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正文

诈捐门风波 杨幂背锅吸教训

n24a00_p_01_02

杨幂在2015年上映的《我是证人》中饰演盲女。 

n24a00_p_01_04

杨幂(右)挑战演技,在电影《我是证人》中饰演一名盲女。 

n24a00_t_01_03

杨幂。(新华社)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台湾媒体报道,女星杨幂2年前承诺捐赠盲人学校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但并未实现,因而身陷“诈捐门”,引发舆论关注。事件背后,名为李萌的男子是关键。他的公开身分是“轮椅天使”推广人,并多次以此身分发起残障人士参与明星见面会,并频频举办公益活动。

2015年10月21日,电影《我是证人》在成都举行发布会,片中饰演盲人的杨幂出席活动时,表示因主演这部电影而开始关心盲人族群,并主动提出要捐赠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给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人学生。

近期已向海外订购

该校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表示,2015年10月的某天,一名自称“李萌”的人打电话到学校,表示杨幂将在成都举办新片宣传活动,可以为盲人学生进行捐赠,并进而询问校方的需求。校方即安排盲生部与李萌接触,并初步达成“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的捐赠意向。

但直到2018年3月28日,杨幂承诺捐赠的物资都没有送到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校方曾多次询问“李萌”,却只得到“尽快”的回覆,一直没实现。

顿时,关于杨幂疑似“诈捐”的传闻在网络发酵。3月27日,杨幂工作室的工作人员澄清,表示工作室已与盲人打字机厂商,以及成都市特教学校联系,但因盲人打字机需从海外订货,约需30天才能完成捐赠。

李萌并非杨幂工作室人员,这起事件中,他的身分始终是“中间人”。杨幂工作室人员表示,李萌于2013年左右以“轮椅天使推广人”的身分,主动与工作室取得联系,并推荐一些公益活动,双方有几次合作;一般有两种方式,如果是工作室主动做的活动,会先给李萌钱,如果是李萌举办的公益活动,杨幂“认捐”后,李萌需完成捐赠后向工作室报帐。

中间人曾陷债务纠纷

《我是证人》成都宣传活动增加对盲生捐赠一事,是李萌主动提出,并由其与校方联系;因李萌未继续处理,此事被搁置,杨幂工作室坦承未支付款项。

李萌曾向媒体说明捐赠事件,表示 :“吃了不该吃的亏,这个事件还涉及了其他多个部门。”并称与杨幂合作期间,是以“轮椅天使公益协会推广人”身分出现,但现在身分和行业都已变更。杨幂工作室则表示,目前无法与李萌取得联系。

微博认证信息中,李萌自称轮椅天使公益项目创始人、电影策画人。多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表示,出生于1984年的李萌以“公益人士”身分频与演艺圈接触,举办多种活动,但确定意向时,李萌会告诉工作人员,对方“没诚意”,捐赠便不了了之。

此外,李萌曾向多名残障人士借款,一直未归还。北京市西城法院官网信息显示,由于债务纠纷未能履行还款义务,李萌在2016年7月27日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张国立也曾被指诈捐

李萌表示,推广“轮椅天使”项目期间“从来没有拿过明星一分钱”,与明星接触中,他只负责“调研”,承担明星与受助方之间的“中介”。

捐赠过程中的种种纠葛,杨幂方面是否知情,外界不得而知,但慈善行为被如此“利用”,2年多都未核实情况,及至最终陷入“诈捐”风波,这才惊醒梦中人,杨幂的这个“锅”背得恐怕不冤,也为明星公益慈善留下一个教训。

大陆艺人张国立也曾经历过“诈捐门”,但结果截然不同。张国立曾在云南的偏远山区出资捐建11所希望小学和图书馆,事后有人指控张国立没有兑现承诺。但云南青基会立刻出面,证实张国立“云南希望书库”的款项早已到位,并有发票为证。事后,张国立曾表示很受伤,但这并没有让他停止慈善活动,而是从物资捐助者变成“儿童生命救助计划及助学基金”的管理者。

为了核实捐助名单,张国立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几乎跑遍云南的遍远山区,此外,张国立、邓婕夫妇1998年至今连续在北京复兴门认养绿地,此事鲜少有人知道。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风波 教训 杨幂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