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正文

女星大尺度全裸演出 竟遭男星袭胸

20180704004275

李千娜(右)和徐钧浩首次合作。 

20180704004276

李千娜和徐钧浩拍戏过程有不少趣事。 

20180704004277

李千娜和徐钧浩剧中有很多情感戏。 

20180704004278

两人合作有默契。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台湾媒体报道,李千娜日前在花莲拍摄电视剧《种菜女神》,剧中这个追求星梦的角色有很多突破,她除了第一次大尺度背部全裸,角色为求上位甚至不惜色诱男人。她和饰演盲人歌手的新演员徐钧浩有对戏,他因看不到又大动作拉扯,好几次不小心触碰到李千娜的胸部,他说当下不知道碰到,暗指她胸小,让李千娜听了拉高分贝激喊:”你什么意思啊,不太可能吧。”

李千娜说全裸戏”虽然不是正面,但是…”,听起来像有点遗憾,她赶紧解释说虽然是拉背,却是拍戏以来最大尺度,当时正面做防护措施,下半身穿肉色安全裤,导演清场只留摄影等重要人员。她和徐钧浩有床戏,要跨坐他身上抚摸、亲吻他,会碰到尴尬部位?他回:”我只要戴着特制的隐形眼镜通常不敢动,因为怕位子会不一样或身边有危险物品。”似乎想化解尴尬转移话题。

对意外袭胸,徐钧浩坦言事后曾向李千娜道歉,”我不断说服自己抓到的是手臂、是手臂,她当下也没发作,可能怕尴尬,她都事后才告诉我刚刚有挥到”,他和她有吻戏、床戏,还说摸到时没触感,自嘲要被追杀了,李千娜表情哀怨:”其实伤心的是我,被说没触感,也太可悲了吧。”

徐钧浩说剧中要戴着从国外特制的隐形眼镜诠释盲人,最久需戴15个小时,特制的隐形眼镜因为不透氧,他的眼角膜曾发炎红肿,乐观说,幸好特制隐形眼镜戴上去,眼白比较多就看不到红肿。李千娜以为徐钧浩戴上隐形眼镜就看不到,因此敢在他面前换衣服,但徐钧浩说戴上镜片后,仍有模糊影子晃来晃去,李千娜吓得反问”那天我换衣服没怎样吧”,他说”像鬼影”,让李千娜好无言。

特制隐形眼镜戴太久会痛到流泪,李千娜好奇问他的哭戏是真哭、假哭?他强调情感是真的,”但有时候只是普通的戏,竟然也泪流不止”,让他很困扰。他为角色还学了手风琴,上了很多堂课,”手风琴这乐器跟想象得不一样,同时要管风箱,左右手要管和弦和音阶,还要唱歌,我还看不见”,他想做功课,先在网络上找盲人歌手唱歌,”结果一直出现李炳辉”。

真正是歌手出身的李千娜,觉得徐钧浩的歌喉如何?她说还不错,至少音准都蛮准,她帮他打78分,评语是?”我觉得他的声音都很直,如果可以加一点情绪和细腻度会更好”,徐钧浩说,录音的时候被老师说怎么没有情绪,”他说我真不像演员,因为有些演员唱歌会音乐唱不准,程度乱七八糟,但我相反,我顾好音准,结果没有情绪,老师说那些都可以在后期帮你做,但可不可以有情绪给我”。

李千娜剧中角色是努力9年都不红的小咖,她说,在这部没有放太多出道不红的情绪,反而是角色和家人之间的纠结,都在吵架和斗心机比较多,庹宗华、杨洁玫演她爸妈,她每次到花莲拍戏真的很痛苦,因为她一天到晚都在骂他们,要说”你给我闭嘴”、”我不想看到你”等话,”对2个长辈这样讲话超没礼貌的,还把妈妈推地上,一喊卡,我就连忙跟洁玫姊说对不起”。

她说私底下情绪比较难平复是因为一直用负面情绪演戏,要回到自己的真实生活比较困难一点,再来是,这个角色必须这样对待他们,所以和他们演戏时都不能跟他们太好,”我不会把情绪带回家或发泄在别人身上,只是那个情绪在自己的心里一直转着,很不舒服”。

她回忆刚出道那3年,发片期完全没收入,她的2个小孩念幼儿园,还有房租等开销,生活非常艰辛,但开心的是,现在生活好多了。她当年拿金马新人是转折点,后来多次入围金钟,去年拿迷你剧女配角之后没涨价,前阵子帮大学生拍毕业制作作品,她为了支持他们也愿意拿少少的钱,现在三金只差金曲奖还没拿到,”我看完金曲奖颁奖典礼,太难了,每个人实力都好强”,她正筹备推出台语专辑做不一样突破。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尺度 女星 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