反对的。我绝不会故意去表现孩子有多惨来赚取眼泪。”她认为,电影没必要制造一些戏剧性的巧合与冲突,让观众的情绪更满,她要的是回到现实主义,呈现事件发展的必然性。

12岁文淇演技受肯定

拍片时,扮演整起案件旁观者“小米”的文淇只有12岁半。造型指导汪涛回忆,“选角时,知道文晏在找有个性的人,我记得有一个女孩挺倔的,就把文淇带到组里。”一开始,文晏担心文淇年龄小了些,不一定能把15岁漂泊在外打工的“小米”演出来。但文淇反覆演了几次,和成年演员也对了戏后,导演的担忧消除了。

在台湾出生,北京生长的文淇,虽是新人,但演技被肯定,今年以电影《嘉年华》、《血观音》,分获金马奖最佳女主角与最佳女配角的提名,并拿到最佳女配角奖。

思考如何保护孩子

文晏说:“电影里没有任何血腥暴力的镜头,因为这是我反对的。不是只有呈现暴力才能去鞭挞暴力。”

对比冰冷的剧情,文晏认为观众愿意看电影,就意味着一种关注,她希望呈现不同角色的情感,让观众在大银幕外,以旁观者的角度面对问题,家长们才能沉淀、思考有何不足,现实中要如何才能保护、帮助孩子。

饰演被性侵少女“小文”的周美君,父母对电影的支持和理解,让文晏很感动。宣传该片时,周母告诉文晏,有些家长不理解,指责她:“妳怎能让孩子去演这样一个电影啊!”但周母没有一丝尴尬和压力,反而善意提醒家长要带适龄孩子去看这部电影。

周母的做法和文晏的想法不谋而合。文晏说,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已有一定的理解力,该告诉他们这些基本常识。她强调,孩子没有管道正常地了解生理方面的知识,但另一方面,那些粗鄙的东西借助着网络和电视,以各种形式接触孩子,这种矛盾的现实让她感到荒诞。

电影上映后,文晏收到不少“私信”,很多女性观众反映成长过程中都曾受到过某种程度的性骚扰,但在发生当下,她们完全不懂,因为从没有人告诉她们:“那是性骚扰。”

提及此事,文晏严肃地说,那些女孩儿没有遭到更高程度的伤害已是“万幸”,但可怕的是有些地方在推行未成年人性教育的时候,居然受到层层阻碍,增加这方面内容的教材也要面对很多质疑的声音。文晏批评:“这样的回避不是真正的保护。”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嘉年华 女性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