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正文

韩女团繁星坠落 不戴胸围也受批评

韩偶像卖身工作沦奴隶 零社交压力爆煲

韩国近月接连爆出偶像女歌手自杀消息,续f(x)组合前成员雪莉上月于家中上吊自杀后,雪莉的好友、另一女子组合KARA前成员具荷拉,周日亦被发现倒毙家中。消息再次触发外界关注韩国流行音乐(K-Pop)产业成功背后的阴暗面,而韩国仍然深受父权思想影响,女星所承受的公众压力亦因而更为沉重。

每年出道的K-Pop组合多达数十个,行业本身的竞争已极为激烈,能成为"练习生"、受训准备出道的年轻人已属少数,得到出道机会、甚至取得成功的偶像则更少。即使成为歌手,亦受经理人公司诸多限制,如不可谈恋爱、经常需要节食、签订不平等的"奴隶合约"等。

机械化生活 无诉苦对象

韩国记者李赫俊(译音)曾合著《K-Pop偶像:流行文化与韩国音乐产业崛起》一书,他解释,偶像歌手从小的生活便极为机械化,训练极度艰苦,绝少有机会建立正常学校或社交生活。偶像歌手无时无刻不受社交媒体审视,经常传出关于偶像私生活的假新闻,令年轻歌手更易受心理压力影响。

早在2017年,男子组合SHINee的成员钟铉已爆出因抑郁症自杀;上月离世的的雪莉,则经常因谈论年龄歧视、女权主义等,而被网民恶意留言攻击。具荷拉则曾被前男友崔锺范威胁,公开两人发生性关系的影片,法庭其后判崔锺范勒索、恐吓、袭击罪成,但因缓刑而无需入狱,她一度公开指,"我们甚至无法与家人朋友分担我们承受的痛苦"。

不戴胸围也受批评

K-Pop记者朴熙雅(译音)曾撰写《访谈K-Pop明星》一书,她指出,韩国社会仍然由男性、父权思想主导,如过往曾有事例,女性偶像不在镜头前微笑,或是阅读女权主义书籍,便会因而受批评。女性仍然被要求保持纯真、贞洁,如具荷拉的案例中,虽然她是"色情报复"的受害人,却仍然被仇恨言论所针对;雪莉亦因为不穿胸罩、直呼男性前辈名字、表态支持女权主义,而成为网民批评对象。

光化门森林精神科诊所的精神科医生廉泰成(译音)指出,偶像歌手即使受抑郁等问题困扰,亦较难寻求协助,特别是韩国社会仍然相信,情绪问题可以靠个人意志治愈;接二连三的自杀事件,正正反映韩国流行音乐产业竞争过激,偶像从小便承受过多创伤。

来源:文汇报